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二”与“牛六”

杂文 创作
黄灿然 发表于:
《读书》2011年第3期
黄灿然   查词典,能“查到什么”和能“轻易查到什么”几乎同等重要,所以词典编纂者都在这两方面下功夫。在陆谷孙主编的《英汉大词典》面世前,翻译工作者必备的一部英汉词典是《英华大词典》,可这部词典尽管非常丰富,却有一个弊病,就是字小,密密麻麻,不同字体之间的差异不够明显,词性标示符号(例如名词n、及物动词vt和不及物动物vi等)更是需要你花极大耐性去寻寻觅觅,查起来非常不方便,远不如同时期另一部同样不可或缺的《新英汉词典》。   划时代的《英汉大词典》(以下简称“陆一”)有很多革新,包括不同字体大小差异“历历在目”,复合词作为独立词条更是一大解放。总之,其版面清晰的重要性一点不亚于其百科式内容的丰富性。但是,两年前出版的《英汉大词典》第二版(不妨简称“陆二”)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判断错误,就是在某个词条下的内文中告诉读者某个习语或短语入另一词条时,竟以黑正体字(其大其黑与该词典每个主词条和词目字体完全一样)来标示那另一词条。一般词典(包括《英汉大词典》)都是以黑斜体字来标示习语和短语,以有别于一般例句,这样查起来才方便。“陆二”也沿用此法。在不必告诉读者某个习语或短语入另一词条时,“陆二”与“陆一”没有差别,例如comparison这个词条下的内文,其短语、习语皆以小黑斜体字标示,清晰醒目。   但是,当某词条下的习语或短语入另一词条时,麻烦便来了。查词典的人,尤其是像我这样的翻译工作者,已长期习惯于在词条下的内文中一见到醒目字体标示的词语时,就把它当成习语或短语,因而当我看到入另一词条的黑正体词时,眼球立即就被吸引过去,并把它们误为习语和短语。不仅如此,由于这个黑正体词实在太醒目,强烈对比之下,其他用小黑斜体字标示的习语和短语都立即黯然失色,变得跟其他普通例句没有太大差别了,而我急着(是的,急着)要找的往往是消失(是的,消失)在那些黯然失色的字丛中的习语或短语,而不是那些大而无当的黑正体字所指示的另一些词条。尤其是遇到连续好几个告诉读者某习语或短语入另一个词条的时候,差不多瘫痪了我的查看能力。例如 cross 词条下有一处连续两行里有三个入另一词条的短语:at cross purpose 见/ PURPOSE/ cross one’s fingers 见 FINGER / cross one’s heart 见 HEART。这里,“见”字前的短语都是用小黑斜体字标示,“见”字后那个词都是以黑正体字标示(我在这里以大写字母标示)。再隔四行,又有连续两行里三个入另一词条的短语!
李梦 摄
李梦 摄
  我相信有很多翻译工作者和英语学者像我一样,正饱受“陆二”这一大发明的折磨,希望出版者上海译文出版社尽快不是在第三版时而是在重印时改变这个做法,代之以比小黑斜体字更不显眼的字体,例如以白黑斜体字,或比小黑斜体字更小的超小黑体字。现时用这种黑正体字之大而不当,如同我们有事去见市长,市长不在,但告诉我们市长不在的人不是市长秘书或市长办公室文员或门卫,而竟是省长或将军,甚至是同时好几个并排着,使得我们脑袋“轰”的一声,一下子傻掉了,忘了自己要干什么或该干什么。   《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提供了一个好例子。其第六版(姑且称为“牛六”),真的很“牛”,用蓝色标示习语和短语,而以黑斜体字(以前用来标示习语和短语)来标示常用配搭词。最初我还不大习惯蓝色标示,但对以黑斜体字标示常用配搭词却是感佩有加。常用配搭词实在太重要了,而黑斜体标示不仅使我迅速查到配搭词(常常刚好就是我正在查的配搭词),而且使我们知道它是常用配搭词。慢慢地,经过一段适应期之后,我就非常习惯和热爱“牛六”的整个版式了。我认为,以如此显眼的字体标示常用配搭词,是英语(英汉)词典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但“牛六”也有一个大毛病,就是有三处每处把十余页硬邦邦的彩色插页夹在词典正中间。这样,当我要查彩色插页前或后的词条时,因为彩色插页太硬和太容易被手翻到(就像“陆二”黑正体字太吸引眼球)而把好几页的词典正文也“黏”在一块,这样便几乎每次都要非常麻烦地把彩页与那几页词典正文分开,然后把几页词典正文再分开,才好不容易找到要找的那一页。我几乎要写信向出版社抗议,但相信如此明显的不方便,应该已有更性急的人去抗议了。现在,新出炉的“牛七”已把这个坏做法改正了,把彩色插页全部移到词典正文后,刚好作为天然屏障,把词典正文与词典附录隔开,查起来加倍方便。   我这次来了冲动,写这篇短文,是因为我在饭桌上翻读《朗文当代高级英语辞典》(双解)时,见到一个习语eat sb alive/ eat sb for breakfast的例句翻译。该习语的中文释义是“对某人大发脾气”,例句及其中译是:“You can’t tell him that-- he’ll eat you alive!你不能告诉他那件事,他会气得活吞了你!”看到这句中译时,我突然想到,双解词典(包括《牛津高阶》)常常把原文某个词的详尽释义翻译成与那个词对等的简洁中文,但原文一些完全可以照搬过来、完全有中文对等词的句子,却又往往译得很嗦。例如eat sb alive/ eat sb for breakfast其释义“对某人大发脾气”是没问题的,但例句翻译大可不必添加“气得”两字,完全可翻译成:“他会生吞你!”如果是he’ll eat you for breakfast,则完全可以翻译成:“他会把你当早餐吃了!”于是我好奇,想知道“陆二”有没有收这个习语,尤其是如果有,会怎样翻译。   于是我翻查“陆二”的eat词条下的短语和习语,可一下子又被那些黑正体字搞烦了。又是见到两行里有三个告诉读者某短语或习短语入另一词条的黑正体字;再隔八行,又有三行里四个黑正体字;再隔五行,又有五行里七个黑正体字!它们像一个个全身黑衣服、戴黑眼镜的彪形大汉挡在我面前,每当我小心翼翼要低头往他们脚下寻找一点儿可吃的东西时,他们便把我一脚踢出几丈外。我一次次尝试,一次次被踢得眼里直冒金星。我没有在“陆二”找到这个短语。但我不敢确定究竟是“陆二”没有收,还是这些彪形黑汉阻止我查到它。因为我差不多被他们给生吞了。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黄灿然,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4-04-14 13:2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