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作者:
郁达夫
作品:
沉沦 (小说 创作) 第2章 共8章
发表于:
《沉沦》上海泰东书局1921年10月
  他的忧郁症愈闹愈甚了。   他觉得学校里的教科书,味同嚼蜡,毫无半点生趣。天气清朗的时候,他每捧了一本爱读的文学书,跑到人迹罕至的山腰水畔,去贪那孤寂的 深味去。在万籁俱寂的瞬间,在天水相映的地方,他看看草木虫鱼,看看白云碧落,便觉得自家是一个孤高傲世的贤人,一个超然独立的隐者。有 时在山中遇着一个农夫,他便把自己当作了Zaratustra,把Zaratustra所 说的话,也在心里对那农夫讲了。他的Megalomania也同他的Hypochondria成了正比例,一天一天的增加起来。他竟有接连四五天不上学校去听讲的时候。   有时候到学校里去,他每觉得众人都在那里凝视他的样子。他避来避去想避他的同学,然而无论到了什么地方,他的同学的眼光,总好像怀了恶意,射在他的背脊上面。   上课的时候,他虽然坐在全班学生的中间,然而总觉得孤独得很;在稠人广众之中,感得的这种孤独,倒比一个人在冷清的地方,感得的那种 孤独,还更难受。看看他的同学看,一个个都是兴高采烈的在那里听先生的讲义,只有他一个人身体虽然坐在讲堂里头,心思却同飞云逝电一般,在那里作无边无际的空想。   好容易下课的钟声响了!先生退去之后,他的同学说笑的说笑,谈天的谈天,个个都同春来的燕雀似的,在那里作乐;只有他一个人锁了愁眉, 舌根好像被千钧的巨石锤住的样子,兀的不作一声。他也很希望他的同学来对他讲些闲话,然而他的同学却都自家管自家的去寻欢乐去,一见了 他那一副愁容,没有一个不抱头奔散的,因此他愈加怨他的同学了。   “他们都是日本人,他们都是我的仇敌,我总有一天来复仇,我总要复他们的仇。   一到了悲愤的时候,他总这样的想的,然而到了安静之后,他又不得不嘲骂自家说:   “他们都是日本人,他们对你当然是没有同情的,因为你想得他们的 同情,所以你怨他们,这岂不是你自家的错误么?”   他的同学中的好事者,有时候也有人来向他说笑的,他心里虽然非常 感激,想同那一个人谈几句知心的话,然而口中总说不出什么话来;所以有几个解他的意的人,也不得不同他疏远了。   他的同学日本人在那里欢笑的时候,他总疑他们是在那里笑他,他就一霎时的红起脸来。他们在那里谈天的时候,若有偶然看他一眼的人,他 又忽然红起脸来,以为他们是在那里讲他。他同他同学中间的距离,一天一天的远背起来,他的同学都以为他是爱孤独的人,所以谁也不敢来近他的身。   有一天放课之后,他挟了书包,回到他的旅馆里来,有三个日本学生系同他同路的。将要到他寄寓的旅馆的时候,前面忽然来了两个穿红裙的 女学生。在这一区市外的地方,从没有女学生看见的,所以他一见了这两个女子,呼吸就紧缩起来。他们四个人同那两个女子擦过的时候,他的三个日本人的同学都问她们说,“你们上那儿去?”   那两个女学生就作起娇声来回答说:   “不知道!”   “不知道!”   那三个日本学生都高笑起来,好像是很得意的样子;只有他一个人似 乎是他自家同她们讲了话似的,害了羞,匆匆跑回旅馆里来。进了他自家的房,把书包用力的向席上一丢,他就在席上躺下了。他的胸前还在那里 乱跳,用了一只手枕着头,一只手按着胸口,他便自嘲自骂的说:     “你这卑怯者!   “你既然怕羞,何以又要后悔?   “既要后悔,何以当时你又没有那样的胆量?不同她们去讲一句话。     “Oh, coward, coward!”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刚才那两个女学生的眼波来了。那两双活泼泼的眼睛!  那两双眼睛里,确有惊喜的意思含在里头。然而再仔细想了一想,他又忽然叫起来说:   呆人呆人!她们虽有意思,与你有什么相干?她们所送的秋波,不是单送给那三个日本人的么?唉!唉!她们已经知道了,已经知道我是支那 人了,否则她们何以不来看我一眼呢!复仇复仇,我总要复他们的仇。”   说到这里,他那火热的颊上忽然滚了几颗冰冷的眼泪下来。他是伤心 到极点了。这一天晚上,他记的日记说:   “我何苦要到日本来,我何苦要求学问。既然到了日本,那自然不得 不被他们日本人轻侮的。中国呀中国!你怎么不富强起来,我不能再隐忍过去了。  “故乡岂不有明媚的山河,故乡岂不有如花的美女?我何苦要到这东海的岛国里来!   “到日本来倒也罢了,我何苦又要进这该死的高等学校。他们留了五个月学回去的人,岂不在那里享荣华安乐么?这五六年的岁月,教我怎么 能挨得过去。受尽了千辛万苦,积了十数年的学识,我回国去,难道定能比他们来胡闹的留学生更强么?   “人生百岁,年少的时候,只有七八年的光景,这最纯最美的七八年, 我就不得不在这无情的岛国里虚度过去,可怜我今年已经是二十一了。   “槁木的二十一岁!   “死灰的二十一岁!   “我真还不如变了矿物质的好,我大约没有开花的日子了。   “知识我也不要,名誉我也不要,我只要一个安慰我体谅我的‘心’。 一副白热的心肠!从这一副心肠里生出来的同情!从同情而来的爱情!   “我所要求的就是爱情!   “若有一个美人,能理解我的苦楚,她要我死,我也肯的。   “若有一个妇人,无论她是美是丑,能真心真意的爱我,我也愿意为她死的。  “我所要求的就是异性的爱情!   “苍天呀苍天,我并不要知识,我并不要名誉,我也不要那些无用的金钱,你若能赐我一个伊甸园内的‘伊扶’,使她的肉体与心灵,全归我有,我就心满意足了。”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郁达夫,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2人
« 上一章  |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