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总能选择如何相识

歪歪斜斜的投影 ( 全部 )

发表于:《周末画报》(2014年9月6日)
当我们谈论犹太家族故事时,我们谈论什么?一个关于某太叔公的实例:“他是个屠夫,某天脚下一滑,掉进了煮着大量火腿的沸水桶。他当即就死了,留下八个孩子。”故事里的听众吐槽道:“这恐怕是最不犹太的死法。”而讲故事的人表示同意,但她改换了措辞:“那不是烹调犹太人的传统做法。”——“烹调”犹太人?简直是口味重到出界的黑色幽默。而且,还有更重的——“传统做法,是..
发表于:《名汇 Famous》(2014年8月)
马年七月不太平。马航被击落,非洲飞机坠毁,高雄瓦斯爆炸⋯⋯这不由让人去思考那些关于命运、关于生与死的事。而我想起了一个马的雕塑,尤与生死有关。 那是在上海书展主会场上海展览中心靠近南京西路一侧的门口,有件颇为显眼的青铜雕塑:骏马昂立飞舞,朝天跃去——整个雕塑用切割积集的手法凝固了骏马飞跃的系列瞬间,但却又给人一种“好像是活动的”之错觉。雕塑旁的..
发表于:《ElleMEN》(2014年7月)
是七月被热浪包裹的城市。“大西洋的微风消失无踪,从洋面飘来浓重的雾气”。死亡的气息笼罩着城市。警察杀害了一名社会党人,市场骚乱,共和国卫队派人在市场驻守。但当天报纸头条却是“全球最奢华游艇今日纽约启航”——“今日无事”的背后,是那些“你懂的”潜规则:“报纸什么都不会说,要想了解新闻,最好的办法还是向别人打听”。现实“都是些超乎想象的事情”:犹太人的肉..
发表于:《南方都市报》(2014年7月20日)
让我们来想象一个24岁的董启章。这位今年香港书展的“年度作家”在当时刚刚当了两年中学教师,正在港大比较文学系念硕士,关于普鲁斯特的论文尚在酝酿中。一切都不确定。一段茫然的时期,但也是阅读和写作的好时光。1991年12月,他写出了人生中第一个短篇小说《西西利亚》,次年六月发表于《素叶文学》杂志。随后,因为一次偶然的机缘,其时正在港大任教的也斯先生读到了董启章的文..
发表于:《周末画报》(2014年7月19日)
罗贝托·波拉尼奥的《美洲纳粹文学》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高级玩笑:它描述了32位极右翼作家(或明显、或隐晦地支持纳粹)的生平,有长达42页的索引(包括“一些人物”、“一些出版社、杂志社、地方”和“一些作品”),形式上像作家辞典或百科全书中的某一分册;然而一切又都是波拉尼奥杜撰的,整本书其实是一个——如同博尔赫斯在《恶棍列传》1954年版序言中所描述的——“微乎其微..

我们总有更要紧的事 ( 全部 )

发表于:《上海壹周》(2014年2月10日)
《皓酷》首演之后,导演纪尧姆对于无论是山姆还是汤姆(这对孪生兄弟共同饰演男主角吉姆及其扮演的(或想象的、因此(在戏中)并不真实存在的)孪生哥哥杰罗姆)都没能表达出吉姆在听见女主角艾丽斯的告白(“我想我爱上了你的哥哥”)那一瞬间的“人面对现实时稍纵即逝的感觉”(山姆默默记下这句评语,回家后通过Google得知语出阿尔贝托·贾科梅蒂,“对于艺术家来说,最伟大的冒险..

在陌生的房间里 ( 全部 )

发表于:《名汇Famous》(2011)
将去巴塞罗纳的那个下午,我还在阿姆斯特丹。当日大雨如注,伴着冷风,夏天有冬意。我躲进一间英文书店避雨,想顺便寻本巴塞罗纳的旅游指南。偶然间,我瞥见了一本名叫《Homage to Barcelona》的书,作者竟是大名鼎鼎的爱尔兰作家科尔姆·托宾。 在伊比利亚航空从西班牙空运而来的夏日潮热空气里,我翻完了这本大师亲笔撰写的旅游指南。从城墙、夜店、餐厅到“哥特区”、内战、加... (2回应)

迷走13 (1) ( 全部 )

14人
btr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2680 )

  • 大发
  • Yueuriecid
  • cikoyo
  • 燃
  • happipills
  • 彌
  • 蝶恋空
  • Kirilenko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