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 ( 全部 )

发表于:《巴黎评论,作家访谈 I》人民文学出版社2012年1月
. 小说的艺术 雷蒙德•卡佛居住的两层楼木屋顶大房子坐落在纽约雪城【1】一条安静的街道上。门前的草坪一直延伸到了坡下的人行道旁。车道上停着一辆崭新的奔驰,路边上停着一辆旧的大众车。 进屋需穿过蒙着纱窗的前廊。屋里的布置并不起眼,但东西搭配得当——乳白色的沙发,玻璃茶几。和雷蒙德•卡佛住在一起的作家苔丝•嘉拉佛(Tess Gallagh... (6回应)

诗歌 ( 全部 )

《迟到的断想》 (试发表)
2010-09-08 08:54:49
尽管这样,你有没有得到 / 一生中想得到的? / 我得到了 / 你想要的又是什么? / 称自己为爱人,和感到 / 被这个世界爱过 / 这是卡佛生前写下的最后一首诗。这是首很简单的诗,但诗名值得一提。“Fragment”英文里是“碎片”、“片段”的意思。我觉得这里是指“Fragment of thought”即“断想”的意思。“late”在这里有其特定的意义。卡佛一生都在挣扎,总是在不和命运妥协的情绪下生活.. (4回应)
2012-04-23 10:36:20
(和查尔斯•布可夫斯基共同度过的一个夜晚) / 你们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布考斯基说 / 我51岁了你们看看我 / 我正和这个年轻女人相爱 / 我是吃了点苦头但她也好不到哪儿去 / 所以没什么了不起的哥们事情本来就该这样 / 我进到她们的血液里她们没法把我弄出来 / 她们千方百计想摆脱我 / 但到头来她们还会回来 / 都会回到我身边来除了 / 我骗到手的那一个 / 我为此痛哭过 / 但这年头我很轻易就哭了 / ... (2回应)
《爱这个字》 (试发表)
2013-12-24 13:42:33
我不会被她的电话招去 / 哪怕她说我爱你 / 尤其是这一句 / 尽管她赌咒 / 发誓说除了爱 / 还是爱 / 房间里的灯光 / 均匀覆盖着 / 所有一切 / 我的手臂也被吞噬了 / 甩都甩不出影子 / 但爱这个字―― / 这个字在逐渐变暗,变得 / 沉重和摇摆不定 / 并开始侵蚀 / 这一页纸 / 你听 / 卡佛的这首小诗发表在他早期的一本发行量很小的诗集里(《三纹鱼在深夜游动》,《At Night the Salmon move》)。卡... (10回应)
2010-09-08 08:46:48
作家能挣多少?她说 / 刚开始的时候 / 她此前从没见过作家 / 不多,我说 / 他们还得干点别的什么 / 比如?她说 / 比如在工厂做工 / 打扫卫生教中学 / 摘水果 / 没什么特别的 / 有什么干什么,我说 / 在我们国家,她说 / 要是有大学学历 / 你决不会去扫大街 / 不过那是他们刚刚起步 / 我说 / 所有作家都挣大钱 / 给我写首诗,她说 / 一首爱情诗 / 所有的诗都是爱情诗,我说 / 不懂,她说 / ...
《医生如是说》 (试发表)
2010-09-08 08:41:03
他说看上去不太妙 / 他说看上去很糟糕实际上是糟透了 / 他说他在放弃数数前 / 已在一个肺上数出三十二个来了 / 我说那正好我不想知道 / 那儿还有更多的 / 他说你信教吗你会跪在 / 一片小树林里乞求帮助吗 / 当你来到瀑布前 / 水花溅在你的脸和手臂上 / 你会驻足寻求宽恕吗 / 我说还没有但打算从今天开始 / 他说我真的为你难过他说 / 我真希望带给你的是另外一种消息 / 我说阿门他还说了些其他的 / 我没听...

