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巴斯:晚年(诗23首)

诗歌 译作
黄灿然 发表于:
《一只狼在放哨:阿巴斯诗集》,雅众文化/中信出版社,2017
黄灿然 译 面向太阳的房间, 已有一段时间 没有阳光。 寂静统治 我的房间 直到我认识的 一个女人回来。 隔壁屋子 一分钟的寂静。 儿童玩耍的声音。 一张破凳子 在我后院 已有多年。 邻居的常春藤 在我家院子墙上 越长越繁茂。 总是一片喧闹 有时 是一份礼物 来自隔壁的屋子。 前院和后院 没有丝毫 动静。 我的屋子 在东北方。 我的工作 在西南方。 我在一天里 穿过 东西南北。 我屋子 有四间卧室。 其中一间卧室里, 靠边, 在一张双人床上 我独个儿 睡。 隔壁 在庆祝。 庆祝什么 我不知道。 在我屋子里 我是自己的客人。 一个不速之客 按响门铃。 按了按我的脉搏。 二十七。 把它乘以四。 一百零八。 今天一个, 明天一个, 半杯水送, 空腹。 这个餐前, 这个餐后。 食物,简单。 休息,绝对。 我把视线 从镜子里移开。 虚弱,这个想法 挥之不去。 甚至我的思想 也无法传到 我房间的四壁外。 我想象力的国度。 无止境。 荒芜。 唯一肯定的 是 我是我。 像我一样, 当年 你结了婚 如今我们都单身。 然而 我们擦身而过。 随着一个不速之客的抵达 我孤独的宫殿 坍塌了。 我拒绝 死亡。 在七十岁生日派对上 死亡展示它的耐性。 真诚的朋友们, 个个独一无二, 散居各地。 我起来 又躺下。 我起来 又躺下。 直到黎明。 我笑 而没有理由, 我爱 而没有分寸, 我活 而不在乎。 已有一段时间了。 (郑春娇 校) 选自《一只狼在放哨:阿巴斯诗集》,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著,黄灿然译,雅众文化/中信出版社,2017
© 版权声明:
本译作版权属于译者黄灿然,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7-07-28 23:43:52
冯世鹏
2017-07-28 23:43:52 冯世鹏 (梦见它们都在草地上吃草)

克制又坦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