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小摘1、2、3、4

作者:
宁宵宵
作品:
主人与狗 (散文 译作) 第1章 共1章
发表于:
《诺贝尔散文丛书-德语时刻》江苏文艺出版社2010年3月
《主人与狗》(节选) [德]托马斯·曼 译/宁宵宵 早晨外出走走很有好处,能使人变得更年轻,此时心灵经过夜晚的沐浴和长长的睡眠也已经被整个净化过。在你满怀信心迎接全新一天之前,可能还会有些犹豫,而这时一段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散步时光可以让你在睡梦和清醒之间有个缓冲地带,这便是漫步的收获。 带着一种稳定、简单、专注、闲逸的心情,展开对于生活的幻想,而这幻想无需与任何人分享,这种感觉让你感到幸福。因为无论现实中的状况是轻松还是混乱,是平静还是狂热,人们通常认为这是生活中的真实,只属于他一个人特有的、将会持久下去的状态。他会将想象中的每一种令他感觉幸福的情况拔高,归结于自己一直坚守着良好的习惯,哪怕他实际上只能勉强过活,这种遵守自定规则的做法也能让他感觉到幸福。所以,此刻呼吸着的新鲜空气也应该让你相信拥有自由和美德。虽然你必须也可能早已知道,尘世已经布好了一张大网,准备把你一网打尽。 很可能你凌晨2点钟陷入激动、恍惚和狂热之中,第二天睡到9点还起不来,事情就是这样,规矩总是被自己打破的。今天你可能是个清醒、自制的早起者,是眼前这只大猎犬的主人,而更多的日子呢?宝善刚刚再次跨过栏杆,它很高兴你今天愿意与它一起消磨清晨,而不是躲在房间里。 。。。。。。。。。。。。。波尔卡圆点分割线。。。。。。。。。。。。。。。。。。 我喜欢水,从浩瀚的海洋到静止的芦苇塘,自然也包括眼前的这条小溪。比如在夏天的深山里,如果附近有一条小溪、发出水花飞溅、潺潺不绝的流水声的话,我一定会追溯着声音找到它,亲眼见到这位隐居在深山里、却又非常健谈的“大山的儿子”,与它结识。那些湍急的山溪往往分外美丽,穿过高耸的冷杉、越过陡峭的岩石,发出轻快响亮的流水声。如果遇到一道山崖,溪水便化身为瀑布,扯起一道白色的水帘,之后汇聚成一潭碧绿、沁凉的湖水。 不过,我也很欣赏平地上浅浅的小溪,虽然浅到无法覆盖河床上的鹅卵石,我同样喜欢那光溜溜、闪着银光的椭圆形卵石;或是再深一点儿,像是一条小河,在两岸的柳树的护卫下向前奔去,河流的规律往往是中间的流速并两旁更快,看起来就像是飘垂下来的丝巾。如果人们可以自由进行选择,有谁不想在郊游中追逐着流水的方向前进呢?水对于人来说有一种自然而然的吸引力,人与水之间有着一种天然的感应能力。人源自于水,我们身体中的绝大部分由水组成,在我们出生之前的某个特定的发育阶段,人类还拥有类似鳃的器官。我乐于承认,水的各种表达形态对我来说都是接触大自然最直接和恳切的享受。 只有在水边才能真正沉思和忘我,将自己有限的存在融入大自然的无限之中,我在直观地观赏风景的同时,也得到了精神上的满足。大海的风平浪静或是波涛汹涌能让我进入一种深沉的梦幻状态,心不在焉地忘记了时间和空间,对外界的一切毫无概念。我觉得,在水边沉思的一个小时就像是平时生活中的一分钟那样短暂,不易觉察。我俯身在小溪的木板栅栏上、茫然地望着桥下的流水,愿意站多久就可以站多久,溪水不停歇地奔涌向前,而我的心中有着另一种流动,那是时间的匆匆流逝,它不会在人们的恐惧或焦急挽留下改变自己的方向。对于水的好感使我很乐于生活在附近,这里又有河流又有小溪。 。。。。。。。。。。。。。波尔卡圆点再次分割。。。。。。。。。。。。。。。。。。 当然,宝善也有顺利捕获小老鼠的时候,那场面往往使我感到震惊,因为它一旦抓住它们就会毫不留情地整只吞掉,连骨头都要咀嚼掉。