短篇小说 ( 全部 )

2017-12-27 10:32:35
. 在阿尔看来,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他必需背着贝蒂和孩子把狗弄走。在晚上。做这件事只能在晚上。他只要开车把苏西送到——嗯,某个地方,以后再决定什么地方吧——打开车门,把她推出去,开走。越快越好。做出决定后,他感到一阵轻松。他越来越相信,不管什么行动,有总比没有要强。 那是个礼拜天。吃完过了点的早饭后, 他从餐桌旁起身,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水池边上。近来.. (9回应)
《夜校》 (试发表)
2010-09-08 16:20:35
. 我的婚姻刚刚破裂,找不到一份工作。我有个女朋友,但她出门了。我正在酒吧里喝啤酒,两个女人坐在吧台那儿,和我只隔着几个凳子,其中的一个和我聊了起来。 “你有车吗?” “有,但不在这儿。”我说。 车在我老婆手里。我住在我父母那里。我有时用一用他们的车。今晚我是走着过来的。 另一个女人看着我。她们俩都四十岁左右,可能更大一点。 “你问...
《主意》 (试发表)
2010-08-31 10:59:51
. 晚饭后,我已在厨房桌旁黑着灯坐了一个小时,监视着外面。今晚他要干这件事的话,现在是时候了,甚至都晚了点。我已有三天没见着他了。但今晚卧室的窗帘开着,里面灯火通明。 直觉告诉我今晚有戏。 然后我就看见了他。他打开纱门,从房子后面的平台上走了出来,穿着体恤衫和既像百慕大短裤又有点像游泳裤的东西。他先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就从平台上跳进了阴影里,并沿着... (1回应)
《信号》 (试发表)
2010-08-30 22:15:06
. 作为那晚计划好的奢侈活动的首个项目,韦恩和卡罗琳去了阿尔多,北面较远的一个高级饭店。他们穿过放着小型雕塑,围着围墙的小花园,一名身着深色西服,头发灰白的高个子男子对他们说:“晚上好,先生,女士。”为他们打开厚重的大门。   进门后,阿尔多本人领着他们参观了鸟笼——里面有一只孔雀、一对金色的雉鸟和一些正在飞行或栖息着的叫不出名字的鸟儿。阿尔多亲自把他...
《鸭子》 (试发表)
2010-08-30 22:04:51
. 那天下午起了风,吹来一阵雨点,湖里的鸭子像团黑烟一样扑腾上岸,去树林里寻找僻静的泥潭。他在屋后劈柴,瞧见鸭子穿过公路,栽进树林后面的沼泽地里。他注意到,除了几组半打左右的,大多数的鸭子结双成对,一拨儿跟着一拨儿。湖面上起了薄雾,天色也暗了下来,他已看不见工厂所在的对岸了。他加快了动作,用力把斧头劈进大块的干木头,一下就把木块劈开,朽木四处飞溅。妻子.. (2回应)
《哈里之死》 (试发表)
2010-08-30 21:43:05
. 马萨特兰,墨西哥——三个月后。 哈里死后,一切都和从前不同了。比如——来这里。短短三个月前,谁曾想到过,我会来墨西哥的这么个地方,而可怜的哈里却死了?埋掉了?哈里!死了,埋掉了——但没有被忘掉。 得到消息的那天,我没能去上班。我实在是受了太大的刺激。扳金工杰克•伯杰—...
2017-03-23 17:35:53
听到电话铃声,他穿着睡衣拖鞋从书房里跑了出来。十点多了,肯定是妻子打来的。她外出时每晚都打电话回来(总是这么晚,在喝过几杯以后)。她是做采购的。 “喂,亲爱的,”他说,“喂。”他又说了一遍。 “你是谁?”一个女人问道。 “哎,你是谁?”他说,“你打的是哪个号码?” “等一下,”女人说,“273-8063。” “这是我的号码,”他说,“你怎么弄到.. (2回应)
发表于:《红杉林》,2007年夏季号
     还是在六十年代中期,我就对长篇叙事小说失去了兴趣。在一段时间里,别说是写,就连读完一篇都觉得吃力。我的注意力难以持久,不再有耐心试图去写长篇小说。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说来话长,我不想在这儿多罗嗦了。但我知道,这直接导致了我对诗和短篇小说的爱好。进去,出来,不拖延,下一个。也许我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就没了雄心壮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倒是件好事了。野心和一..
8人
小二
为我们年轻时吹过的牛逼奋斗终生!
  • 译者: 小二
  • 翻译语言:英语
  • 翻译类型:小说/杂文/诗歌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1743 )

  • 芝枝
  • Agnes
  • 朱黎明
  • 阿彤木z.Z
  • 在下ninjapapa
  • 荧屏君
  • 松球Sir
  • 野外生长-花兔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b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