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书结构

作者:
宁宵宵
作品:
那些让孩子感到幸福的事儿 (其他 译作) 第2章 共4章
发表于:
图书《给父母和老师的建议之书》中国青年出版社2010年
我们每个人都渴望幸福,并在不同的路上寻找。有些人在成功的事业中得到幸福,有些人在蹦极的一霎那捕捉到幸福,有些人在宝宝临盆时体验到幸福,有些人认为幸福自然而然,不用费心去争取。往往是最后一类人能够体会到更为持久的幸福感。 但是,幸福是什么?自古以来,无数哲学家想破脑袋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近代心理学从人性的阴暗面入手,更深地探讨幸福的反面是什么——恐惧、抑郁、失望。过去的一百年内,心理学因为这些对负面情绪的探索而不断推进,人们对心理疾病的关心程度明显多于幸福和快乐。这种情况直到最后几年才得到改变:“幸福哲学”井喷,也可以说为“积极心理学”。本书的第一章力图站在孩子的立场上解释这个问题。幸福并非偶然,很多情况下它是积极正面的想法所带来的必然结果。另外,感觉是可以传染的。幸福的父母更有可能拥有快乐的孩子。 在第一章里,您将读到下面的观点: •“幸福感”与“满足感”是不是一回事; •“幸福”的反义词不是“不幸”或“悲伤”,更多时候应该是“沮丧”; •心理学家是怎样测量幸福的; •为什么人与人肢体接触带来的快感要比摸一张500欧元的纸币大得多; •幸福给我们带来什么,当然都是些正面影响; •如果我们每天睡觉之前都能细数当天经历的善与美,能够提高我们的幸福感。 第二章的内容以发展心理学为基础,但是并非简单讲述道理,而是结合儿童具体的事例加以解释。将孩子像粘土一样随意揉捏,或是以一种生动、富有行动力的方式影响他的成长,这两种教育方式所产生的效果非常明显。本书希望能以第二种方式来建设孩子的幸福童年。所以在这一章即将解答下面的问题:婴儿是否能感受到幸福?从什么时候开始,孩子能够感知到别人是否幸福?从何时开始,他们会使用“幸福”这个词表达自己的感受?首先要强调的一点是:成年人通常低估了孩子创造幸福的能力,与大人一样,他们的幸福来自于所做的事。 第三章完全让孩子说话。本章是以幸福心理学理论为基础的大调查,我一共走访了1319位生活在萨尔兹堡的少年儿童。他们有些来自普通的家庭、有些被祖父母或是单身母亲抚养长大,各有各的幸福;幸福还出现在溜冰场、足球场、马术俱乐部等运动场所,也出现在与一群朋友或单个死党相处的时光里;当没有教育者监管时,他们是幸福的,但是孩子们偶尔也会喜欢校园里的氛围。童年的幸福就是无数张笑脸,这些往往被成年人所忽视: “我今年11岁了,在我记忆中最幸福的一天是我第一次上骑马课的那一天,当时我大约6岁吧。骑马令我非常快乐,我永远也不想停止这项运动。” “当我知道,我最好的朋友高中时要去另一个班级时,真是担心极了!我很害怕自己找不到新朋友了,不过事实上正好相反,所有的人都对我非常友好。我感觉非常幸福。” 在另一项对300位教育工作者的问卷调查中,大多数回忆他们在12、13岁时第一次强烈感受到幸福。另外,2007年德国电视二台(ZDF)受联邦政府的委托进行一轮关于儿童幸福感的调查7。过去的报道往往局限于具体案例的描述,缺乏准确的数字,ZDF这些最新的数据有助于我们了解孩子的世界。萨尔兹堡地区54%的被调查儿童觉得自己“很幸福”,39%选择“幸福”,只有6%的孩子选择“不太幸福”,1%“甚至有些悲伤”。还是听听孩子们自己的话吧: “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当我还是小孩时,一个狂欢节小丑想要吓哭我,我家的小狗狂吠着把我救了下来;当我眼部手术结束,再次见到光明时;我幸福是因为我拥有心爱的家人。” “三岁的时候妈妈送我一个布娃娃,我叫她苏西,每天我都抱着她睡觉、带她出去玩。她让我觉得很幸福。” “我八岁生日那天邀请了很多小朋友来我家参加聚会。两点整,第一个客人出现在门口,很快大家全都聚齐了。我们把一张旧床垫拉到院子里,在上面打滚、翻跟头。