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德•布鲁姆语录 (试发表)

其他 译作
文学传统选择真正的作家,甚于真正的作家选择文学传统。 一部出色的小说家传记,例如乔治•佩因特的《普鲁斯特传》,对阅读是颇为裨益的,条件是读者必须懂得避免出色的传记作者所避免的错误,也即过度以作家的生活来解读作品。更重要的是作家的作品,是普鲁斯特雄心勃勃的工程对作者本人的生活产生的影响。 除非你变成你自己,否则你又怎会有益于别人呢? 为什么读?因为你仅能够亲密地认识非常少的几个人,也许你从未认识他们。在读了《魔山》之后,你彻底地认识汉斯•卡斯托尔普,而他是非常值得认识的。 坏作品永远是一样的;伟大的作品却千差万别,而不同体裁的伟大作品内部又有各种真正的分野。 除了这一小撮「自然天主教徒」外,拥挤在奥康纳那些令人惊叹的故事中的人物,都是被罚入地狱的人──弗兰纳里•奥康纳乐呵呵地把她的大多数读者都包括在这个类别里。我觉得,读她的小说的最好办法,是一开始就承认我们自己是她那些被罚入地狱的人物之一,然后从那里开始痛痛快快地享受她那怪异而难忘的讲故事的艺术。 …… 为什么我们不会对奥康纳施加给我们的明显设计感到气恼呢?一部分答案,无疑是她的喜剧天才;一个能够如此深刻地娱乐我们的人,可以随她喜欢叫我们下地狱。 我们如何读一个短篇小说?埃德加•爱伦•坡大概会说:一口气读完。坡的故事,尽管长期在全世界广受欢迎,却是写得糟透的(如同他的诗),因此翻译成其他语言都变得更好,甚至翻译成英语也会更好。 由于意识形态,尤其是意识形态较浅薄的版本,对理解和欣赏反讽的能力是特别具杀伤力的,因此我建议,也许可把【寻回反讽】作为我们恢复阅读的第五个原则。想想哈姆雷特的无穷尽的反讽吧,当他说某一件事时,几乎总是毫无例外地意味着另一件事,实际上还常常与他所说的相反。但是说到这个原则,我已濒临绝望,因为你无法教某人反讽,就像你无法指导他们去孤独。 价值,在文学中如同在生活中,是与怪癖丶与过量有很大关系的,因为意义正是从怪癖和过量开始的。 普鲁斯特的智慧,不是乔治•艾略特或简•奥斯汀的智慧,然而这些伟大长篇小说家都似乎有一种共同的睿智。不妨把它称作长篇小说家的实用主义,在这种实用主义中,真正的差别仅仅是那些给散文虚构作品大师们带来某种差别的差别。关于死亡,鲁普斯特曾说,死亡治愈我们对不朽的渴望,这样的反讽对艾略特和奥斯汀来说可能太过火,但是这样的反讽恰恰是她们自己与幻觉作战的合理延伸。 「王尔德法则」: 我的人生经验是,每当你撒谎,你便在各方面得到巩固。当你讲真话,你便被遗弃在一个孤独而痛苦的位置,且没有人相信你半句话。 哈罗德•布鲁姆《如何读,为什么读》 【我想起希腊诗人塞菲里斯七十年代初接受《巴黎评论》采访时说的一句话(大意):卡瓦菲斯自己否定掉的那些早期诗,是如此幼稚,根本不可以翻译成任何外语,因为任何译文都会更好。至于布鲁姆评坡,我们可以不理,因为我们永远可以读中译本。】 ────Quotations
© 版权声明:
本译作版权属于译者黄灿然,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36人
最后更新 2010-09-21 17:01:00
Jasmim
2010-09-21 11:03:53 Jasmim (灵感是每日工作的姊妹。)

坡的故事是写的糟透的么?…………这个偶持保留意见。

SWX
2010-09-21 12:47:43 SWX (beware of pity.)

布鲁姆说了嘛,他要翻译过来才好,哪怕翻译成英文,哈哈哈。

殊不方
2010-09-21 17:01:00 殊不方 (铜吼铁嚷锡嘻嘻)

他的诗真的糟糕的

boliang
2011-01-07 23:40:26 boliang

我倒是觉得那句话挺适合北岛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