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姚

小说 创作
小二 发表于:
《世界日报》小说世界
老姚明年就五十岁了。他不黑不白,中等身材,略有点胖。戴一副近视眼镜,很典型的中年知识男性形象。但是,老姚有一个很不平凡的名字:姚谦书。没看出来里面的奥妙?你再大声念一遍:姚谦书,摇钱树。 别人第一次叫他“摇钱树” 时,老姚已经大学毕业、在一个研究所工作了。老姚心想,工作就是不一样,这名字跟着我从小学到大学,没人把它和钱扯在一起,我这才拿了几个月工资呀。记得和本单位小张结婚的那天晚上,客人走后,小张笑着对他说,别人都说我嫁了棵“摇钱树” 。这话在当时还算是基本正确。老姚参加工作的前几年,他的工资在单位同龄人里算是高的。后来单位里其他人经商的经商,下海的下海,就把老姚给比下去了。再后来,小张一开口就成了这样,“哼,还摇钱树呢……” 后来老姚出国来了美国。美国人是这样叫老姚的:钱树摇。往往在“钱树” 和“摇” 之间还有个小停顿。这次序一颠倒,感觉就大不一样了。“摇钱树” 是个名词,是个静物。说这三个字时你眼前可能会出现一棵挂满钱的大树。“ 钱树摇”给人的感觉则更像电影里的一组镜头。满树的钱都在晃动,你甚至都可以听见钢币碰撞发出的“叮当”声。每当听到“ 钱树摇”这三个字,老姚的眼前就会出现妻子小张的一双大手和儿子姚尧的一双小手,还有几双不知道属于谁的手,都在拼命地摇他。当然,心情好的时候老姚也能看见树上晃动着的美元。这些年来“钱树摇” 成了他的动力加压力,让他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努力挣钱。 老姚现在正处在“摇钱树” 的一个特殊阶段。因为见过摇钱树的人还是不多,我只好用苹果树来打个比方。老姚这棵苹果树正处在深秋季节,满树的苹果已被采摘一空,只留下一些残枝败叶,离再次长出苹果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而且,这棵历经沧桑的老树很有可能再也结不出苹果来了。美国是个文明国家,对这个阶段有个文明的称呼,叫它“ between jobs ”,直译成中文是“在工作之间”,意译的话就是失业了。 在这种状态下生活了一年多,名字成了老摇的心病。别人叫他“谦书” ,他马上在心里骂一句,你妈才是钱树。别人要是叫他声“老姚” ,他就在心里说,再摇,再摇我就XXX。最让他上火的是太太小张的叫法。小张天生一副亮嗓子,一声“姚尧姚谦书,吃饭!” 老姚就觉得全身五脏六腑都在晃悠。心里骂道:别摇了,没钱!哼,姚尧,摇摇。我当年真是脑袋壳进水,给儿子起这么个名字。 每天早上五点差十分老姚准时醒来,误差不超过正负三分钟。这毛病是五,六年前闹下的。那时老姚刚去了一家眼看就要上市的小公司,进去没多久就有投资公司的人来给他们办讲座,教他们公司上市后如何兑现股票,如何投资等等。听得老姚贫血的脸上泛出了少见的红色,总觉得身上的骨头痒痒的,像一棵就要抽新枝的树。那年头,在这些小公司上班的人都跟大跃进时期的中国人似的。共产主义就在拐角处啦,再紧赶几步就撵上啦。大家恨不得吃住都在公司里,累得不行时就互相说说到时怎么花那到手的几百万美元。老姚一天工作十二小时左右,周末起码加一天班。可是不管多累多困,早上一到五点准醒,脑子里全是前一天没跑通的程序。为不影响小张休息,他开始周天在楼上的客房里睡觉。 老姚百万富翁当然是没当成,不然的话我们的故事就可以在这里圆满结束了。不到两年,那家有着一百来人的公司就倒闭了。后来老姚又去了几家跟计算机有关的公司,这些公司对待雇员都像计算机内存对待数据一样——后进先出。老姚受雇的时间越来越短,最后一份工作,老姚刚上了一个星期的班就被解雇了。 老姚再也不需要早起上班了,可他每天早上还是五点准时醒来,所以他还是睡在楼上的客房里。而且,不知从哪天开始,他连周末也住在楼上了。因为再也不用去想程序,他就用早上这段时间想些平时很少想的问题,过去的一些事情像电影一样,在他脑子里一遍一遍地演着。 老姚原来是学机械的,来美后读的也是机械方面的博士。小张在老姚来美一年后带着四岁的姚尧来了美国。小张国内电大毕业,学的是文科,就死了在美国上学的心。来了刚三个月就找了家中餐馆打工。老姚是有资助的,白天除了上课,还得在实验室工作,晚上回来一边看书一边看儿子。现在想想,老姚觉得那是一段最值得怀念的日子,虽然辛苦点,但有个奔头在前面。念到第三年,老姚看见先他毕业的师兄们找工作都很难,有的找不到工作,只好做博士后,就去计算机系修了一些课。五年后,老姚同时拿到机械系的博士和计算机系的硕士,并用计算机系的硕士学位找了份不错的工作。在校期间日子过的很俭省,老姚的助学金养家也就够了,小张打工的钱全存着,几年下来,竟有三万多美金。小张对老姚说,买辆新车吧,这旧车三天两头的死火,上班怎么能行?  那么多年一晃就过去了。老姚还记得第一次开新车时自己战战兢兢的样子,现在小张开的丰田面包车,已是他们家买的第三辆新车了。儿子也已经十五岁了,明年该给他买辆车了。从上小学一年级起,儿子就成了小张的生活中心。老姚每周工作六十小时是常事,加上晚上睡觉是分开的,他每天和小张在一起的时间不超过一小时,而在这一小时里,说的话三句里有两句与儿子有关。小张一点也不比老姚闲。三年前,她在邮局找了份工作,算是铁饭碗。但每天八小时,一分钟也不能少。回来后,烧晚饭、检查儿子的作业、听儿子弹钢琴、收拾家。