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些

展开 出轨 (试发表)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 一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我们团长家的聚会上。我们合唱团的口号是“吃好,喝好,玩好,唱好。” 主次轻重,一看就清楚了。我因为要去买酒,稍微来晚了点。我把啤酒搬进厨房时,她正在和女主人交谈。虽然背对着我,我还是看出来她不是我们团的。我和女主人打完招呼,就进了客厅。见沙发上坐着一位没见过的男士,正在看电视。我和他点了点... (9回应)
展开 小玲 (试发表)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刚上高一那年,母亲病重需要住院。当时几家医院都没空床位,我爸四处托人开后门,最后住进了一家军队医院。他白天要上班,我哥在外地工作,妹妹还小,只好让我休了学,在医院里全天陪我妈。 如果说我妈是老病号,那我就是老陪住。我市两家最大的医院我都陪我妈住过。军队医院和地方医院大不一样,首先,病人没那么多,也就没那么脏乱。护士们大多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军装.. (3回应)
展开 洪湖水,浪打浪 (试发表)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初中快毕业的时候,市文工团来我校招生,一下从我们班上招走了两名女生。那年头,对中学生来说,去文工团工作是个非常好的出路。另一个出路是当兵,但好一点的兵种都是要开后门的。记得那次文工团招生,还真有点讲真才实学的意思。 弄 了一大帮女生,加上两三个男生,在学校礼堂里折腾了两三天,最后就只招了我们班上的两名女生。 其中的一个女生嗓子特别好,这在后来得到了.. (8回应)
展开 小二 (试发表)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 所有的数字中,我最喜欢“二”。首先是因为它简单。且不说“杂七杂八”,到了“三”和“四”,事情就变得复杂了,比如“说三道四”。当然,你可以说“一”更简单。但它太自以为是,一切都从它开始,老子天下第一。 和“一”不同,“二”总是谦虚向上。虽然已离开了“一”,但“二”深深地懂得,离开“十”还很远很远。“二”知道自己很渺小,但它却有傲骨,对“三人为众”不屑一.. (2回应)
展开 三十出头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近来你有些变化 / 总爱谈些大的东西 / 比如人是从哪儿来的 / 又要往哪里去等等 / 对了,还写了首 / 叫做《终点站》的诗 / 上帝,外星人和西藏喇嘛 / 瓜分着你的大脑 / 连平时不屑一顾的默哈默德 / 也占了一席之地 / 其实生活还是老样子 / 只是日子不再蹑手蹑脚地 / 从你身边滑过 / 它不时弄出些响声 / 惊得你向上一跃 / 想奋力抓住些什么 / 但每次抓住的 / 都不是你想要的东西 / 你坐下定了定心 / 决定回忆一... (7回应)
发表于 台湾《创世纪》诗杂志148期,2006年秋季号 诗歌 创作
《 终点站》 / 人生 / 是一次 / 单程旅行 / 我们匆忙上车 / 不时停靠在 / 一个个叫做生日的小站上 / 彼此交换一些 / 不着边际的寒喧 / 顺便调剂一下 / 各自的食欲 / 随著时间的推移 / 大家终于按捺不住 / 开始打听 / 有关终点站的消息 (2回应)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 卡拉OK / 以过来人的潇洒 / 唱一首初恋情歌 / 多了些计巧 / 少了些纯真 / 有点走调吗 / 那是为了突显 / 岁月留下的蹉跎 / ● 麻将 / 每一次听牌 / 都象经历一遍 / 恋爱的全部过程 / 先是无名的恐惧 / 冲你微笑的对桌 / 也许正暗自盘算 / 如何捷足先登 / 然后是掩饰不住的焦躁 / 我心爱的三六九筒 / 你们在哪里 / 最难以忘怀的 / 是变换追逐目标后的悔恨 / 刚刚换上万子 / 如同下了场春雨 / .. (3回应)
发表于 《世界日报》小说世界 小说 创作
早上来上班,跟往常一样,干着例行的几件事,先去休息室泡杯茶,烤两片面包,然后回办公室开计算机,刚想上网浏览一下当天的新闻,手机响了。 “早上好,韦先生?” “早上好,我是。” “我是安德森侦探。你认识桑女士吗?” “桑女士?……不,不认识。” “眯晓桑。” 中国人里叫眯晓的我倒是认识几个,可没一个姓桑的。正想告诉他,.. (12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