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一 老姚再次走在上海的南京东路上时,还真是有点百感交集的感觉。 第一次来上海是二十八年前。那年老姚考上了上海交大。对一个内地小城市长大二十岁刚出头的年轻人,上海是个充满神奇令人向往的城市。到上海的第一个周末他就乘公交车去了南京路。他还是从《南京路上好八连》这个曾在中国广为流传的故事里知道这条著名的马路的。 当年的南京路给老姚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路两旁的高楼大厦虽然已有上百年的历史,但还是很贵重很威风地立着。再有就是上海的女孩子们。那年头人们穿衣服都还是以深色为主,可她们穿的衣服裁剪合体,就显出了漂亮,但脸上却都挂着些冷若冰霜。楼房和女孩子们好像都在对老姚说:尽管你考上了上海的大学,你仍然是个外地人。 四年大学过得真是很快。还没怎么着呢,就在忙分配的事了。尽管老姚的上海话说得还不太好,他还是很想留在上海。但名额太少未能如愿,最后被分配到内地的一个研究所。临走前,同宿舍的韦忐请他出去吃饭。那时韦忐已被留校,不免有点得意。他对老姚说:争取考研考回来吧。又半开玩笑地加了句:别三年后领着个背背篓的四川媳妇回来。 日子照旧过着,有尽人意和不尽人意的地方。老姚在内地工作生活得都还不错。娶的媳妇不但不背背篓,长得还蛮漂亮。并给他生了个精精神神的儿子。没考研回上海,却直接考去了美国。有关老姚在美国学习工作的事,我这儿就不多说了。有兴趣的读者可参阅我今年初写的一部小说,小说的名字就叫《老姚》。如果你去问老姚本人,他爱用一句话来概括:弹指一挥间。 二 走在南京路上的老姚是要去一个叫做“功德林”的素菜馆,去赴当年同窗好友韦忐为他举办的接风宴。来上海已有月余,虽和韦忐通过几次电话,还没能见上一面。韦忐虽没拿个“洋博士”,却已是交大的“学术带头人”了。老姚对韦忐的“学术带头人”头衔兴趣不是很大。但韦忐在上海拥有两套三间两卫的公寓式住房这件事却对他触动很大。想当年,韦忐为弄一间房子结婚四处求人,忙得焦头烂额。现在,光韦忐在浦西的那套住房,至少就值两、三百万。老姚在心里算了算,出国十八年,攒下的美元全换了人民币,也就这个数吧。 虽然和韦忐有二十多年没见了,进了饭店老姚还是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韦忐比做学生时起码多出了五十斤,特别是那张脸,从枣核变成了柿饼,亮亮的。五官倒是还在原来的地方待着,只是向四周稍稍散开了一点,给人一种喜气洋洋的样子。他坐在靠里的一个包间的圆桌旁,正和身边的一个戴眼镜的男子说话,神情和手势倒是和过去没什么变化。老姚本想不吭声地从韦忐身边走过,看看韦忐是否认得出他来,但还是忍不住叫了声:“韦忐。” 韦忐忙站起来,对桌旁坐着的几个人说道:“你们看,你们看,说曹操,曹操到。这就是我老和你们经常提起的‘摇钱树’ 。老姚你耳朵根子没发热吧?”说完自己先大笑了起来。 老姚对别人叫他“摇钱树” 已不像过去那么敏感了。只是觉得韦忐说话时声音有点大,给人一种财大气粗的感觉。后来他发现周围的人说话声音都很大,看来说话的音量与个人财产没有太多的联系,也就习惯了。韦忐向老姚逐一介绍了同桌的其他几位。韦忐请来的几位陪客都是从美国回来做事的,其中那位戴眼镜的是北美一个很大的公司在上海的销售总代理。 正说着,又进来一个人,又黑又高又胖。大家都杨总长、杨总短地招呼上了。那个被称作“杨总”的说:“停个车真他妈难,我一小时前就出门了,从张江开过来还不到三十分钟,在附近找地方停车就找了他妈的半小时。”老姚也是从张江高科赶来的,不过他乘的是地铁。