每天不到十一点上不了床。起先,老姚总对自己说这只是暂时的。他那时的口头禅是忙完这段就好了。累得不行的时候老姚常想,要是有两个礼拜不上班,什么事情也不做,会是什么样的日子?大概比神仙还要快活吧。可老姚现在就处在这么个状态,他没觉得自己活得像个神仙,倒是蛮像一个活在暗处的鬼。 记得股票热那段时间里,小张常跟老姚唠叨的一句话是:要是真的发了,先把房子贷款还了。两年前,他们隔壁的邻居突然插牌子卖房。这对美国夫妇有对八,九岁的双胞胎女儿。男的也在一家要上市的小公司做,而且是个副总裁。女的在家管孩子。小张和她闲聊后才知道,她丈夫的公司最近不太稳定,就决定先把房子卖了,免得到时有压力。果然,房子卖掉没多久,那男的就失业了。他们全家搬到附近的一家公寓去住了。有一次在小区公园碰见那女的,她正带着两个女儿骑自行车。聊了一会才知道她原来是上过大学的,现在去了一家小学做代课老师。男的去了非洲做志愿工作,要一年以后才能回来。她说这是她丈夫从小就有的愿望,现在总算有时间来实现了。老姚心想,我的愿望是什么?有过吗?即使有的话,小张会让我去实现吗?我自己会去实现吗? 一天,吃晚饭的时候,小张眼睛看着别处,说:“听老陈说,他们那儿需要一个装计算机的,一小时十块钱。”  老姚低着头吃饭,不吭声。小张又说:“就这工作,还不一定拿得到,好几个人都想去。”  老姚抬起头,冷冷地说:“待会我就给安德森打电话,看看能不能去他那儿做博士后。”  安德森是老姚念机械博士的导师,老姚毕业后就没和他联系过。小张放下碗,说:“你是不是早就想着要离开这个家了?” 老姚说:“人家老安要不要我还不知道呢。再说,和别人争装计算机的工作,我有什么优势?” 第二天,老姚真的打电话找安德森教授,问他做博士后的事。安德森觉得老姚这几年在计算机方面的经验对他很有用,当场就答应了。讲好先干两年,然后根据情况再说。工资也给到学校的上限,第一年三万二,第二年长百分之十。安德森让老姚和太太商量一下再给答复。老姚想了想,说,就这样吧,太太一定会很高兴的。 老姚把要去安德森那儿做博士后的事告诉了小张。小张说,你七年前第一份工作的工资都快是老安现在给你的两倍了。老姚说,这不是此一时,彼一时嘛。我现在在家一分钱也不挣。小张又问,两年后怎么办?老姚苦笑着说,想那么远干嘛?先把这两年混下来再说吧。 自从做出去做博士后的决定,老姚心里有了久违的轻松。甚至有了点当年离家去上大学时的感觉。一天,他还穿上运动衣,出门跑了一圈。没想到跑了不到一千米,就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老姚想起大学时他还得过系里三千米越野赛的亚军呢。就下了个决心,到学校后反正一人没事干,多锻炼锻炼。 临走前一夜,老姚正半躺着看闲书,小张推开客房的门进来。老姚忙欠起身,脸上挂着一点尴尬。小张在床沿坐下,说:“都收拾好啦?”  老姚点点头。小张又说:“没改主意?”  老姚忙说:“没有没有,明天我一早就走,要开快二十小时的车呢。你还要上班,就别起来了。”  小张又坐了会,开始用右手背抹眼睛。老姚说:“这不是暂时的吗,姚尧没几年就要上大学了,等把他供出来就好办了。”  小张说:“我知道我这一年多没少给你脸色看,你知道我这不是为自己。你说,跟你这么多年,我和你要过什么?” 老姚从床上爬起来,和小张并肩坐在床沿上,说:“我实在是无用,这几年全靠你撑着这个家。”  小张叹口气,说:“其实靠我的工资也够了,大不了换个小点的房子住,我们住公寓还不是住了那么多年。咳,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老姚看了看低头坐着的小张,见她头上有很多上面黑,下面白的头发。就说:“你又该染发了。”  眼睛就有点潮湿。想伸手去拉小张的手,却有了唐突的感觉,不由得心酸起来。想了会儿,说:“今晚你就住楼上吧?” 小张想了想,说:“不了,你明天还要起早赶路呢。”又说:“你跟老安说说,假期就不用做了,放了假就回来吧,姚尧在家也待不了几年了。” 小张下楼睡觉去了,老姚却怎么也睡不着。他不停地对自己唠叨,赶紧睡吧,不然明天开车真的要出事了。可是越急越睡不着,头开始发昏发沉。也不知过了几个小时,小张又推门进来了。她这次穿了件黑色的睡衣,上面还有些小洞洞。老姚不记得小张有这么件睡衣,问道:“上来睡啦?” 小张说:“不是。我不放心,上来看看你睡着没有。” 说完转身要走。老姚突然从床上一跃而起,一把把小张拖上床。然后用双臂把小张紧紧抱住,一句话也不说。小张开始在老姚怀里轻声抽泣,老姚也感到自己的眼泪沿着眼角往下流,一直流到耳朵里,痒痒的。老姚自语道,就这么一直躺着吧,就这么一直躺下去吧。老姚觉得小张的身子变得热乎乎的,刚想伸手去脱小张的睡衣,响起一阵电话铃声。老姚骂道:谁它妈半夜三更的往这打电话。铃声一直不断,老姚努力睁开眼,才发现原来是闹钟在响。天已经朦朦亮了,自己怀里却抱着个枕头,而头下的另一个枕头,早已湿了一大片了。 1-25-2006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小二,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10人
最后更新 2011-01-03 22:29:20
superman
2010-08-25 11:00:52 superman

