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翻译的若干例子

杂文 创作
黄灿然 发表于:
《新京报》2005年1月28日
 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把英汉词典尤其是陆谷孙主编的《英汉大词典》称为我的衣食父母。不过,这样说给人一个感觉,好像《英汉大词典》只是英汉专业翻译工作者的专业工具书。其实,它还是一部百科词典,应该是文化人(尤其是其它语种的译者﹑业余译者﹑编辑)案头必备的工具书。我的理由非常具体,仅举最近阅读中碰到的几个例子。   在十一月号《书城》的诺贝尔文学奖小辑中,有万之整理的耶利内克生平与创作年表。其中有两条: 【1986年,获得科罗讷市(Cologne)享利希•伯尔奖。】 【同年(1998)获得著名乔治•布克纳文学奖(Georg Buchner)。】   不熟悉括号内的原文的读者,可能会生疑,更可能会一眼带过,根本不会去太注意「科布罗讷」这个陌生的城市和「布克纳」这个陌生的名字。事实上,它们是大名鼎鼎的科隆市和同样大名鼎鼎的毕希纳文学奖。如果万之手头有一部《英汉大词典》,并且如果他知道它的用途,则他就可以避免这两个失误。甚至同一文章中提到的奥享市(Aachen),《英汉》也有更好的翻译:亚琛(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西部城市)。   瓦莱里的《文艺杂谈》(段映虹译,百花文艺),是近年难得一见的诗学论集中译本。其中一篇《波德莱尔的地位》,有以下两个注释: 【加布里埃尔•达努恩齐奥(Gabriele D'Annunzio'1863-1938),意大利作家。创作甚丰,涉及诗歌﹑小说﹑戏剧诸体裁。他的一生动荡不安,曾鼓吹民族主义,但后来遭到法西斯排挤。】 【史蒂凡•乔治(Stefan George,1868-1933),德国诗人。早年受浪漫主义影响,后来在巴黎与象征派诗人交往,并确立了自己的诗歌观念,形式严谨和晦涩的象征主义为其主要特征。】   我把两个译注全部抄录下来,是想考一考不熟悉原文的读者,有如此详尽的译注,你知道他们是谁吗﹖「达努恩齐奥」是邓南遮,「乔治」是格奥尔格,对外国文学略有涉猎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两个名字。《英汉》都有,并且其简介更扼要而全面。告诉你吧,我并不是预先查好才写这段文字的,我知道《英汉》一定会收录这两人,当然为了谨慎起见我还是查了,当然如我所料。如果这位法汉译者案头也备一本《英汉》,上述失误就可以避免。   《加缪全集》(河北教育,顺便一提,这套全集名不符实,仅是选集而已)第四卷有一篇《1957年12月14日在报告会上的演讲》(王殿忠译)。这是加缪的诺贝尔演讲之一,第373页有一个译注:【伊默逊(1803-1882)美国哲学家。】第374页出现「兰博﹑尼茨什和斯特兰贝格」,并有以下译注: 【尼茨什(1844-1900),德国哲学家。】 【斯特兰贝格(1849-1912),瑞典作家。】   这里,「伊默逊」应为爱默生(Emerson)﹑「兰博」应为兰波(Rimbaud)﹑「尼茨什」应为尼采(Nietzsche)﹑「斯特兰贝格」应为斯特林堡(Strindberg)。这些人名,《英汉》也都有。若这位法汉译者手头有一部《英汉》并知道其用途,上述失误也可避免。如上所示,《英汉》并非仅止于英语或英语世界,而是覆盖欧洲和其它地方的历史﹑地理和文化。(当然,如此庞大的百科式大词典,难免偶有失误,例如把 fandamentalism译为「基要主义」,把fundamentalist译为「基要主义者」,实应是「原教旨主义」和「原教旨主义者」。)   翻开威廉•詹姆斯的《宗教经验之种种》(唐钺译,商务),你会碰到众多莫名其妙的术语和人名。例如:【协识脱离病(hysteria)﹑阙疑主义的(agnostic)﹑阿栖栖的圣佛兰息(Saint Francis of Assisi)﹑福绿特尔(Voltaire)﹑丹第(Dante)﹑阜闷脱州(Vermont)】,不谙原文的读者,相信都会摸不着头脑。如果你查一查《英汉》,就可列出一连串熟悉的名字:歇斯底里﹑不可知论的﹑圣方济各﹑伏尔泰﹑但丁﹑佛蒙特州。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此书初版于一九四七年,很多译名还未统一。但书中有一处「成住判断」(existential judgment)被(新版的)编者加了注:「今通译为存在判断」。这证明不是按原译本重印。以商务的严肃和此书的重要,窃以为应有一个全新译本。至少,编辑应对附有原文的术语和人名,作逐一校订。如果要省些麻烦,仅靠一部《英汉》也就可以更正大部分译名。 ────Essays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黄灿然,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23人
最后更新 2010-08-27 04:40:31
[已注销]
2010-08-26 10:55:37 [已注销]

