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斜斜的投影

发表于 《周末画报》(2014年9月6日) 杂文 创作
当我们谈论犹太家族故事时,我们谈论什么?一个关于某太叔公的实例:“他是个屠夫,某天脚下一滑,掉进了煮着大量火腿的沸水桶。他当即就死了,留下八个孩子。”故事里的听众吐槽道:“这恐怕是最不犹太的死法。”而讲故事的人表示同意,但她改换了措辞:“那不是烹调犹太人的传统做法。”——“烹调”犹太人?简直是口味重到出界的黑色幽默。而且,还有更重的——“传统做法,是..
发表于 《名汇 Famous》(2014年8月) 散文 创作
马年七月不太平。马航被击落,非洲飞机坠毁,高雄瓦斯爆炸⋯⋯这不由让人去思考那些关于命运、关于生与死的事。而我想起了一个马的雕塑,尤与生死有关。 那是在上海书展主会场上海展览中心靠近南京西路一侧的门口,有件颇为显眼的青铜雕塑:骏马昂立飞舞,朝天跃去——整个雕塑用切割积集的手法凝固了骏马飞跃的系列瞬间,但却又给人一种“好像是活动的”之错觉。雕塑旁的..
发表于 《ElleMEN》(2014年7月) 杂文 创作
是七月被热浪包裹的城市。“大西洋的微风消失无踪,从洋面飘来浓重的雾气”。死亡的气息笼罩着城市。警察杀害了一名社会党人,市场骚乱,共和国卫队派人在市场驻守。但当天报纸头条却是“全球最奢华游艇今日纽约启航”——“今日无事”的背后,是那些“你懂的”潜规则:“报纸什么都不会说,要想了解新闻,最好的办法还是向别人打听”。现实“都是些超乎想象的事情”:犹太人的肉..
发表于 《南方都市报》(2014年7月20日) 杂文 创作
让我们来想象一个24岁的董启章。这位今年香港书展的“年度作家”在当时刚刚当了两年中学教师,正在港大比较文学系念硕士,关于普鲁斯特的论文尚在酝酿中。一切都不确定。一段茫然的时期,但也是阅读和写作的好时光。1991年12月,他写出了人生中第一个短篇小说《西西利亚》,次年六月发表于《素叶文学》杂志。随后,因为一次偶然的机缘,其时正在港大任教的也斯先生读到了董启章的文..
发表于 《周末画报》(2014年7月19日) 杂文 创作
罗贝托·波拉尼奥的《美洲纳粹文学》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高级玩笑:它描述了32位极右翼作家(或明显、或隐晦地支持纳粹)的生平,有长达42页的索引(包括“一些人物”、“一些出版社、杂志社、地方”和“一些作品”),形式上像作家辞典或百科全书中的某一分册;然而一切又都是波拉尼奥杜撰的,整本书其实是一个——如同博尔赫斯在《恶棍列传》1954年版序言中所描述的——“微乎其微..
发表于 《上海壹周》(2014年6月30日) 杂文 创作
爱书人版的指环王 想象一个一切事务围绕着书运转的城市。从远处就可闻到古书的气味,不但“一点也不摩登,还带有衰颓与死亡、倏忽消逝与霉菌的意味”。想象这个城市拥有五千多家正式登记的旧书店、多得数不清的流动书贩、六百多家出版社、五十五家印刷公司、十几家造纸厂,到处都有朗诵会和二十四小时开放的咖啡馆。这个城市的居民把旧书称为“蛰梦书”,因为“这些书籍既非真正..
发表于 《名汇 Famous》(2014年5月下) 散文 创作
去年秋天,西班牙国家德比第一回合时,我恰好在马德里。是巴塞罗纳主场,所以比赛的那天下午,我做好了打算,准备找一个酒吧看直播。人在欧洲,时差消失,比赛变成了在傍晚黄金时间开场。我在太阳广场周围的小巷一连找了七八间酒吧,才终于挤进了一家。 都是为看球而来,所以只需三欧元买一杯啤酒,这不是问题。问题是身为巴萨球迷,挤在一大堆皇马球迷中看球,这情形着实有点.. (1回应)
发表于 《名汇 Famous》(2014年5月上) 散文 创作
零公里处(Kilometre zero),这个用来标示一国公路系统原点的概念带有浓烈的隐喻色彩:它是起点,也是中心;它是自拍者的胜地,也暗示着终将离开。 零公里处通常在首都。西班牙的零公里处在马德里太阳广场的中心,其铭牌在2002年广场改建时曾被稀里糊涂的建筑工人旋转了180度,原本指向“陆止于此,海始于斯”的西向箭头就此指向了神秘的东方。七年后,不慌不忙的西班牙人迅速修...
发表于 《上海壹周》(2014年5月26日) 散文 创作
想象一辆旅游大巴缓缓驶近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想象游客们鱼贯而入。想象导游的黑色小旗随风飘荡。想象热切的游客循着手中的地图或事先下载有离线地图的公墓App寻找一个个景点:马塞尔·普鲁斯特、纪尧姆·阿波利奈尔、伊夫·蒙当、克劳德·夏布洛尔、柯莱特、莫里哀或巴尔扎克之墓。想象他们以墓碑为背景拍照自拍再分享到微信推特非死不可。想象他们在公墓门口的纪念品商店买好小...
发表于 《周末画报》(2014年5月17日) 杂文 创作
“如果你可以把脑袋像手袋一样打开,里面会有什么呢?”《你感觉好吗?》(How are you feeling?)的作者David Shrigley没有按出版界的通常做法派一帮酒肉朋友在封底大肆忽悠,而是亲自上场用激萌的英文手写体循循恶诱——“一团乱麻?”他启发读者,“别担心。这是一本自助书。很快你就会感觉更好些。” 别相信他。别相信这个大概因为太有趣所以得不到透纳奖的英国当代艺术家—..
<前页 1 2 3 4 5 6 7 8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