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然的投票 ( 全部 )

长篇小说 - 誓鸟 ( 全部 )

发表于:《誓鸟》 光明日报出版社 2006-11
朝朝花迁落,岁岁人移改。 今日扬尘处,昔时为大海。 ——寒山子《桃花》 上阕 她的眼睛已瞎了多年,眼珠塌陷,人们却在其中看到十分锐利的光芒;她那干裂的嘴唇永远都是苍白的,不知多久没有人吻过;不穿鞋子,她素来赤脚走路。因为曾从血泊中蹚过,她的脚底是红的,永不褪去的鲜红色,雨水冲刷后愈加明艳;她的长发,如蓄养的动物一般,一直... (9回应)
发表于:《誓鸟》 光明日报出版社 2006-11
你可知今日犹如昨日, 明朝也是如今。 ——《鲁拜集》 上阙 1 三月的某天,一个男人来到潋滟岛的难民营,带走了春迟。 那天他在窗外看了她很久,后来雨越下越大,他那团蓬松的络腮胡子像昆虫标本一样黏在了脸上。他走到房檐下轻轻地敲窗户,春迟倏地站起来,跑去给他开门。男人跨进门来的那一刻,春迟看见世界就像一只正在开启的八音盒。 她知道,此前已.. (5回应)

长篇小说 - 水仙已乘鲤鱼去 ( 全部 )

发表于:《水仙已乘鲤鱼去》
大陆版: 2005年作家出版社: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018153/ 台版: 2005年小知堂文化事業有限公司: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451550/ 文集: 2007年明天出版社: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149169/ (9回应)
0
发表于:《水仙已乘鲤鱼去》
这是我给你的备忘录,孩子。 愿你记得来过,记得我们一起度过的短短岁月。 愿你记得痛过,记得分别时我的不舍和无奈。 愿你记得听过,记得一个从我到你,爱的轨迹划下的故事。 一月六日,今天早上我们吃了烤吐司和杏子酱,这是我们最后的早餐,我的宝贝。 有一天,我终于老了,那时你已长大,与我如今的模样相仿。而他们都走了——他们是一些曾对我重要的人,包... (7回应)

长篇小说 - 樱桃之远 ( 全部 )

发表于:《樱桃之远》
1.两生花 我的梦里总是有一片茂密的樱桃林。 初夏时节,樱桃树上已经结满了一串一串殷红的樱桃。风吹起来的时候,像风铃一般地摇摆,波浪般的阵阵香气被推到更远的地方去。 梦中,樱桃林就在我的正前方,而我还是个小小的女孩。圆睁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奇景:樱桃林远看去就像一个飘浮着朵朵绯色祥云的世外桃源。我想天堂大抵也不过如此吧。樱桃树下坐着一排会吹奏的天使.. (7回应)
发表于:《樱桃之远》
2.魔鬼亲临的童年 有些小时候的事情它们总是在。它们在,它们追着我跑。这个时候我的耳朵里就会响起一些风的声音,有时候有人的言语,女孩的喘息,叹气。还有头发断裂的声音。多年来,这些声音一直和我一起。我已经确信,它们对我并无恶意,然而我仍旧无法对它们释怀。就像善良的鬼们仍旧得不到人的喜爱。 我已经不能准确地说出幻听这种病是什么时候缠上我的了,而我的.. (4回应)
发表于:《樱桃之远》
小沐是六岁的时候来到郦城的。她爸爸领着她的手带她走进了这个和他们家祖宗八代也不沾边的城市。郦城位于中国北方,可也算是个难得精致的城市,自古时便以扬天的棉柳和茶楼里吟词作赋的诗人词人而闻名。而小沐那从未曾去过的家乡原本是在南方一个长江流经的城市,以向他省输出民工而出名,小沐的爸爸正是其中一员。作为一名民工,他通常一年只有两个假,春节和劳动节。其他时候他都在很卖... (9回应)

短篇集 - 十爱 ( 全部 )

