山楂一样的爱情:揭秘《山楂树之恋》

2010-09-14 11:28:36    来源: 豆瓣山楂树之恋小站
本文摘自:《生活新报》2010年9月12日第A17-A24版,原题:《山楂一样的爱情》


作为一种分布广泛的植物,山楂树其实并不起眼,观,不若梅兰竹菊;食,不如瓜果梨桃,但也许正是它平民化的顽强和美丽,给了逆流而爱的男女一种美好的希望,低矮驳杂却繁茂如盖的枝叶,为恋爱中的男女提供了拯救浪漫的庇护所,就像静秋和老三那晚在树下第一次的相拥。加之它的果实酸中微甜,甜中有酸,像极了爱情的况味,这样一种普普通通的树木,就跟缠绵悱恻的爱情一再扯上了关系。

早在电影《山楂树之恋》之前,第六代导演胡雪杨就曾拍过一部描写知青爱情悲剧的电视电影《山楂树》,片中几个知青下放的地方有一棵美丽的山楂树,美丽的女知青周雨心最爱弹奏的歌曲就是苏联的《山楂树》,而片尾男知青张海彬一个人躺在回城的车厢里,他吹奏出悲伤凄切的旋律,又成为自己与周雨心无果爱情的一首挽歌。 而将于9月15日上映的电影《山楂树之恋》中的“山楂树”,显然具有更加丰富的可供咀嚼的含义:作为西村坪那棵实实在在的树,它是静秋和老三坚贞爱情的见证和象征,他们曾在树下相依相偎,老三选择死后长眠树下,而静秋30年后带着女儿回国,一样不忘回到树下看望老三。静秋同老三最终也没能实现一起回西村坪看山楂花的愿望,影片结尾,曾经见证两人爱情的山楂树孤独地挂满白花,在风中落寞地轻摇,常石磊演唱的《山楂树》渐渐响起。歌词里工厂女郎赶赴情人约会的喜悦与影片中的爱情悲剧形成对比,愈发让人觉得悲凉,一股淡淡的怀旧和忧伤之感弥漫开来……相信很多那个年代过来的人,见到这一幕,难免会有潸然泪下的反应。

老三生前把他的日记、写给静秋的信件、照片等,都装在一个军用挎包里,委托他弟弟保存,说如果静秋过得很幸福,就不要把这些东西给她;如果她爱情不顺利,或者婚姻不幸福,就把这些东西给她,让她知道世界上曾经有一个人,倾其身心爱过她,让她相信世界上是有永远的爱的。 他在一个日记本的扉页上写着:“我不能等你一年零一个月了,我也不能等你到二十五岁了,但是我会等你一辈子。” 他身边只有一张静秋六岁时的照片和那封十六个字的信。他一直保存着,也放在那个军用挎包里。 ——摘自小说《山楂树之恋》 争议篇 《山楂树之恋》因为打上张艺谋的标签,从开拍之初到如今试映都备受关注。这段史上最干净的爱情究竟有多纯,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这也是史上最热闹的爱情,因为,它把老谋子弄哭,把原作者艾米惹怒,当然,也把片中“静秋”和“老三”的扮演者周冬雨和窦骁捧红了。 剧本之争《山楂树之恋》有三名编剧,小美、尹丽川和顾小白。作为影片的前导演,尹丽川所在的工作室最先买下版权,准备拍成爱情文艺片,建组工作两个月了,但由于背后投资方的争抢,几经易主,导演变成了张艺谋,而之后,因为老谋子的口碑摆在那里,在改编剧本时编剧们又可以抛开考虑商业性,在很大程度上尊重了原著,只是更多地注入了时代背景和人物的命运感。

