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刚上高一那年,母亲病重需要住院。当时几家医院都没空床位,我爸四处托人开后门,最后住进了一家军队医院。他白天要上班,我哥在外地工作,妹妹还小,只好让我休了学,在医院里全天陪我妈。 如果说我妈是老病号,那我就是老陪住。我市两家最大的医院我都陪我妈住过。军队医院和地方医院大不一样,首先,病人没那么多,也就没那么脏乱。护士们大多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军装外面套件白大褂,开口就是普通话,十分神气。她们总是微笑着和病人说话,态度之好,和地方医院简直不能比。 我从小就是自来熟,用我妈的话说就是长了个机灵样。三天下来,我就和整个病区的护士、病人混熟了。护士们都把我当作小弟弟,对我而言,这医院简直就象个大观园,而我就是贾宝玉,整天操着南方普通话,和一群冰清玉洁的护士姐姐们玩得开心。 一天,对门四号病房来了个新病号。她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瓜子脸,白白净净的,但脸上没什么光泽。眼睛很好看,总是温温地看着你,让你不想动窝子。那时候,女兵和男兵的服装一样,她总把风纪扣扣着,在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床边坐着。由于她总是静静地坐着,我花了快一周的时间才和她搭上话。但搭上话不到一周,就好得象亲姐弟了。我开始整天有事没事地往四号病房跑,好在我妈的病房就在斜对门,她有事只要大喊一声“小韦”,我就一溜儿小跑到她跟前,急急办完事,又一溜儿小跑地跑回四号病房。她让我叫她小玲,还告诉我她已当了八年兵,是报务员,在部队专管发电报,并让我看她右手中指上的一个小鼓包,说是长期发电报闹下的。她还跟我讲了许多部队上的事情,说当兵的生活多苦多枯燥。我也挖空心思地讲些东西给她听,无奈十五岁的我浅白得可怜,实在讲不出太多有趣的事情。有时没什么好聊的,她就教我做些小手工,比如,用女孩子扎辫子的玻璃丝编东西。 我那时长得象根豆芽,快一米七了,但还不到九十斤。有一次和小玲比个子,发现她才到我眼睛那儿,让我吃了一惊。小玲同病房的王阿姨看我俩这么好,笑着让小玲收我做弟弟,小玲也笑着说好啊,我红着脸说不。 病区来了个新病号。他刚二十一岁,个子却比我整高出一头,宽宽的肩膀。脸总是红红的,象晒多了太阳,还长着许多深色的小疙瘩。说着一口山东话。他好象是先认识我,再由我而认识小玲的。没多久,我们三个就玩到一起了。 渐渐地我发现小玲听他说话常会浅浅一笑。对我却摆出个大姐姐的样子,一会儿说我不常换衣服,一会儿说我该剃头了。而他和小玲在一起时,话特别多。原来就很红的脸更红了,像喝了酒一样。他俩都吃病员饭,中午他总是端着饭菜来小玲的病房。起先,他们让我去食堂买了饭,和他们一起吃。这样搞了几次,很不方便,也就不再叫我了。我妈看我有点闷闷不乐,往对门跑也没过去勤了,问我:怎么啦?和小玲吵架啦?我说:没有,别烦了。我妈笑着说:哎哟,我家小韦有心事了。我开始有意识地回避小玲,碰见时故意不说话。她见我这样,有点诧异,看我的眼神带着点询问。我绷着脸,想摆出个无所谓的样子,可是鼻子却开始发酸,赶快把眼睛转向别处。 终于,我不再去四号病房找小玲了。小玲和他的关系却越来越好,闲话也开始多了起来。好象都是在说小玲不对,说他是动了真格的了,又说这样下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等等。那时我妈病情已好转,不需要我全天陪同了。我改成晚饭时来医院,夜里陪着我妈,第二天早上医生查完房就去上学。这样一来,我有时好几天才能碰见他们一次,碰上他们时的反应也比刚开始正常多了。 一天傍晚,我刚走进住院楼,迎面碰上护士小张,她很神秘地问我:你知道小玲他们出事了吗?我说我刚到,什么事啊?她忙把我带到值班室,告诉我中午发生的事情。我去食堂吃了晚饭,回来的路上又碰上正在散步的王阿姨,她也把中午的事和我讲了一遍,尽管和小张护士说的有点出入,我还是对这件事知道了一个大概。 四号病房有四张床,只住着小玲和王阿姨,另外两张床一直空着。由于小玲每天和他在一起吃中饭,王阿姨总是快快吃完饭,到外面花园散个半小时步,再回来睡午觉。这天王阿姨散完步回来,见病房的门关着,用手轻轻推了堆,好象有东西在里面顶着,她就去护士值班室和小张护士聊天。突然,四号病房内一阵响动,就见小玲和他跑了出来,他左手裹着条白毛巾,已被血染红了不少。小玲说他在开罐头时不小心划破了手,还说不知怎么搞的,立在墙角的拖把倒了下来,把门顶住了。小张护士告诉我那伤口很深,象是刀伤。王阿姨说她回病房后看见小玲床头柜上放着一个削了一半的苹果,旁边还有一把锋利的小刀。王阿姨还说小玲的风纪扣和风纪扣下面的一个扣子是开着的。后来叫来了军医,给他打破伤风针,上绷带,折腾了半天,弄得整个楼里的病人家属都知道了。 过了两天,有人告诉我,他转院去了武汉。告诉我消息的人脸上表情很神秘。没多久,小玲又象她刚来时那样,坐在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床边想心思。我几次想着去和她说话,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妈看我有点坐立不安,就说:算了,别去烦人家小玲了。 没人告诉我小玲出院的事,直到一天小张护士递给我一个笔记本,说是小玲走时留给我的。我打开一看,第一页上写着:小韦弟弟留念——小玲。我眼泪登时涌了出来。小张护士看着别处说:小玲本想等你的,可部队来接她的车子赶着要回去。 小玲老早就告诉过我,她部队的地址是保密的。 7-18-2005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小二,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3人
最后更新 2011-10-05 16:44:21
Lyz
2011-10-04 11:57:00 Lyz

......这故事,有点伤心啊看起来...是不是每个男孩小时候都喜欢过姐姐类的人呢....就像每个女孩小的时候都喜欢哥哥一样的人一样....:)

周公度
2011-10-05 16:44:44 周公度

汝心彼亦知

青石
2012-01-03 20:52:03 青石

刚好听到“迷魂记”这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