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 全部 )

发表于:2003年11月
【这篇访谈也是不翼而飞,现重刊。】 ①木朵:在《我的衣食父母》(《读书》,2001年5月)一文中,你谈到了“英文学龄”与“诗龄”这对“难兄难弟”之间的关系。我的一个香港朋友说,你是香港兼备译诗、写诗和诗评的全才,而且无人能出其右。你能评价“全才”的价值吗?三种才能之间究竟是怎样一种哺育与反哺的关系?而且,三者在你的笔下是依次得到发挥的,这种时间上的先后次序,包.. (13回应)
发表于:南都周刊2006年12月22日
记者 彭晓芸 南都周刊:德国汉学家顾彬最近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张爱玲、林语堂、胡适,他们都能够用外语写作。有些作家两种外语都没问题,比方说鲁迅。49年以后基本上你找不到一个会说外语的中国作家。所以他不能够从另外一个语言系统看自己的作品。”您怎么看他的这个批评意见? 黄灿然:总的来说,我认为顾彬的谈话,是对中国当代文学一些现象的描述,在我看来都挺准确的,也是.. (1回应)
发表于:《青年文学》2005年5月,《文学世纪》第二卷第六期,2002年6月
■ 访问、整理:凌越 ■ 写作之初,你从哪些诗人那里受益最多? □ 写作之初,受益较大的是两本小圣经,一本是老木主编的《新诗潮诗集》(尤其是下册),一本是赵毅衡译的《美国现代诗选》(尤其是下册)。此外尚有韩东他们的《他们》和王佐良译的詹姆斯·赖特和罗伯特·勃莱。也喜欢叶芝和弗洛斯特。稍后与王寅和吕德安成了好朋友,跟他们通信频繁,获益良多,他们都是人品和诗品.. (1回应)

轻松集(13) ( 全部 )

发表于:经济观察报 2001-10-24
黄灿然 【不翼而飞,重刊。】   对中文读者来说,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也像以前很多得主一样,是比较陌生的。事实上台湾已有他两个中译本,一本是《大河湾》,一本是《幽暗国度》,但这两个中译本并没有引起特别注意,甚至很少人知道,我也是听朋友说的。在大陆,广州花城出版社九十年代初曾出版过他的《米格尔大街》,一本很迷人的短篇小说集,各自独立又互相呼应,是他早... (8回应)
发表于:《必要的角度》辽宁教育出版社2001
黄灿然 纳博科夫一向以自负闻名,现在我们就来领教领教。以下文字既是翻译,也是辑录、精选和拼凑自他的访谈录《激烈的意见》(Strong Opinions)。 【前言】我像天才那样思考,我像杰出作家那样写作,我像小孩那样说话。 【简介】我在俄罗斯度过头二十年,在西欧度过另二十年,接着的二十年,也即一九四○年至一九六○年,是在美国度过的。现在(一九六五年)我又在欧洲度过五年,不.. (11回应)
发表于:《奇迹集》(2006-2008)“新诗”丛刊第12辑2009
  怕 怕 / 上星期六下午我带小狗爬山时 / 就注意到一个异常:当我们来到山脚, / 她突然不大情愿往前走,还往回跑了一小段路。 / 我把她追回来。我以为她有点儿失忆了。 / 但我还有一个猜测,夏天下午路面发烫, / 而她腿太短,受不了这扑鼻而来的热气。 / 今天下午我们来到山脚时,她开始往回跑, / 而且一边跑一边回头看我是不是跟着她。 / 她明白无误地跟我说:“怕怕,怕怕! / 咱们回家吧,咱们回家吧.. (4回应)
发表于:《格拉斯的烟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
黄灿然    臧否人物   这几天吃早餐和夜宵时,饭桌上都摆着一本《臧否人物:牛津引语实录词典》(People on Poeple: 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Biographical Quotations),边吃边看,津津有味。   现为加州州长的前动作片明星阿诺·施瓦辛格,大家都熟悉他的形象。但你能不能用一句贴切的话来描述他呢?阿诺自称:“谁也无法描述我。所以别白费心机。有人想解释我,但就连我自... (6回应)
发表于:《格拉斯的烟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
  美国《疯狂》杂志创刊五十周年,《纽约时报》有一篇纪念文章,称如果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三十年间成长于美国,《疯狂》很有可能曾是你反建制笑话的主要来源。在一九七三年,该杂志销量达到高峰——二百八十万份。如今,时移势易,尤其是人们有时候比《疯狂》还疯狂,该杂志的销量大减,但仍不算少——三十万份。  文章作者托马斯·文西奎拉十分识趣,知道要纪念《疯狂》,最好的... (2回应)
发表于:同上
  现在英国什么书最畅销?你恐怕猜不到:是一本关于标点符号的著作《吃、开枪然后离开:对误用标点符号采取绝不容忍态度》(Eats, Shoots and Leaves: The Zero Tolerance Approach to Punctuation)。   作者林恩·特鲁斯宣称自己是一位严格遵守标点符号的人,因此每当看到原应是使用撇号的Men's Toilets(男厕)被写成Mens Toilets,或Your 21st Today(今天是你二十一岁生日)被.. (3回应)
发表于:同上
  一位前辈在跟我谈起一本有关走路的英文书时说,外国人真会写书编书,他们深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做出千奇百怪的书,你能想像的他们都有,还有更多你想像不到的。像墓志铭这种书,不仅有,而且还有好几种呢;不仅有,而且千奇百怪。另外,外国重要报章都有讣告栏,详述死者生平,还把各行各业有趣人物的讣告文章汇集成书。我手头有一本《纽约时报》讣文集,非常有趣,简直是一部“异人... (5回应)
发表于:同上
  克里斯托弗·奥勒特在三月号的《词语评论》撰文,称历史上的伟人的临终遗言,除了少数例外,都像电话簿一样乏味和沉闷。无疑,我们期望作家、艺术家、哲学家和世界领导人留下隽语格言,但是,他们往往扔下一两句陈腔滥调就撒手而去。   话说回来,当临终者心中想着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例如地狱或难言的痛苦的时候,我们还想榨取他们的真知灼见,是否太不公平了?难怪马克思临终时,管... (1回应)
黄灿然
相信吧,一切都不是徒劳:你的诞生,你的生命,你的苦难。
──马勒
  • 译者: 黄灿然
  • 翻译语言:英语
  • 翻译类型:散文/诗歌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23167 )

  • 忍冬
  • Ssuming
  • tooma
  • 6126
  • 一叶
  • 戴玨
  • 竹窗
  • 目树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