尹丽川有一次坐飞机,在机场买到《山楂树之恋》,没想到这本书会把自己给看哭了。对诗人尹丽川而言,男主人公老三太理想化,也正是这种理想化打动了她。“对我来说,有理想的人物总是好的。在那个时代,他也只能把爱情当做理想吧。”尹丽川说。2007年时,《山楂树之恋》成为当年文学类的畅销书,有这个头衔打底,投资方自然看到了其商业价值,争抢拍摄的公司不在少数。“流行书就是满足大众的情感需求。大众永远喜欢简单纯粹的故事。”2009年2月7日尹丽川取得小说的版权,她想改编成电影。作为最早介入的导演和编剧,尹丽川说她最重视的是其中人和时代的关系,要让现代观众理解女主人公的曲折心理。然而,出版方北京共和联动图书有限公司先前已将《山楂树之恋》的影视改编权交给了北京联合形象传媒有限公司,之后几经易手,最终到了老谋子那里。另外一位编剧顾小白认为《山楂树之恋》从小说到电影的运作都是直奔市场的。当初为了改编剧本,顾小白第一次翻开这本他早有耳闻的“超级畅销书”,却觉得不太能看下去。“或许因为我是个男的?反正我当时并不感动,封底上那么多的名人推荐肯定都是捧场子的客套话。”在他看来,《山楂树之恋》这个项目,从最初这本书诞生,一直到最后张艺谋确定来导演,都是商业化的一个运作过程。书被爆炒,然后影视公司买了版权想靠它大赚,为了保险起见,也为了利益最大化,又去找大腕来导。书刚出来的时候,就刊登了各种名人的推荐,就是‘看哭了’之类的,包括张元、陆川、苏童等等。“那时候,我翻了翻那本书,觉得不太能看下去,因为文字质感太乏味了。后来也炒了一阵很多导演抢拍的新闻,什么冯小刚、张纪中之类的。我觉得书商那时候绝对想不到最后竟会落到张艺谋手里,而张艺谋最后的拍板,更令这个项目想不商业也难。”2008年的年底,尹丽川所在的公司通过关系找到张艺谋,张艺谋当时还在筹拍《金陵十三钗》,第一次并没有谈成。后来又谈了一次,张艺谋愿意接手,于是导演的协约和新画面公司、编剧的协约都一起转过来。曾给张艺谋做过《金陵十三钗》文学策划和剧本改写的顾小白没想到又以这样的方式跟张艺谋再合作了。“现在的电影项目越来越像商业上的‘案子’,之前那家公司手里握着《山楂树之恋》的版权,他并不一定能清醒地意识到所谓的热销有多大程度上的虚热,肯定觉得如获至宝,想努力去博得最大的商业收益。所以他愿意等着张艺谋。” 改编之争尹丽川和顾小白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对改编剧本进行了一番解读。尹丽川说,“该故事的悲剧性不在于男主人公去世了,而在于女主人公不敢爱、也失去了爱的能力。”作为编剧,他们把原故事的“性压抑”成分进行删减的处理也引来原作者艾米的不满:“如果电影编剧把性的内容都压榨没了,只剩下老三在生活上对静秋的帮助,那可能真的搞成《我的父亲母亲》了。”

