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 具足的短篇作品 ( 全部 )

今夕何夕 (试发表)
2010-12-24 12:53:49
今夕何夕 2001.6 今夕何夕兮,搴中洲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知得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个人的智慧都有其上限,有些人是另一些永远企望不及的坐标。 周灵王十二年(BC560) 我从晋国返回舒鸠和会姜寄住在公子鸠阳处。按理说,舒鸠只是外家,母亲归省小住数日未尝不可,但一呆就呆...
发表于:
  柯柯也到了黑色七月,妈妈退养,爸爸在供销大厦守夜,两百块钱一个月。睡了两晚地板哮喘又犯,气管像塞了只老鼠上不了气,小风就代他半月。天一亮踩着自行车回来,柯柯立在第二步台阶上等他,眼睛平视前方三尺半。“柯柯,吃好了?”“哎。”接了车柯柯就去学校,小风看着他躬得像只虾公,踏着车一串烟就上坡了。   供销大厦也倒闭了,爸爸呆在家里重新一个人下棋,外面工也不去... (7回应)
发表于:
  爸爸每年都带柯柯去省会考棋校,一次也没成,都说心理素质太差。学校里回棋比赛柯柯得了二等奖,英语女老师很喜欢他,周末找他下棋,小风也跟着去,还有隔壁班活泼的陈菜,在市里也下得小有名气,“陆长柯,你真斯文”,她们都说。师生三人在体育器材室里切磋,小风就找哥们打篮球。天黑小风载着柯柯回家,下西安门桥大坡,“冲啊——”桥那头开了家武术学校,还兼卖武术器材。小风带...
发表于:
  仙界一日内,人间千岁穷。   双棋未编局,万般皆为空。   樵客问归路,斧柯烂从风。   唯余石桥在,独自凌丹虹。   ——孟郊(唐)   这是小风生平背的第一首也是最后的唐诗,小学一年级爸妈就对他彻底绝望——他把小聋板的左眼用铅笔捅坏了,新买的自动铅笔,按起来“可耻、可耻”的声音。   “真是好福气,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他们出生时天井里的邻居都这么... (1回应)
发表于:单行本《隐姿梦咄I》2009年2月
 致嵇绍与阮瞻:   你们时运不佳!别笑,我说的就是你们俩。   我刚读了有关你俩的《隐姿梦咄》第一卷,遣词有点儿肉麻,COS又远比你俩更时髦明澈,当然这些美化都让我身心愉快,天知道他们花费了多少心血!   唿,你们别太得意!快坐好继续听我讲:围绕你们最美好的青春所旋转的一切,美食的流水筵、港口的温柔喧嚣、三国归一,春风如醉的三月!只要一个青睐的眼神,... (3回应)
2人
柳 具足
  • 作者: 柳 具足
  • 写作类型:小说/非文学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702 )

  • 今天也没写作业
  • MMMicecream
  • kinwah
  • 胡桃
  • 红茶
  • peony7yao
  • Faust
  • roboticswarm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