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V(11项) ( 全部 )

发表于:《天南》文学双月刊2011年12月
流亡想起来是奇怪地吸引人的,但体验起来则是可怕的。它是强行在人类与其原居地之间、在自我与其真家园之间撕开的一道难以愈合的裂缝:其根本性的悲哀是永不能克服的。虽然文学和历史确实包含流亡者生命中某些英雄的、浪漫的、光荣的以至凯旋的插曲,但这些插曲无非是流亡者努力要战胜疏离带来的摧残性的忧伤。流亡的种种成就,总是被永远留下遗憾而带来的失落所削弱。 但是,如果真正...
发表于:《小于一》,浙江文艺出版社,2014
一座改名城市的指南 约瑟夫·布罗茨基 黄灿然译 以影像的形式占有世界,恰恰是重新体验真实事物的不真实性和遥远性。 ——苏珊·桑塔格《论摄影》 芬兰站是旅客进出这座恰好位于涅瓦河畔的城市的五个铁路终点站之一,芬兰站前耸立着一座纪念碑,纪念一个人,他的名字正是这座城市现时的名字。事实上,列宁格勒每一个火车站都有一座这个人的纪念碑,要么是火车站前的一个全身雕...
发表于:《小于一》,约瑟夫·布罗茨基著,黄灿然译,浙江文艺出版社,2014
取悦一个影子 约瑟夫·布罗茨基 黄灿然译 1   当一个作家诉诸一种有别于母语的语言时,他要么出于必要,像康拉德,要么出于炽烈的野心,像纳博科夫,或为了获得更大的疏离感,像贝克特。继在美国生活了五年之后,我于1977年夏天在纽约第六大道一家小打字机店买了一部“莱泰拉22”型手提打字机,并开始用英语写作(随笔、翻译,偶尔也写诗),理由则与上述各人都不一样,而是属于..
发表于:《小于一》,约瑟夫·布罗茨基著,黄灿然译,浙江文艺出版社,2014
自然力 约瑟夫·布罗茨基 黄灿然译 除了空气、土壤、水和火之外,金钱是人类必须与之最经常打交道的自然力之一。这是今日,在陀思妥耶夫斯基逝世一百年之后,他的小说依然保持相关性的一个原因,如果不是主要原因。考虑到现代世界的经济航向,也即生活标准的普遍贫困和无差别,这位作家可以说是一个先知式现象。因为在与未来打交道时避免犯错误的最佳途径,乃是通过贫穷或犯罪这... (1回应)
发表于:约瑟夫·布罗茨基《小于一》,浙江文艺出版社,2014
空中灾难 约瑟夫·布罗茨基 黄灿然译 [译按:本文对20世纪俄罗斯散文(主要指小说)作出无情裁决。目前流传于网络上的版本是较早时发表于《上海文化》的版本。现在这个版本已作了进一步修订。] 有药方治疗原始野蛮,但没有药方治疗那种把自己装得不像自己的狂热。 ——德屈斯蒂纳侯爵《俄国通信》 1 由于19世纪俄罗斯小说的数量和质量,人们便广泛认为19世纪俄罗斯伟大散... (1回应)
发表于:《小于一》,约瑟夫·布罗茨基著,黄灿然译,浙江文艺出版社,2014
布罗茨基:在但丁的阴影下 黄灿然译 与人生不同,一件艺术作品从来不是被视为理所当然的:它永远被置于与其前辈和先行者的比较之下审视。伟大艺术作品的阴魂在诗歌中尤为明显,因为诗歌的词语远不如它们代表的观念那样易变。 因此,每一位诗人的努力的一个重要部分,往往牵涉到与这些阴影的辩论,他能够感觉他们或冷或热的呼吸就在他的脖子上,或被文学评论业引导到这种感觉... (2回应)
发表于:《小于一》,浙江文艺出版社,2014年10月
论独裁 约瑟夫·布罗茨基 黄灿然译 疾病与死亡也许是独裁者与其子民唯一的共同点。仅就此而言,一个民族可以因受一个老人统治而得益。这不是说一个人意识到自己的必死性就一定会使自己变得聪明或老练,而是说,一个独裁者用于思考譬如其新陈代谢的时间乃是窃取自国家事务的时间。国内和国际的平静是与困扰你的党第一书记或你的终身总统的恶疾之数目成正比的。即使他有足够的洞... (6回应)
发表于:浙江文艺出版社2014年10月
约瑟夫·布罗茨基 黄灿然译 1984届的女士们先生们: 无论你们选择做多么勇敢或谨慎的人,在你们一生的过程中,都一定会与所谓的恶进行实际的接触。我指的不是某本哥特式小说的所有物,而是,说得客气些,一种你们无法控制的可触摸的社会现实。无论多么品性良好或精于计算,都难以避免这种遭遇。事实上,你越是计算,越是谨慎,这邂逅的可能性就越大,冲击力也就越强烈。这就是... (4回应)