从张江到河南中路花了大约二十分钟,上来后不到十分钟就走到了。 韦忐给老姚和杨总作了介绍。这杨总十年前就海归了,起先是国外公司的外派,到期后不想回美国,就自己干。几起几落,现在开着个有二十来人的公司,给国外的一些公司做些配套软件。 有人问到老姚“海归”回来干什么,老姚告诉大家美国的一个公司用他和他导师的一个专利做了产品,已完成初期开发,现在要在国内找合作伙伴生产。大家就七嘴八舌的给老姚出主意,推荐认识的人。老姚忙说这事已经有点眉目了。 这儿人刚到齐,一桌菜已经摆了上来,看来是韦忐事先点好的。虽然是素菜馆,但菜的名字大多和动物有关。老姚开始有点拘禁,原以为只是和韦忐吃顿便饭,想不到来了这么多人。而且,听大家说话的口气,这些陪客们或大或小都是个官,想必都很忙。后来发现大家聊得都蛮开心,也就放松了一点。   在座的除了韦忐,都算是“海龟”,“海龟”自然成了席间的主要话题。聊得虽然杂乱,但话题大致有这几类。一是现在海归的机会还是有,不过已经越来越少了。而且,总体来说报酬也越来越不如过去了。要海归得趁早,不然就没位子了。戴眼镜的说他现在雇级别低一点的海归,一年也就给到七、八万(人民币)。扬总接着说:“靠,我刚给了个offer,一月五千人民币。” 二是感叹国内现在有钱的人真是有钱。在座的除了老姚外,似乎都认识一两个身价过亿的。老姚心想,大概回国后离战场更近了,火药味也就浓了点。按说美国有钱的也挺多,也没见有谁和比尔·盖次套近乎。在中国就不同,你同学的同学或亲戚的亲戚说不定就是或认识一个亿万富翁。 说着说着又说到国内的生态环境。都在抱怨国内现在发展太快,污染严重。水质变差,空气污染,伪劣食品等等,说了一堆。老姚知道,这些担心的后面其实透着点优越感,因为在座的大多拿着美国护照或绿卡。就连没出过国的韦忐,太太也正在加拿大蹲着“移民监”。 房价也是一个大家感兴趣的话题,有人觉得还要涨,有人觉得长过头了,该跌了。老姚没有在上海买房的计划,对涨跌都不太在意。“海龟”们大多住着公司给租的房子,所以失去了一个发财的大好机会。反而是韦忐,于六年前和四年前分别买了套房子,都翻了三倍以上。看来人算不如天算,大狗小狗都有自己的日子。 聊到后来大家一致认为做人心态很重要,也就是说各人对自己的现状还是不太满意。多数时间里老姚都是在做听众。一晚上听下来,觉得比干了一天活还累。出了饭店,已是万家灯火。看着五光六色的夜上海。老姚在心里感叹道:这才像个大城市的样子。 三 记得出国前有人告诉老姚,美国的生活节奏快,中午没午休。老姚当时没花什么大力气就适应了。在美国生活了十多年,老姚发现,美国的生活节奏其实并不算快。看看美国的小学教育就知道了,学生每天只上五、六个小时的学,一年中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放假。在美国的中国人大多过着一种简单而安逸的日子,吃简单的饭菜,和为数不多的人交往,在一个很小圈子里转来转去。除了工作变化较多外(也就是老姚自己,很多人在一个公司一待就是十来年),其他的东西都很按部就班,没有什么大起大落。久而久之,人变得懒洋洋的,各种需求和欲望也都半醒半睡着。 在中国待了一段时间后,老姚觉得中国的工作节奏才叫快。刚来时,代表中方单位和他联系的一个小伙子每次见面都热情得很。没两礼拜人就不见了,一打听才知道,是换工作去了外企。 原以为到中国后和人交往会变得容易一些。后来发现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语言障碍是没有了,代沟却存在着。与老姚打交道的大多差着老姚二十岁,大家在一起除了工作很难有共同的话题。