小说原作者艾米曾说过:“我不评论演员也不评论电影,这些都跟我无关。”可时隔几个月之后,当张艺谋的《山楂树之恋》筹备时,艾米针对电影至少发表了10余篇文章,且大多都是转载媒体的。其中,最具争议的莫过于小说中涉及对于压抑的“性”的描写。当初,编剧顾小白透露剧本没有更多起伏的情节,包括他们之间所谓性的接触。“电影希望能把这种戏份‘压榨’到最低限度,小说写了三次接吻,电影里只留了一次。男女互相送别,翻山越岭,分别的时候男的张开双臂时,女孩不太敢接受,也做不出什么行为。很多人会认为这个题材是商业的、催泪的、大众的电影。实际上不是,我们想把小说无关紧要的部分删掉,用大量写意的东西。”在看到顾小白接受采访时介绍的改编思路后,艾米火大了。在其博客中以《艾米:评张艺谋新片编剧——没有最白,只有更白》为题,痛批顾小白脑子里一锅粥。艾米表示,报道至少暴露出顾小白很多“白”点,首先是改编方向是商业片还是艺术片,前后矛盾,尤其是他认为《山楂树之恋》不是经典文本不适合改成商业片;其次,顾小白介绍三次接吻删得只剩一次,“这说明顾小白完全没看懂这个故事……如果电影编剧把‘性’的内容都‘压榨’没了,把‘所谓性的接触’都删掉了,那么这个故事还剩下什么呢?只剩下老三在生活上对静秋的帮助,那可能真的搞成《我的父亲母亲》了。”艾米还不客气地下了决断:“等到剧情完全曝光的那一天,我相信我们会看到更多的‘白’点。”而事实果然也如此,在最近广州的点映场中,唯一一场“亲密”戏份发生在静秋去医院探望老三时,原著中,对于这段描写颇为细致,电影里,两人只是共睡在一张床上,没有露出一丝肌肤。对于书中仅有的一次“未竟的性爱”,编剧尹丽川表示,当初拍这场戏很难,大家的原则是不说、不脱、不露,千万不能太赤裸,画面中是白色的床单。“性爱本身是值得体现的,但在当时的环境和这样的故事中,这两点很难统一,所以还是要含蓄。我的处理是,因为他们是在医院的宿舍里,所以这个性直接跟死亡连在了一起。” 角色之争在艾米的小说里,女主人公静秋是个“前凸后翘”、身材诱惑、面孔清纯、内心纠结自卑的姑娘。老谋子的团队深知,选好了静秋,就等于电影成功了一半。为了寻找这张没有被污染的面孔,《山楂树之恋》导演组跑遍全国各大艺术院校,五六千名候选者导演一个都没相中。张艺谋更是开玩笑说:“现在的孩子越长越难看,漂亮姑娘都不和帅哥生孩子,全去找煤老板、有钱人、老男人。所以现在的90后,真长得不行。” 最终,那张“最清纯”的脸被锁定为河北石家庄某校的高二学生周冬雨。1992年生人,正牌90后。然而,新科“谋女郎”才一曝光,立刻引起争议,众网友认为她与原著中身材丰腴的静秋完全不像,还贼眉鼠眼,而原作者艾米也在博客中留言道:“这个女演员的眼睛不是一般的肿,静秋是‘眼睛微凹’的。估计演老三的也不会有多帅,两人总要配得上吧?”之后,艾米更转载了《这哪是静秋?分明是魏敏芝!》的报道。后来,电影片段陆续曝光,周冬雨版的静秋干净明媚,一颦一笑都流露出未经世俗浸染的纯真,第一次见到老三时的羞涩;以树枝代手被牵着过河时的紧张;第一次和爱人亲昵时的忐忑。尽管此前很多人批评周冬雨不够漂亮,和读者心中静秋的形象有一定差距,但放在电影的情境当中去看,周冬雨给人的感觉很有味道,只是性感不足,在她的眼睛里也读不到倔强和坚强。和静秋相比,“老三”的扮演者窦骁在造型上先前已被不少“山楂迷”认可。在原著中,老三是一个完美得无可挑剔的男人,他优雅俊朗、正直善良、细心温柔、执着热烈、敢爱敢恨、多才多艺,既有文人的气质又不乏果敢和英气……在书里,老三的深情是通过文字表现出来的,但是在电影里面,却可以通过窦骁的眼神、表情、台词、肢体语言透露出来。让很多女观众印象深刻的莫过于老三和静秋在河两岸的告别戏,窦骁满脸哀伤,眼泪慢慢流出,深情无比。和寻找静秋的过程不一样,窦骁被剧组选中扮演老三的过程并不算太漫长。剧组的副导演到北京电影学院选人的时候,就已经看中了窦骁,后来经过十几次的面试,窦骁始终在名单上。关于他的身世,坊间有各种版本、各种各样的猜测,有人说他是西安名门望族窦家的后裔,也有人说他其实是张艺谋导演的远房亲戚,但被普遍认同的说法则是——窦骁很能吃苦,在加拿大的时候一个人打两份工。后来因为喜欢表演,他在2008年的时候回到国内,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在回国之前,窦骁曾经参加过加拿大中文电台选秀并获得冠军。而为了更接近小说里清瘦的老三形象,窦骁还在开拍前减了一段时间的肥,掉了十斤肉,令张艺谋十分满意。据说,张艺谋有意将其打造成“国际偶像”,其下一部电影《金陵十三钗》也会有窦骁的位置,因为他英文说得很流利。