写得真好。

丹青
2010-08-27 19:54:04 丹青 (做一个快乐的读者!)

结尾写得非常漂亮!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hope
2010-08-29 16:56:47 hope (春自花开方来,却是最红时走。)

开头和结尾完全把中间的结构挤成新小说那种客观事实了。

lalasong
2010-12-11 16:39:52 lalasong

是专业选错了么?感觉他读书读傻了。一个从加拿大留学回来的朋友说,在国外,找不到工作的才读硕读博。
是读书人的悲哀么?

西湖
2011-01-03 20:32:19 西湖 (从来佳茗似佳人)

最后一段是用什么文学表现手法?这应该不是穿越?

小二
2011-01-03 22:29:20 小二 (小二)

不是不是。老姚后来睡着了并做了一个梦,好不容易梦到要紧处,又给闹钟吵醒了。呵呵。

风声
2011-07-28 09:33:42 风声

结尾如果是卡佛来写,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丘晓钗
2011-11-19 10:00:25 丘晓钗 (特立独行的看看说玩世不恭是假话)

很好,卡佛死了,连前面也不出来,怎么可能写结尾~~~~~~~~~
结尾很有意思

青石
2012-01-03 18:53:01 青石

读到小张走出门外时,我在想,是不是接下来该老姚心里痒热,打开笔记本的隐藏文件夹,想着不知什么人,干啥了。

文远
2013-03-28 17:23:33 文远

是亨利式结尾。

无所谓
2016-10-14 16:01:38 无所谓 (http://weibo.com)

写的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