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长篇作品 - 原创美食侠情小说《食鼎记》

原创美食侠情小说《食鼎记》 (试发表)

作者:
王新禧
分类:
小说   创作
作品描述:
取历史为骨,以美食为魂。大历史美食侠情小说《食鼎记》,创“大美食+大历史”之结构,“食”为民生之本,“鼎”象征天下。将家国情怀和人文哲思,寄托在乱世的美食传奇中,体现“食之真意,为国为民”的思想。
2010-08-25 10:23:41
斜阳西垂,红霞漫天。如血的夕照,辉映着同样血色苍茫的扬州城。 洗碗小厮白食易从一大盆不见油星的碗碟和脏水中,抬起头来,深呼了一口气。已经是第十天了。 他用右手按了按因饥饿而抽搐痉挛的胃部,勉力提起洗碗盆,向厨房走去。虽然从洗碗的水池到厨房不过数十步的距离,但他脚底虚浮、眼冒金星,途中连闪了几次踉跄。他知道,如果再不吃点东西,自己绝对撑不下去了。 ... (1回应)
2010-08-25 10:23:49
白食易急忙俯身近前,握住白案师傅冰凉的双手,见他面如白纸,显然失血过多,已经奄奄一息,勉强睁着黯淡无光的眼睛,忧戚地望着白食易。那眼神中有大悲哀、有大恐惧、也有大遗憾。 白食易鼻子一酸,潸然泪下,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破衣褴褛的小乞儿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一位亲切的老人家手持擀面杖,和蔼地抚摸着乞儿小脑瓜的画面。那是八年前的往事了。 那一年是崇祯十年,... (2回应)
2010-08-25 11:49:45
那中年文士正是“扬州第一美食家”通吃侯。他是封藩洛阳的福王朱常洵庶次子,因母亲身份微贱,受长房姚氏排挤,遂被朱常洵安置到了扬州。通吃侯自然姓朱,却有个颇怪的绰号,叫作“一口”。原来他自小在“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环境中长大,养刁了嘴,极其挑食,无论多么美味的佳肴,如果他尝了一口不满意,就绝不会再吃第二口,做这道菜的厨师就要立马卷铺盖走人。因此全扬州城的厨行,... (1回应)
2010-08-26 12:16:11
胖贵妇颤着一身肥嘟嘟的白肉,颐指气使站立场中,神情傲慢,目空一切。通吃侯抖抖索索,不知所措。隔了片刻,才低声下气道:“宝儿,你是千金之躯,这等厨行间较艺的场合,动刀甩腕、烟熏火燎,不适合你来。” 你道通吃侯见了胖贵妇为何如老鼠见猫,胆战心惊?原来这胖贵妇名叫朱宝儿,是通吃侯的正室夫人,亦是靖江王朱亨嘉的长女。有明一代,王爵分为“一字王”与“二字王”两等。一字... (1回应)
2019-03-13 23:47:46
白食易眼见周大口躺在血泊中,心中大急,慌忙抢步上前。此时周大口已处弥留状态,见白食易到来,登时红光满面,勉力抬起右臂,示意白食易附耳过来。众人知他是回光返照,纷纷让开,腾出路让白食易靠近。 白食易将耳朵紧贴周大口嘴唇,只听他断断续续地说道:“师父,师父有难……你快去……去找邋遢婆婆,救……救玉帝。告诉史阁部,那,那个大秘密,藏在……藏在天下第一楼。” 白食易...
2019-03-13 23:49:01
火将军领着白食易、曹寂等人,来到督师行辕。进到军帐中,白食易环视四周,只见陈设简陋,仅摆放着一张长桌,桌上放着印绶、指挥用的图纸、令牌等,几名参将围在一个面貌清癯的文官身周。文官内穿盘领衣,外罩护体甲胄,举止威严,在地图上指点训示,想来就是建极殿大学士、兵部尚书史可法了。 火将军上前缴令,史可法听完禀告,面色大变,失声道:“啊,周师傅竟然亡故了?这下大事不妙...
2019-11-28 23:26:11
扬州城建城于长江北岸,河网密布,烟柳遍植,滔滔运河浩浩江水绕着城周的银杏黄杨,悠悠流淌,为本就美如画卷的淮左城郭又平添几缕诗意。城南外的这片树林虽不宽广,却也是绿树成荫、芳草凝碧。此时围城清军已悉数入城,林中唯闻鸟儿叽喳,叶舞簌簌。 清风吹拂,刚从憋闷地道中出来的白食易狠吸了几口新鲜空气,顿觉身心舒畅。他正要让史琉璃放下喜儿,却见史琉璃双脚一软,晕倒...
2019-11-30 16:33:28
白食易慌忙扶住史琉璃,两手只觉她的身子不住颤抖,忙关切道:“先前曾听史姑娘说,这几日仅靠花朵充饥,想必是饿坏了。喜儿,快将彩虹蛋饼分一些给姐姐。”扭头一看,喜儿两手空空,急问:“全吃光啦?”喜儿脸一红,抱歉道:“实在太好吃了,哪里还有剩下?大姐姐,还剩一些野果和几枚鸟蛋,你先将就吃点吧。” 史琉璃摇摇头,道:“不是饿的缘故,我这是娘胎里就有的毛病,一劳累浑身...
2019-12-03 17:12:36
风,漫卷春菲,吹动杨柳新绿、拂落杏花嫣红。随着飞扬的杏花花瓣,一把白色晶体从一株大杏树后疾飞而出,迅如星驰,颗颗粒粒直撞向黑色毒米。黑白激荡,俱为粉末,当空弥漫开来,变成一层稀薄的灰雾,缭绕在众人身周。 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娇叱道:“谁说他无福享用天河鲢鱼?难道你是金口玉言么?”生米惊道:“解忧盐!你是言老儿的什么人?”矮冬瓜激动地大喊:“小师妹!太好了,快来救...
2019-12-04 00:23:47
白食易将史琉璃身子不适的事,与言胜雪说了。言胜雪当即拿出一锭银元宝,让矮冬瓜到附近集镇上雇了一辆马车,又买了四匹马、一个冰鉴。望天树和矮冬瓜把猪头、鲢鱼放入冰鉴,这样即使长途行路,也能保证食材不变质。史琉璃与喜儿乘车,把冰鉴也放在车上,其余四人骑马,沿长江西行,经徐集镇、青山镇、大河口镇,在江心洲渡江南下。清军攻破扬州后,道路间人心惶惶,各关卡戒备森严,幸而...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