回归之争《黄金甲》中的不伦恋、宫闱暗战;《三枪拍案惊奇》里的第三者情杀,近年来张艺谋的电影总有些“重口味”,但收到的效果却是骂声一片。此番,张艺谋又重拾纯情题材,似乎回归到早期《我的父亲母亲》时代。影片中,观众看不到被渲染了的大红大绿,取而代之的是诗意化了的清新水墨画。语言简单朴实,画面干净,叙事流畅,故事情节的衔接也选择了字幕的方式。 这些年来,张艺谋一直徘徊在商业片和文艺片之间。特别是“三部大片”一拍,张艺谋转向了重视觉建构而弱化剧本的道路,把拍片子的重点放在了武术指导和他本人的画面感上。而到了《黄金甲》,我们都看得出来他想象力的贫乏,去年,一部《三枪拍案惊奇》更是让观众对张艺谋品牌的期望值暴跌到谷底。如今,打着返璞归真旗号的《山楂树之恋》自然成为了老谋子的翻身仗。与其他电影在公映前采取的狂轰滥炸式的宣传相反,《山楂树之恋》选择了京城小范围点映,邀请全国著名影评人、著名演员以及媒体代表提前看片。影评家在看过电影之后自然会说出很多观点。赞的基本上都集中在有嚼头的单纯,感人但不刻意煽情的处理。而演员的观后感就更直白了,孙红雷表示自己流泪不止,称赞张艺谋回归文艺片带来惊喜;闫妮更表示两位新人的表演潜力大。有褒就有贬,时代背景的交代有所欠缺,导致两位主人公的单纯爱情缺乏说服力成为主要的反面声音。电影中,张艺谋砍掉了原著中所有的枝蔓,比如说村长老二对静秋的感情,主任对静秋的觊觎以及静秋自己内心多变复杂的心理活动,只留下她和老三的纯纯的爱情。而故事的发展则交由字幕完成,比如静秋第一次见老三后,字幕就会跳转“一连几天,老三都没有来村长家吃饭……原著中细腻的、多直线的描写浓缩到两个小时的电影中,于是老三和静秋两人命运的推进、感情的分分合合就得靠字幕来承上启下。影片结尾处,静秋出国留学,老三葬在山楂树下。一行“我可以等你一年,我可以等你到25岁,我可以等你一辈子”的字出现,影片结束。除了没完没了的“字幕”让人不适应外,《山楂树之恋》的淡也让观众再一次质疑张艺谋讲故事的水平,电影中,老三和静秋的感情线很平,大部分篇幅都在展现两人的日常生活,一同走在田野间,在河边欢笑着,没有大的起伏。而事实上,原著故事的格调非常哀伤,结局也很凄惨,但张艺谋似乎刻意回避,并没有表现出静秋不好的出身为她带来的麻烦,只是用简单的几个镜头来交代年代感,然后又回到平淡如水的日常生活中。原著中原本还有一些激情戏,但电影把这些都删掉了,只留下一片清纯。在部分城市的点映结束后,不少观众都认为,这部备受期待的回归文艺片,也很难找到张艺谋早期的感觉了。

独白篇 老三(窦骁饰) ★1974年,24岁 ★职业:勘探队队员 ★人物原型:孙建新 即使我一只脚踏进了坟墓,但是只要听到静秋的名字,我也会回头看看。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我还很年轻。如果我这辈子没有遇见你的话,那将是多么的遗憾啊。时间倒回到1974年,回到春寒料峭的西村坪,第一次遇见静秋的那个暮色苍茫的下午——四野静谧,炊烟袅袅,空气中飘荡着悠扬的手风琴声,一个叫静秋的女孩就这样走到我的面前,走进了我的生命深处。眼前的女孩乖乖地叫声“三哥”,结果屋子里的人都笑起来。漂亮女孩我见过很多,但静秋这样的女孩我从未见过。记得我刚上高中时,文革就来了,乾坤倒转人人自危。也许是那些年见到太多的丑恶宣泄、黑白颠倒、趋炎附势,静秋的纯净,让我一见倾心。静秋生不逢时,只要一想起她因为家里的缘故,要像男人一样做着各种苦力,我就想帮她,而她越是坚强,越是不在乎,我就越是心痛如绞。不过,令我欣慰的,是随着我们爱情的成熟,静秋的景况也一天天好了起来,至少她不用再去做零工挣辛苦钱,也不会再像同龄人那样被发配到农村,永远看不到人生的前途了。那些孤独地躺在病床上的寒夜,我面前总会出现那条弯弯曲曲的山路、江边小亭里那些温暖的相拥、远远地望着静秋时她浑然不觉的欢笑与哀愁,幻成我们未来的生活:在那棵永不凋谢的山楂树下,欢爱厮守,永不相忘,或者儿女绕膝,两人一起慢慢老去……但是我没有时间了。静秋生命中的朝阳渐渐升起的时候,我却像西沉的红日,要睡去了。有时候我会想,没有静秋,我流星般的一生,庸若常人,毫无光华。遇见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我短暂的生命,竟有了俯瞰人间的力量……