那天真是高兴极了,从那以后,就算是刮风下雨,我每天都要在上面玩一会儿。” 第4章的主题是教育与幸福的关系。即使在幼儿阶段,许多积极因素会对他们的幸福感产生决定性的影响。但是教育真的可以使人幸福吗?有专家认为,孩子的幸福感大小与母亲受孕时的状态部分相关,但是就凭我的经验便可以反驳这种说法:我认识一个拥有双胞胎的家庭,两个孩子的性格完全相反,一个总是脸颊带着笑、眼睛闪闪发亮,另一个习惯保持安静、不停地思考着。幸福并非100%写在我们的基因里,其中35%是可以培养和改变的。当我对一个孩子微笑并称赞他时,与板着脸、瞪着他的效果肯定不同;同样,孩子们在沙滩上慢跑时的感受肯定不同于每天被父母关在家里。 但是,人们要避免陷入完全以幸福为目标的教育误区。“把幸福当作猎物的人,早已成为幸福的猎物。”意义治疗学创始人维克多•E•弗兰克8曾说过。我认为幸福是行为的副产品,即使对于孩子来说,它都应该符合孩子的发展需要。教育要为男孩和女孩们提供一种全方位发展的环境,而不是一味追求成绩,而忽略情感因素。如果一个孩子能学会正确面对悲伤,谁能说这种教育是失败的呢?正如歌德所说:“没有什么事情比连续多日沉溺在幸福里更难受。”大人况且如此,情绪波动极大的孩子们也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很快乐。就像光明与黑暗的关系一样,幸福也依存于它的对立面。 鼓励的教育方式无疑会带来良好的效果,一句简单的“你能做到”便可以影响孩子的一生。一位11岁的孩子与我们分享她的经历: “我比现在还小的时候,想要学骑自行车。爸爸帮我坐上车座,我便歪歪扭扭地向前骑,他在后面扶着我。当我们来到一个大下坡时,爸爸突然松开了手,我非常紧张,眼看就要摔倒了。他在身后大喊:宝贝,你能做到的!果然,我自己骑得很好。那一刻我很幸福。” 幸福教育是一种全方位教育,它所关注的不仅是在多种多样的活动中开发孩子的能力,还包括赞扬、微笑、集体对孩子的影响,甚至包括对饮食的要求。就像是美国著名动画片《辛普森一家》里的情节,专家推荐孩子应该多吃香蕉,因为香蕉中含有对大脑形成5-羟色胺有促进作用的物质。 本书的副标题中有“给家长的建议”字样,或许正在阅读本书的您与我一样,属于不太喜欢听别人说教的人。作者本人就特别抗拒专家们竖起食指,滔滔不绝地说:“您必须注意……”“我们建议您……”这些善意的忠告常常适得其反,因为人们总愿意听从自己心底的声音,而且也应该这样(这里的“应该”并非建议,而是基于心理学的经验之谈)。第4章就包含了许多结合幸福心理学、实用性非常强的建议,通常作者会通过故事来说明它们绝非空谈。前面的几章也零星出现过许多建议之言,它们一般会明显地出现在方框里。 不过是与其他时代或是地区的儿童相比,如今生活在欧洲的孩子们具备更好的环境和生活条件,从物质层面上讲已经非常幸福。他们不会像乌干达的儿童那样挨饿、不会受到战火的威胁。20世纪初时,每1000个新生儿中就有250人在5岁之前夭折,当时每片墓地里都有许多代表装饰着天使形象的小型十字架。现在在德国、奥地利、瑞士等国新生儿死亡率已经降到0.7%,这个数字在梵蒂冈等小国更低。小小年纪就要过一种汗流浃背、满手茧子的生活,更是超出我们的想象。一张拍摄于1936年巴伐利亚森林的照片告诉我们:两个大概10岁的男孩正如牲口一般费力地犁地,他们的父亲站在一旁指挥着。他们幸福吗?或许吧。比他们更早的孩子们每周上学之外,还要按规定去工厂做40个小时的学徒。今天的孩子需要提前学习各类“精英知识”,只因为每周排满了各式各样的课程和兴趣班,便抱怨自己没时间玩、不堪压力、感觉不幸福,在那些童工的眼里,恐怕只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呢?当我们谈起孩子的幸福时,不应该忘记另一群经受苦难的孩子们。
© 版权声明:
本译作版权属于译者宁宵宵,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上一章  |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