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声音》诗刊第2期 ( 全部 )

发表于:《新声音》第2期
黄灿然 / 1. / 蓝蓝,我第一次读她并留下深刻印象,是在九十年代初,民刊《现代汉诗》某期。其中一首,如果我没记错,应该就是后来收录在她诗集中的《在我的村庄》,那是一种单纯而又略带悲哀,甚至略带怯生的声音。十余年前,我曾为她的诗集《内心生活》封底写过 一句推荐语:“蓝蓝的魅力在于,她的单纯来得很深刻,一种感应力的深刻。”后半句,那“感应力”,我自己现在也不知道它是..
发表于:《新声音》第2期
目录 / 这里的诗选,不是按编年安排,而是带点随意性。分成十一辑,第一丶二丶三辑我认为是蓝蓝近年代表作;第四辑是同期重要作品或暗示某些风格或题材的突破;第五丶六辑主要和第七辑第一首来自《睡梦,睡梦》,也是我当年为英译而做的选目,可以说是她那个时期的代表作或重要作品;其余几辑,则多多少少是前面几辑的延伸和交叉。当然,这纯属个人看法,因而也是带个人偏见的。 / 1.祝... (3回应)
发表于:《新声音》第2期
. /    祝福 / 没有分离,没有隔绝, / 我的身影徘徊在你四周的墙壁 / 叹息轰响了你身边的桌椅 / 我的脸会落进你每天的水杯、碗筷、电脑的屏幕 / 所有的新生活都穿着往日的皮肤 / 我是笼罩你房屋的一阵巨痛 / 你将会看到我的笑容,在另一个女人的脸上 / 我的眼睛在她的眼眶里 / 朝你悲哀地张望! / 当她微笑,发出我的嗓音 / 你们双颊相触,却碰到我冰凉的嘴唇 / 这刚开始就已陈旧的故事 / ...
发表于:《新声音》第2期
. /    我已慢慢习惯了…… / 我已经慢慢习惯了 / 没有你的生活,在长久、长久的 / 分离之后 / 习惯了你不在那片草地,不在 / 那棵有绿荫的树下把我抱在怀中 / 习惯了你窗口厚厚的尘土 / 习惯了我们并肩走过的路 / 没有你的脚步响起,没有 / 你含着欢乐的嗓音,也没有 / 清凉的星光默默地照在天空 / 我每天独自匆匆回家,习惯了 / 那片草地一年年黄了又绿的执拗 / 习惯了树叶的哭泣窗口的..
发表于:《新声音》第2期
. /    山楂树 / 最美的是花。粉红色。 / 但如果没有低垂的叶簇 / 它隐藏在荫凉的影子深处 / 一道暮色里的山谷; / 如果没有树枝,浅褐的皮肤 / 像渴望抓紧泥土; / 没有风在它少年碧绿的冲动中 / 被月光的磁铁吸引; / 没有走到树下突然停住的人 / 他们燃烧在一起的嘴唇——! /   一个僧人教会我 / 一个僧人教会我安静 / 在远离寺院和佛像的地方 / 他弯腰,沉默不语 / 耐心..
发表于:《新声音》第2期
. /   活着的夜 / 居然,居然依旧美丽……这 / 眼前的夜。茉莉花叶子簇簇的夜 / 一双刺瞎的眼更清晰地看见—— / 伤害祝福它! / 受苦的人不会是一尊神。 / 人间没有台阶 / 而我将忘掉这一切。 / 我呼吸这活的夜。如此缓慢 / 搬动光明之词的黑暗。 / 又一次分娩:对于任何人 / 那松开的愤怒。 / 我试图理解:在一双错乱的手掌下 / 多出誓言的那部分并未 / 隔着人的心脏被它触摸。 / 我俯身.. (2回应)
发表于:《新声音》第2期
. / 现实 / 没有白天,没有黑夜。 / 没有善。也没有恶。 / 一群人在受苦。 / 仅此而已。 / 没有绝对的词。 / 这些风吹散的薄纸的灰烬。 / 一群人在受苦。 / 就是这些。 / 永不休耕的土地里 / 只有一个女人挎着光辉的篮子 / 默默播撒种籽。 / 虚无 / 虚无,最大的在之歌 / 从它而来的万物在欢唱—— / 冉冉升起的朝阳多么辉煌! / 孩子们伸手就会摸到苹果 / 圆满彤红..
发表于:《新声音》第2期
. /   拥有很少东西的人 / 螽斯和蟋蟀 / 绿衣歌手和黑袍牧师 / 在夏夜的豌豆丛中 / 耳语,小声呢哝 / “这些——,”一个人侧耳谛听 / “宁静的泉水多么温柔地填平了 / 我那悲惨命运的深坑——” /   多久没有看夜空了 / 星星。一颗。还有一颗。 / 每夜它等你。 / 等你看她一小会儿。 / 那时,你在灯下写: / 满天的星光…… / 你脸红。你说谎话。 / 它在夜风中等你。 / 静静唱着灿烂的..

