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勿扰,笑点低。 2010-08-25 20:33:26
1.周末的中午,和淑雯到好样餐厅吃那里非常有名的brunch。 2.阳光隆重的午后 我无可救药地喜欢所有有巨大玻璃窗的阳光房,阳光隆重的午后,坐在里面,像小时候过新年一样欢喜。 3.喝茶 在朋友家喝茶,器具件件都很考究,让人心神一振,坐在那里不敢怠。 2010-08-11 (9回应)

勿扰,笑点低。 2010-08-25 20:31:21
7月末,应《印刻》杂志之邀,到台北参加印刻文学夏令营,给小说组上了两堂课。如此认真站在教室的讲台上讲小说,是从前没有过的经验。不是面对读者,不需要谈及自己的创作,而是越过这些单纯地谈论小说,是非常自在的。 不过更珍贵的,还是在结束课程之后与朋友们谈小说,算塔罗,互换故事的几个夜晚。在那些欢...... (3回应)

勿扰,笑点低。 2010-08-25 20:30:32
在我的记忆中,总是会在两个时节去上海,要么是夏天,要么是冬天,算起来这样竟然有十年了。起初的几年,都是在冬天。作文比赛,从新加坡回来的寒假。而后是夏天,台风来临的时候。再后来,就变得频密起来,但好像总也是夏天和冬天。 每次总有一些热闹的场景。人群和人声,熙熙攘攘的,好像理应如此,这一次甚...... (6回应)

勿扰,笑点低。 2010-08-25 20:29:58
在上海,见到苏德,总是很开心。喝了烧酒又喝红酒,她几次起身要走,还是被我拖到2点多。 我喜欢那些总在尝试改变的人,他们总能把我尚未得知的世界传达给我。然而,骨子里,作为一个有永恒情结的天蝎座,对于不变的人与事物,总是怀有深沉的敬意的。苏德就是这样的,不管她发生多少变化,我每次见到她,都觉...... (3回应)

勿扰,笑点低。 2010-08-25 20:29:10
到Boston的时候,一场雪刚下过,天寒地冻。在酒店大堂里,我见到了rx。我和这位不熟悉的好朋友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她提议出去走走。出了大门,迎头的寒风,我只恨没有把帽子戴出来。她说要带我去看全波士顿最高的楼,不远,就在旁边。真的不远,很快就走到了,但没有她想让我看的反射在楼体上的光影。我们就向回走。她...... (1回应)

勿扰,笑点低。 2010-08-25 20:27:55
这是个粗砺,狂躁的国度,他们总是把全部空间填得满满当当,就像这个国家最著名的画家毕加索的画那样,不留缝隙。我当然喜欢,因为混乱与活力。不过,也小有遗憾,在这里不到任何温柔和暧昧的东西。倘若在这里生活,我或许会失去一种对写作来说,极为重要的低温情绪。 巴塞罗那。成程是新朋友,初识...... (1回应)

勿扰,笑点低。 2010-08-25 20:20:31
在德国做阅读活动所去的四个城市中,最喜欢的是海德堡。在古城兜转的下午,误闯入一个大学的canteen,面向草坪,年轻的男孩女孩在那里喝果汁,谈恋爱。还有人塞着耳机看书,温习功课。我想起了我的大学,有许多乌鸦在canteen飞来飞去,落在没吃完的食物上。它们的叫声,与其他地方不一样。活动介绍后,我吃了附近山......

勿扰,笑点低。 2010-08-25 20:19:41
坐在飞机上,我读完了随身带的一本崭新的LP旅行书,读完了座位前方口袋里的两本民航杂志,一份免税品出售名录,一份相当难看的报纸,读完了新拆封的日记本中介绍该本子历史与分类的小册子,还读了一遍ipod touch里面存的全部歌名。我有一种阅读强迫症,不能停,非要把周围能读的东西全部读完。我甚至会拿起介绍安全出......

勿扰,笑点低。 2010-08-25 20:18:58
悉尼归来。见到一个知道许多年却未曾谋面的朋友,在酒店下面的小酒吧里,我喝了一杯草莓酒,她喝光了一支啤酒,冒着被吊销驾驶执照的危险。酒吧打烊之后,我们站在门口告别,她一改沉默和矜持,给我拥抱。我想那是真实的,是旅途中为数不多的真实。确定你会想念一个人,怀念一座城市,其实不过是瞬间的事。而彼时,整......

勿扰,笑点低。 2010-08-25 20:18:11
在全州的旅店里生病,昏昏沉沉地睡了大半日,每隔一两小时就醒过来,出许多汗,想着的是来之前的事。 在河边看到腥白的芦苇,红叶簇拥着高处的亭子。旧式的婚礼在围墙里面举行,但那只是在拍广告片,所以看不到真正的欢愉。 我很怕自己习惯了这些在途中的生活。我怕一旦决定放逐自己,那将会是许多年......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