也许那个可怜的小家伙还没学会基本的生存本能,找了一个过于舒适、柔软的地方做窝,却也不可避免地容易被掘开、让自己处境危险。或许因为这小东西被吓昏了头,知道宝善正在身后追它,见到那张一步步逼近的可怕嘴脸便瘫成一团,没力气迅速继续挖洞。是啊,宝善的铁爪可以把它掘出、捏碎、抛到半空中、暴露在强烈的日光里,倒霉的小老鼠怎么能不恐惧呢? 这种巨大的恐惧很可能已经使它半昏过去了,这也有好处,起码它不必睁着眼睛经历下面的一切。 宝善咬住小老鼠的尾巴,反反复复将它甩到地上,从小老鼠的身体里发出微弱的吱吱声,这是上帝摒弃它前发出的最后呻吟。紧接着,宝善一口咬住它,那在阳光下闪着白光的尖牙穿透小老鼠的皮肉。宝善分开双腿站立,重心都在前爪上,咀嚼时头部向前一探一探地,似乎不停地将食物吐了又吞,试图将它摆正位置。它嚼碎骨头的声音令人发慌,一小块老鼠毛还挂在它嘴边,最后终于也下了肚,终于吃完了。宝善欣喜万分地围着我转圈、似乎在表演胜利之舞。 我自始至终拄着手杖,在一旁麻木地旁观。“你还真是了不起的大人物!”我怀着恐惧称赞它,并象征性地点了点头,“你可真是个出色的、冷血的杀手啊!”不知它是否理解,听了这些话之后宝善更加狂躁、只差不能仰天大笑了。我继续向前走,带着刚才一幕所给我的震惊和恐惧,可是我心里却又因为生命那种粗野的幽默而愉悦。宝善捕食这件事符合自然界优胜劣汰的法则,一只还没学会求生本能的小老鼠被猎犬撕成碎片,如果这种情况下我用手杖制止了宝善,这便是人为地违反了自然法则,所以我还不如持观望态度,静等这一切的发生。 。。。。。。。。。。。。。波尔卡圆点跳起来吧!。。。。。。。。。。。。。。。。。。 “滚开!”我对它说,“快滚!去找你那端着猎枪的主人,给他做伴去吧!他可能正缺一只狗,打猎的时候很需要你呢!他算不上绅士,只不过是个穿着灯芯绒裤子的普通男人,不过他看起来更合你的心意,才是你真正的主人。是吧?所以,你不如去投靠他吧,我衷心地建议你。他已经让你崇拜得五体投地了吧!” 我甚至诅咒他们:“不知道他有没有狩猎许可证呢,没准哪天你们偷猎的时候会被抓个现行,那可就倒霉了。不过那是你们自己的事儿,认真考虑一下我给你的建议吧,我的话都很诚恳。你不是猎犬吗?你什么时候给我带回过一只兔子,我给你指令要抓兔子的不是吗?你不能快速转变方向,像个傻瓜一样反应迟钝,一鼻子顶在石头上,这都不是我的过错。降低一点儿要求,你抓住过雉鸡吗?家里没有肉吃的时候,它也算是不错的野味啊,很受孩子们的欢迎。你看,每当说你的时候就打哈欠!滚吧,我说,去找你穿着绑腿靴的主人吧,他肯定乐意给你搔搔喉咙、陪你找乐子。我看啊,他根本就不会笑,顶多也是没头脑的蠢笑。要是你哪天莫名其妙地流血了,估计你的主人会认为你是贫血,把你送去兽医那里精确检查,你赶紧去找他吧!不过,你可别小瞧这种主人对于宠物各方面的重视,对于一些细微的差别他们可是很在意的,你没法逃避先天的资质和缺陷,我还用说得更明白一点吗,也就是说你是否纯正以及家族和祖先都需要验证。挑明了说吧,并不是每个主人都能出于人性的温柔而忽略你的出身问题。如果他在你第一次违背他的意愿时,就质疑你的翘胡须,令你崇拜无比的主人却用难听的脏名字来呼唤你,那时候你就会想起来我现在所说的话了……”
© 版权声明:
本译作版权属于译者宁宵宵,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1人
小新
2010-08-25 15:53:55 小新 (一日三支烟五餐饭七杯水九小酌)

此时心灵经过夜晚的沐浴和长长的睡眠之后也已经被整个净化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