《新声音》诗刊第1期 ( 全部 )

发表于:《新声音》第一期
徐芜城,一个大视域的诗人,在2003年以来的几年间默默存在,默默创作。现在他问世了──以溢出默默无闻一毫米的方式,由一家手工小作坊帮他做一本薄得不能再薄丶好不容易才能买到的诗集《一个青年的肖像》。 / 从这本美丽的小诗集看,徐芜城似乎是一个已摆脱了诗歌樊笼的诗人。他的焦点是:这个世界,我们人生,像一场梦,或根本就是一场梦,而他常常醒来。他在梦与醒的边缘穿行,发之为... (3回应)
发表于:《新声音》第一期
   如果一棵树也有灵魂 / 忽然之间发出了如此之多的嫩芽, / 然后又结出了白色的小花。 / 当它俯首察看挂在树枝上的果实, / 必定像分娩后的母狮子看着小狮子, / 像母蚂蚁看着刚出世的小蚂蚁, / 又幸福又惊讶。 /    国王和推销员 / 有时,他兴奋不已,像一个自我中心的年轻国王, / 有时又郁郁寡欢,像个上了年纪的推销员, / 走遍了无数省份,兜售劣质商品,良心疲惫之极。 / 他宁愿... (3回应)
发表于:《新声音》第一期
   蚯蚓 / 锄头和铁锹翻开泥块, / 鲜红的蚯蚓惊恐地扭动着, / 这些住在尘世和地狱之间的 / 无善无恶的灵魂。 /    和万事万物一样 / 和万事万物一样,我们也听不到自己的诞生, / 就像眼睛不曾看见自己如何一点一点成型, / 如何被那万能的力量一点一点同时赋予了血肉与形状, / 和万事万物一样,我们听不到自己的整体与局部 / 互相包容、一起生长的神圣序幕。 / 那是黑暗中的微光,...
发表于:《新声音》第一期
   光辉 / 有时候,他心情沮丧,头脑迟钝, / 触目所及,没有线条,也没有色彩, / 没有任何东西值得多看几眼。 / 当他对着那位模特儿继续作画, / 连他也觉得惊讶,几天前, / 当他在人群里看见她, / 为什么激动得仿佛在暗夜里看见了彩霞? / 他什么也没说,继续一笔一笔地画着, / 渐渐地,那些迷人的色彩、可爱的线条, / 又在她的眼睛里和嘴唇上活跃起来, / 她间或朝他投来的一瞥, / 使他..
发表于:《新声音》
  偶然读到诗人朋友的新作或新出版诗集中的旧作丶或新认识的诗人的旧作或新作,或新一代诗人的尚未发表的少作,觉得好,就会产生让更多人分享的愿望,同时又会心痒:做个诗刊把它们集合起来,送给他们──他们有的互相认识也互相欣赏,有的互相认识但不互相欣赏,有的互相欣赏但不互相认识。 /   最近,看到一些喜欢的作品,又想到做一个刊物,甚至拟了名字《新声音》。可是手头总有更... (10回应)
7人
黄灿然
相信吧,一切都不是徒劳:你的诞生,你的生命,你的苦难。
──马勒
  • 译者: 黄灿然
  • 翻译语言:英语
  • 翻译类型:散文/诗歌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23167 )

  • 忍冬
  • Ssuming
  • tooma
  • 6126
  • 一叶
  • 戴玨
  • 竹窗
  • 目树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