译文(IV)[3] ( 全部 )

发表于:《如何读,为什么读》 译林出版社 2011
黄灿然译 前言 如何善于读书,没有单一的途径,不过,为什么应当读书,却有一个最主要的理由。我们可获取的资讯,是无穷的;哪里可以找到智慧?如果你幸运,你会碰到某个老师,他可以帮助你,然而最终你是孤单的,独自继续下去而没有更多中介。善于读书是孤独可以提供给你的最大乐趣之一,因为,至少就我的经验而言,它是各种乐趣之中最具治疗作用的。它使你回归另一性,无论是你自... (8回应)
发表于:《如何读,为什么读》 译林出版社 2011
哈罗德·布鲁姆:托马索·兰多尔菲 黄灿然译 陀思妥耶夫斯基有一句名言:“我们都是从果戈理的《外衣》下出来的。”《外衣》讲的是一个悲惨的抄写员,其新外衣被人偷了。他适时地对当局提出抗议,但遭当局鄙视。这个可怜人死去了,死后他的鬼魂继续徒劳地寻求公道。虽然这是一篇出色的短篇小说,但仍不是果戈理最好的。他最好的短篇小说可能是《旧式地主》或疯狂的《鼻子》。《鼻子》讲... (7回应)
发表于:《如何读,为什么读》 译林出版社 2011
黄灿然译 劳伦斯是一位卓越的短篇小说作家,他用一句简短的话,告诉读者一个永恒的真知:“相信故事,不要相信讲故事者。”这在我看来,似乎是阅读弗兰纳里·奥康纳的一个根本性原则。她可能是自海明威以来美国作家中最富原创性的讲故事者。她的感受力是南方哥特风格与严峻罗马天主教的非凡混合。奥康纳是一位如此猛烈的道德主义者,以致读者需要为她的倾向性捏一把汗;她想以暴力震撼我... (1回应)

译抄[4] ( 全部 )

发表于:《内心活动——文学评论集》浙江文艺出版社2010
【这篇译文不翼而飞,现重刊。】 【库切以平实见长,本不应该摘录的。但是,凭记忆中的印象,翻阅一下,可摘录的还真不少。】 J.M.库切语录 库切以平实见长,本不应该摘录的。但是,凭记忆中的印象,翻阅一下,可摘录的还真不少。 ●像他那个时代任何标准的中产阶级,斯维沃为健康而烦恼:什么才算是健康良好,如何获得,如何维持?在他的作品中,健康具有一系列意义,包括身... (4回应)
发表于:《曼德尔施塔姆随笔选》花城出版社,2010年6月
维庸的命运的被动是触目惊心的。仿佛这命运正等待被机遇施肥料,不管那机遇是善是恶。 抒情诗人在本质上是雌雄同体的,有能力以其内心对话的名义进行无限的裂变。把这种“抒情诗雌雄同体主义”发挥得最淋漓尽致的,莫过于维庸的作品。这是何等多样地选择的二重唱:愤怒不平者与安慰者,母亲与孩子,审判者与被审判者,业主与乞丐…… 干枯而黝黑,无眉,瘦小如鬼怪,那个头就连他本... (3回应)
2010-09-21 17:01:00
文学传统选择真正的作家,甚于真正的作家选择文学传统。 一部出色的小说家传记,例如乔治•佩因特的《普鲁斯特传》,对阅读是颇为裨益的,条件是读者必须懂得避免出色的传记作者所避免的错误,也即过度以作家的生活来解读作品。更重要的是作家的作品,是普鲁斯特雄心勃勃的工程对作者本人的生活产生的影响。 除非你变成你自己,否则你又怎会有益于别人呢? 为什么读?因为你仅能够亲... (4回应)

译文(III)[2] ( 全部 )

发表于:《西部──新世紀文學》2010年第9期,下半月刊
黄灿然译 【不翼而飞,重刊。】 【译文趁重刊于《西部──新世纪文学》之机,做了较大修订。】     无事可做。       ──《等待戈多》开场白   1   我于一九九三年七月中旬去萨拉热窝导演《等待戈多》,并不是因为我一直很想导演贝克特这出戏(虽然我一直都想),而是因为它给我一个重返萨拉热窝并在那里逗留一个月或更久的实际理由。我曾于四月份在那里..
发表于:苏珊·桑塔格《同时》,上海译文出版社
苏珊·桑塔格:爱陀思妥耶夫斯基 黄灿然译   二十世纪后半叶的文学是一片被踏得太多的田野,那些被仔细地巡逻的主要语种中仍然存在着有待发掘的杰作的可能性似乎已不大。然而,约十年前,当我在伦敦查宁十字路一家书店门口翻抄一箱看上去脏兮兮的二手平装书时,竟撞上这样一本杰作──《巴登夏日》而我会把它列为百年间的小说和类小说中最美丽、最令人振奋和最具原创性的成果之一。 ... (4回应)