静秋(周冬雨饰) ★1974年,18岁 ★身份:高中生、中学教师 ★人物原型:熊音 即便过去了那么多年,我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老三的情景。在那之前,我从来不知道,还有一种紧张可以令人心痛。那天,他穿着洁白的衬衣,那是我买不起的“涤确良”布料做的,他还穿着一双皮鞋,让我不由得看了看自己脚上那双褪了色的解放鞋。而当时的我,穿着“学生装”,小立领很矮,我脖子很长,让自己看上去像只长颈鹿。他笑着对我说了第一句话:“作家同志是从县城过来的还是从严家河过来的?”那是我听过最好听的声音。 老三刚走的那段日子,我无数次地梦见我和他隔着一层迷雾在互相找寻,他不停地喊着我的名字,静秋,静秋,我循着声音摸索,却总只见一个模糊的背影。醒来之后,脸上挂满泪水。每年的五月,我都会到那棵山楂树下,跟老三一起看山楂花。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觉得那树上的花比老三送去的那些花更红。后来我做了教师,出国留学,乃至结婚生女,柴米油盐,老三于我似乎更加遥远了。从没有一个男人能像老三这般对我,这般倾其身心爱过我。也许这正是我们这代人的悲哀,爱情第一次叩响心扉的时候,因为压抑和蒙昧,我们不敢更不知如何去表达自己,但等到自由和知识齐备了的时候,早已物是人非了。老三说,他不能等我一年零一个月,也不能等我到二十五岁了,但是他会等我一辈子。我也曾对老三说过,不管在哪个世界里,我都会跟他在一起——可是,如今,我却食言了。今年,我带着女儿飞回那棵山楂树下,看望老三。我会对女儿说:“这里长眠着我爱的人。” 爱情篇 原著《山楂树之恋》用细腻的心理描写和真实感人的细节,营造出一方纯净无瑕的爱情世界。由包罗万象虚实结合的小说,到时长有限、具象呈现的电影,显然要进行一番删减,但手心手背都是肉,拍什么、不拍什么,显然是个问题。在此,本报为你盘点影片中部分重要的爱情戏。

车站牵手 ◎场景:县城车站 ◎拍摄地:宜昌市远安县影剧院静秋和老三一见钟情,老三的手风琴吸引了静秋,静秋的单纯可爱亦让老三深陷其中,尽管两人都有好感,但由于认识的时间短,静秋此时对老三的了解并不多,甚至还有些戒心,于是有了这场两人相识后第一次的小别和考验——静秋从西村坪的“教改组”回市里轮休,被派回去“支援” 学校的文艺汇演排练,谁知道当天下午的排练出了点差错,结果很晚才结束。汽车开到县城车站,静秋垂头丧气地想,老三肯定早走了。谁知车刚进站,静秋就瞧见了老三的身影,站在昏黄的灯光下,搓着手,远远地往这边张望呢。静秋心里不禁有些泛潮,车还没停稳,老三就跑了上来,接下静秋的行李,拉住她的手,静秋有些小幸福地被他牵着挤出人群,刚才的焦虑早已无影无踪,转而被一种甜蜜的安全感慢慢包围。原小说中这个场景之前山路相送的戏被删除,而之后老三在夜晚的山楂树下强吻静秋的戏,也被舍弃,这样一来,这场戏就具有了爱情“里程碑”式的意义。 ◎爱情达成度:30%

