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翻译&词典(4)

发表于 《读书》2011年第3期 杂文 创作
黄灿然   查词典,能“查到什么”和能“轻易查到什么”几乎同等重要,所以词典编纂者都在这两方面下功夫。在陆谷孙主编的《英汉大词典》面世前,翻译工作者必备的一部英汉词典是《英华大词典》,可这部词典尽管非常丰富,却有一个弊病,就是字小,密密麻麻,不同字体之间的差异不够明显,词性标示符号(例如名词n、及物动词vt和不及物动物vi等)更是需要你花极大耐性去寻寻觅觅,查..
发表于 《南方都市报》2005年11月14日 杂文 创作
  评论一本新版的英汉词典,与评论一本新书是非常不同的。一本新书的评论,可以读完就写,而一本词典是读不完的。通常,一种勉强的做法,是读词典中某些词条,再拿来与其他词典比较,以印证其优点或缺点。但是,这样做依然没有说服力。我们可以比较某本词典收有哪个习语或短词,而另一本词典没收;但我们难以确定那个习语是新的还是旧的,或那个习语是较常用或较生僻的。同样地,哪怕某... (1回应)
发表于 《新京报》2005年1月28日 杂文 创作
 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把英汉词典尤其是陆谷孙主编的《英汉大词典》称为我的衣食父母。不过,这样说给人一个感觉,好像《英汉大词典》只是英汉专业翻译工作者的专业工具书。其实,它还是一部百科词典,应该是文化人(尤其是其它语种的译者﹑业余译者﹑编辑)案头必备的工具书。我的理由非常具体,仅举最近阅读中碰到的几个例子。   在十一月号《书城》的诺贝尔文学奖小辑中,有万之整理... (9回应)
发表于 《读书》2001年第五期 杂文 创作
  一九八二年初春,我买了一本香港三联书店繁体字版的《新英汉词典》,因为我已在九龙官塘重生英文夜校报了名,准备学英文——此刻当我写下“重生”,联想到学英文给我带来的重生机会,我才突然明白了这两个字的意思。我不知道为什么要买这么一本按其规模来说是中型的,对我来说却是超大型的工具书,因为我读的是小学课本,并且是从ABC学起,一般只需要一本小学生英汉词典就够了。事.. (6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