译文(I)J.M.库切[4] ( 全部 )

发表于:J.M.库切《内心活动:文学评论集》浙江文艺出版社2010
J.M.库切 黄灿然译 【不翼而飞,重刊。】   保罗·安彻尔一九二○年生于布科维纳土地的切尔诺维茨,它在奥匈帝国一九一八年解体之后成为罗马尼亚的一部分。那时,切尔诺维茨是一个在知识上活跃的城市,居住着颇多讲德语的犹太少数民族。安彻尔从小讲高地德语;他所受的教育一半是德语,一半是罗马尼亚语,还包括在一家希伯来语学校念过一阵子。他青年时代开始写诗,崇敬里尔克。... (3回应)
发表于:J.M.库切《内心活动:文学评论集》浙江文艺出版社2010
  虽然写于战时但直到一九五三年才出版的英语小说《瓦特》在贝克特全部著作中占有一个重要席位,但可以公正地说,贝克特要等到转用法语写作之后才找到自己,尤其是直到一九四七年至一九五一年这个时期。这也是现代文学最丰富的创作期之一,他写了散文虚构作品《莫洛伊》、《马龙之死》和《无法称呼的人》(“三部曲”),剧作《等待戈多》,以及十三篇《无所谓的文本》。(我忽略早期小... (2回应)
发表于:J.M.库切《内心活动:文学评论集》浙江文艺出版社2010
  布鲁诺•舒尔茨最早的一个童年回忆,是他小时候坐在地板上,在一张张旧报纸上涂抹一幅幅“画”,围观的家人啧啧称奇。在创造的狂喜中,这孩子仍活在“天才时代”,仍能无意识地进入神话的王国。或者说,是长大后的舒尔茨这样觉得;他成熟时期所有的奋斗都将是为了重新接触他早年的力量,都将是为了“成熟为童年”。   这些奋斗将产生两类作品:蚀刻画和素描画,如果不是因为它们... (3回应)
发表于:J.M.库切《内心活动:文学评论集》浙江文艺出版社2010
德里克•阿特里奇 为什么一位主要以小说闻名的作家,可能会吸引我们去读他写的书评和文学作品导言的结集呢?J.M.库切的小说在全球赢得好评;其中两部获布克奖,而他二○○三年获诺贝尔文学奖,也正是因为他的小说。他有些书把虚构与非虚构糅合起来,他还常常利用虚构人物——尤其是一个叫做伊丽莎白•科斯特洛的澳洲作家——来谈论当前的重要问题。然而,在《内心活动》中,他以本人...

译文(II)曼德尔施塔姆[3] ( 全部 )

发表于:《曼德尔施塔姆随笔选》花城出版社,2010年6月
  1   自然科学家并没有选择自己的写作风格的自由,也找不到现成的。每一种科学模式都要求有自己独特的组织科学材料的方法。它在形式方面总是支持某一独特的意识形态及其伴随而来的目标。科学的文学形式问题在自然科学中尤为明显,这些自然科学在危机时刻总是成为意识形态的战场。只有当我们全面研究人们对自然的态度的历史之后,我们才可以理解那些制约着自然科学的文学风格变化的.. (1回应)
发表于:《曼德尔施塔姆随笔选》花城出版社,2010年6月
  今天,列宁格勒和整个俄罗斯文学界都在庆祝费奥多尔•库兹米奇•索洛古勃创作四十周年。虽然索洛古勃的诗歌的来源,是与遥远的过去——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相连的,但它的本质却是与遥远的未来相扣的。   在青年索洛古勃和他的同代人发表和出版的所有诗中,索洛古勃的诗立即就因为它们独特的力量丶它们自信的和谐和它们高尚而人性的清晰度而鹤立鸡群。   俄罗斯诗歌经过...
发表于:《曼德尔施塔姆随笔选》花城出版社,2010年6月
  天文学家可以预测一颗彗星经过漫长的时间之后重返的准确日期。对那些熟悉弗朗索瓦•维庸的人来说,魏尔兰的出现标志着同一种天文学奇迹。这两个声音的感应惊人地相似。然而,除了音质和生平外,还有一种几乎是相同的使命把两位诗人与他们各自的时代联系起来。两位诗人都命中注定要出现在一个人工诗歌丶温室诗歌的时代;因此,就像魏尔兰摧毁了像征主义的温室花,维庸拒绝主流修辞派... (1回应)
107人
黄灿然
相信吧,一切都不是徒劳:你的诞生,你的生命,你的苦难。
──马勒
  • 译者: 黄灿然
  • 翻译语言:英语
  • 翻译类型:散文/诗歌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23118 )

  • 湛湛生
  • 愤怒的蜻蜓
  • 韩西
  • 一个旅人
  • 破
  • VivianeBonbon
  • 四季商人
  • 飞行员小张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