坐沙发~~呐呐o(≧v≦)o~~

荒野侦探
2010-08-26 11:01:08 荒野侦探 (山水有重逢)

尼茨什和斯特兰贝格还真让人无语。。

什么粥
2010-08-26 11:11:38 什么粥

例如把 fandamentalism译为「基要主义」,把fundamentalist译为「基要主义者」,实应是「原教旨主义」和「原教旨主义者」。)


好多书都这样翻过,呵呵,似乎这样翻也被默认了,网上还能查到解释。

sqchen
2010-08-26 11:28:28 sqchen (英雄为什么冲马桶?)

例如把 fandamentalism译为「基要主义」,把fundamentalist译为「基要主义者」,实应是「原教旨主义」和「原教旨主义者」。)
-----------
不是的,华语地区基督徒把基督教中的fundamentalist称为基要主义者,而大众媒体一般把伊斯兰教的fundamentalist译为原教旨主义者,两者文化形象完全不同,译为原教旨主义者几乎肯定会冒犯基督徒(我认为穆斯林也一样),因此用不常用的基要主义一词在很多时候更好。

Adiyat
2010-08-26 11:31:55 Adiyat (Spiritual Chivalry Style)

靠《英汉大词典》来确定译名似乎意义不大。第一、它肯定只收录最常见的一些姓名,真正难倒译者的通常不是这些常见的名字。像上述那些名字,有点文学常识的都知道,根本无须查字典,只能说译者欠缺必要的知识储备。第二、现在有了网络,其实主要百度一下也很容易知道,比如你在百度输入Gabriele D'Annunzio,很快就会看到“邓南遮”这个译名。不过网上也有些不靠谱的译名,有时要略加甄别,但只要不是太生僻的,通常可以判断哪个是通用的。

另外查了一下,唐钺的书最早似乎是1947年出的,所以译名和现在通行的不一样不能怪他。《宗教经验之种种》已有其他出版社的新译本,商务出新译本的可能性不大。

[已注销]
2010-08-26 13:01:11 [已注销]

尼茨实……我磔磔地笑了………… = =

黄灿然
2010-08-27 04:40:31 黄灿然 (作者 & 译者)

1.fandamentalism.《英汉》第二版已修正。第一义释为原教旨主义,第二义为基要主要,并且都有较详尽解释。
2.我希望我原文是讲清楚的:《英汉》作为一本案头必备书,可防止【基本常识】错误。原文没有怪唐钺,而是说既然编辑注意到若干译法已弃用,则利用案头词典《英汉》就可把很多名字和概念更新为现行通用的。

黄灿然
2011-01-27 06:45:11 黄灿然 (作者 & 译者)

我的文章发表于2005年1月28日,新版《宗教经验种种》出版于 2005年3月1日:)


blush
2011-10-11 03:55:41 blush

2010-08-26 11:28:28 sqchen (F, star, star, CUNT!)

例如把 fandamentalism译为「基要主义」,把fundamentalist译为「基要主义者」,实应是「原教旨主义」和「原教旨主义者」。)
-----------
不是的,华语地区基督徒把基督教中的fundamentalist称为基要主义者,而大众媒体一般把伊斯兰教的fundamentalist译为原教旨主义者,两者文化形象完全不同,译为原教旨主义者几乎肯定会冒犯基督徒(我认为穆斯林也一样),因此用不常用的基要主义一词在很多时候更好。


民間媒體的用法不見得要跟從,在學術著作中,基督徒和穆斯林中的原教旨主義都是符合特定定義才會被歸類和使用同一術語描術。硬要將一個概念按民間的用法而分譯成兩個字詞我認為不太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