发表于:《十爱》
一 她小心翼翼地取下左肩上的那枚锁骨递给丈夫。骨头和骨头之间有清脆的分离的声音,她立刻感到有劲猛的风钻进身体里,洞像陡然攒起的旋涡一样搅乱了她的整个身体。她摇摇摆摆地斜靠在冰冷的墙上。 丈夫的眼睛灼灼地盯着那枚亮铮铮的骨头。他动作敏捷地从妻子手里抓住了那枚骨头。他当然没有忘记致谢。他把他迷人的吻印在小白骨精的额头上。额头在急剧降温,但是小白骨精的脸... (8回应)
发表于:《十爱》
1 他再次回到B城是因为她的脸。他再次想起了她的脸,在他无法翻越的梦境里,她的脸就像一片波光滟涟的湖面,由远及近地荡了过来。他就站在那里,看着她的脸宛如一块没有皱痕的锦缎手帕一般,闪烁着金丝银丝一样明绰绰的辉光,像是一条通去无可知的遥远的大路,在他的面前再度展开。他伸出手。 他熟悉那脸上的表情,尽管他一再想忽略或者视而不见。那是向他求助的表情,继而.. (3回应)
发表于:《十爱》
二进制法则: 0满进位得1 ,1满进位得0。这样循环往复。 0 四月的时候我回到B城,来到了湖山路。在回到B城之前的那段日子里,我在用一根木桠杈一样的笔写我的小说,在一座潮湿的森林里。我谁都不见,只有睡眠不断来袭,离间了我和我的小说之间的关系。每次睡眠都会走进蜿蜒的蟒状的梦魇里。我在螺旋状的梦境中跌落,然后我就跌落在湖山路。没... (3回应)

短篇集 - 葵花走失在1890 ( 全部 )

发表于:葵花走失在1890
一 那个荷兰男人的眼睛里有火。橙色的瞳孔。一些汹涌的火光。我亲眼看到他的眼瞳吞没了我。我觉得身躯虚无,消失在他的眼睛里。那是一口火山温度的井。杏色的井水漾满了疼痛,围绕着我。 他们说那叫做眼泪。是那个男人的眼泪。我看着它们。好奇地伸出手臂去触摸。突然火光四射。杏色的水注入我的身体。和血液打架。一群天使在我的身上经过。飞快地践踏过去。他们要我疼着说... (12回应)
发表于:葵花走失在1890
她 一 我的中学对面是一座著名的教堂。青青的灰。苍苍的白。暮色里总有各种人抬起头看它。它的锋利的尖顶啊,穿透了尘世。尖尖的顶子和黄昏时氤氲的雾霭相纠缠,泛出墨红的光朵。是那枚锐利的针刺透了探身俯看的天使的皮肤,天使在流血。那个时候我就明白,这是一个昼日的终结曲。夜的到来,肮脏的故事一字排开,同时异地地上演。天使是哀伤的看客,他在每个黄昏里流血。当天彻底... (10回应)
发表于:葵花走失在1890
一 他在巷子口等我。表情相当严肃。他的背包很大,球鞋是新的。 他说,走吧。 我跟在他的后面。我的裙子很长,牵牵绊绊。他的步伐很快,我几乎不能跟上。我的碎珠子的手链断掉了,珠珠撒了一地。我来不及捡了。我记得那是我外婆送的。我看到外婆柔软的深陷的脸在我的面前一闪而过。我连忙在心里向她道歉,我说对不起,可是外婆,我的幸福在前方等着我。 外婆,这个... (8回应)
49人
张悦然
张悦然的个人小站


“我是呓人,卖梦为生。”
  • 作者: 张悦然
  • 写作类型:小说/散文
  • 代表作: 《誓鸟》 上海文艺出版社 2010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50746 )

  • SKY VISION
  • 谢小西
  • 🍀
  • 灵锤煮海
  • 皮皮 郑
  • 小小小小船长
  • 林火
  • 前苏联的西班牙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