隔河拥抱 ◎场景:八中门口的河岸 ◎拍摄地:宜昌市夷陵区姜家庙村 暑假时,静秋回到八中,老三经常偷偷从西村坪跑过来看她,有时候塞钱塞粮票,有时则跑到工地帮她干重活,或者躲在远处默默看着她,回去晚了没船,就一个人在江边的小亭子里坐上一宿。每次约会,两人都要一前一后装作不认识。要到周围没人时,两人才敢牵手。这次,两人再次面对离别,静秋怕母亲发现,不让老三送,老三不放心她一个人走河边那一段路。这时候,静秋突发奇想,让他隔着河岸送自己。全片最浪漫的一幕就此出现,两人在河的两岸慢慢走着,只见老三在对岸伸出双手,作出拥抱她的样子,静秋看看周围,也伸出双手远远地拥抱他。浑浊的河水隔着两人,静秋突然觉得一阵难过,眼泪就涌下来了……这段时间静秋认识到老三的善良和对自己的好,两人感情迅速升温。因为各种原因,这段感情只能处于“地下状态”,无法示人。这场戏,让静秋获得了审视这段爱情的距离,并在公共场所做出了自己从前难以想象的“资产阶级动作”,爱情的力量短暂战胜了时代带来的恐惧,却也同时带出一抹深沉和忧伤的意味来。 ◎爱情达成度:70% 擦脚疗伤 ◎场景:静秋家 ◎拍摄地:宜昌市夷陵区姜家庙809废弃工厂 因为家里的境况不好,暑假期间,静秋打散工贴补家用。由于没有经验,在学校篮球场铺地坪时,脚被石灰水烧掉一层皮,脚底板都是小洞,肿得穿不进鞋。老三发现后,忍不住掉眼泪,强迫把静秋送进医院。回来的路上,两人撞见静秋的母亲,老三只好跟着回家,和其母约法三章:老三答应静秋母亲在静秋毕业之前不再来找她,在静秋25岁之前不谈婚论嫁,临走之前,他执意要为静秋清理脚伤。跟小说中不同的是,静秋的母亲和妹妹并没有躲出去让两人独处,而是说了句“屋子小,我们就不回避了。”仍然留在屋里。老三在一家人的注视下,小心翼翼地为静秋洗干净脚,然后用针屁股挑去脚底小洞中的煤渣,上药,并叮嘱她,自己一年零一个月不能来看她了,要她记得每天上药,不要再干重活,自己多保重……静秋母亲目睹这一幕,背过身去,暗暗流下眼泪,老三走后,母亲向静秋问了老三的情况,也觉得他是个稳重的人。至此,两人的“地下情”终于见光,并得到了认同,感情也更深一层了。 ◎爱情达成度:90% 生死约定 ◎场景:县医院 ◎拍摄地:宜昌市夷陵区姜家庙村老三从那次走后,就一直没了消息,静秋辗转从长芳那里得知老三得了“绝症”。在县医院,她终于见到躺在病床上的老三,不过,老三安慰她说自己只是感冒。静秋虽有不好的预感,但又不愿相信真相,老三也想借此机会与静秋做个告别。那一天好像都用在讲话上了,天色晚了两个人就牵着手在县城里逛了逛。回到高护士的寝室时,天已经全黑了,在那里,他们度过了最动情也最伤感的一夜。那晚,老三话里有话,他希望静秋以后能结婚生子,静秋则说自己只想跟他生孩子,他如果去了,她也不活了。两人互诉衷肠,在激情冲动下,裸裎相对,互相用手探视了对方的身体,但老三最终也没有和静秋做 “夫妻才能做的事”。在小说中,这段情节有着不少行文含蓄的“激情”戏码,描摹了静秋的爱情心理从蒙昧压抑到灵肉合一的最终转变,恋人间的离愁别绪又惹人泪下。而在电影中,则完全剔除了有肉欲嫌疑的部分,颇为纯情地表现了两人的生死约定。 ◎爱情达成度:100% 临终相见 ◎场景:军区医院 ◎拍摄地:不明 那夜后,老三说他要等医院确诊,叫静秋先回农场上班,不然他要生气了。静秋怕他生气了割他的手,只好回农场上班。他们约好两星期后静秋休息时在县医院见面。在这期间,老三病情迅速恶化,他决定从此在静秋的生活中消失,让她过“无忧无虑的生活”。还能动的时候,老三会让弟弟搀扶着自己远远地看着静秋工作、生活,后来就只能让弟弟去探望静秋,回来讲给自己听了,而静秋这边则几乎陷入疯狂找寻老三而不得的崩溃状态中。最终,医院停止用药,放弃治疗,但老三迟迟不愿咽气,弟弟只好找到静秋来见老三最后一面,送他最后一程……她握着他的手对他说:“我是静秋,我是静秋......”老三说过的,即使他的一只脚踏进坟墓了,听到静秋的名字,他也会拔回脚来看看她.过了一会儿,静秋看见他闭上了眼睛,两滴泪从眼角滚了下来。老三走了,按他的遗愿,他的遗体火化后,埋在那棵山楂树下。老三的去世,让他在静秋心目中的形象永远地停留在了最美好的年华,成了后者一生中无法超越的传奇。 ◎爱情达成度:无限
© 版权声明:
本资讯版权属于小站山楂树之恋,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35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