所以老姚其实像在美国一样,还是过着单调的生活。而且,因为亲人不在身边,反而更加孤单了。当然,吃的是比在美国好得多。种类多,加上便宜,老姚每次点的菜都吃不完。开始时,老姚的感觉还不错。后来看见饭店里用餐的年轻人,常常是一盘炒面一碗汤,一边吃一边津津有味地谈着“超女” 或最新一款的电子游戏。看着他们生机勃勃的样子,老姚觉得自己真的是很老了。 尽管这样,老姚还是有种从冬眠里慢慢醒来的感觉。有一次陪几个人去正大广场的小南国吃饭,看见门前迎宾小姐个个都长得长腿细腰,老姚不由得暗暗地吸了口气,收了收十年前就已微微凸起的肚子。 四 为联系生产的事老姚去深圳出差。这也是老姚第一次来深圳。深圳给老姚的第一印象并不好,有一种扩大了和翻新了的县城的感觉,到处亮晃晃的。而街上走着的行人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进住酒店时,柜台前一个腰上别着两部手机的男子和一个矮矮胖胖的女子正对着服务员大声喊叫。老姚只好站在后面耐心等着。那男的非常激动,不停地挥动手臂。一条金色的项链在他发黑的后脖子上挪动,特别的耀眼。他们好像是对酒店收押金不满意,觉得酒店看不起他们。搞了十多分钟,最后是以那位男子往柜台上扔了五千块钱而告结束。 安顿下来后,老姚出去吃饭。出了门向左没走多远就看见一家饭店,装潢得蛮像回事。进去后老姚被领到拐角处的一张小桌前。因为是散客,点完菜半天不见动静。老姚本来就不饿,所以也不介意。他注意到饭店服务小姐的人数远大于餐桌数。平均每张桌子有三到四个,倒茶的倒茶,上菜的上菜,还有人不时地给客人换盘子。她们大多像是外地来的,其中一两个小姐说的普通话里还夹带着老姚他们那儿的地方话。小姐们虽然穿着很鲜艳的制服,但材料看上去很一般,而且都不太合身,人就显得有点僵硬。脸上的笑容和身上穿的制服一样,很一致。总的说来给人很累的感觉。老姚想起自己上大学前在工厂工作的那几年,上班就像玩似的。大家都盼着去上班,一帮男女青年说说笑笑,一天就过去了。 一位看上去三十来岁的女子,头发整整齐齐的在后面盘着,穿着一套深色西服,西服裙下是一双粗短的小腿。她像是个领班,在桌子之间来回走动,不时停下来和正在给客人上菜或倒茶的小姐说上两句。老姚突然想到大学时读过的一个叫白什么的台湾作家写的小说,名字叫《金大班的最后一夜》。虽然小说内容已完全忘记了,但“金大班” 这三个字却崩了出来,和眼前的这位领班的联系上了。 那顿饭的结果是老姚一连拉了两天的肚子。 五 在美国,老姚常听别人说到中国时下风气如何不好,说在深圳住酒店常有女子半夜给你打电话提供服务。老姚从心里看不起干这种事的人,觉得自己绝对不会对这种服务感兴趣。但三天下来老姚房间里的电话竟然一次都没响过。也就是说老姚连一个表现自己与众不同的机会都没有。 虽然刚五月初,深圳的天气已经很闷热。这天,老姚在外面跑了一天。回来后在旅馆附近的一个饭店里随便吃了点东西。回到房间洗了个澡,打开电视乱换了一通电视频道,没发现感兴趣的节目。突然就有了想喝杯啤酒的愿望。 旅馆大堂里有一个酒吧,偶尔有一两个老外光顾外,经常是空着的。老姚坐下后,一个服务小姐忙过来问:“先生想喝点什么?”老姚说:“来瓶啤酒。”小姐接着问道:“您是要喝中国的还是外国的?”老姚问:“外国的有什么?”“有百威、密勒,还有……” “来瓶青岛。”老姚忙打断她。不一会,服务小姐端着个托盘过来,上面一个听装的青岛啤酒和一只高脚酒杯。放下后冲老姚微微一笑:“先生请慢用。”老姚端起啤酒,慢慢喝着,顺手拿起桌上的价目单。一看,吓了一跳。青岛啤酒,三十五元一瓶。“真他妈的敲竹杠。”老姚在心想骂了句。 刚喝了两口,那位服务小姐又走了过来,而且,她身后还跟着一位小姐。老姚刚想说什么都不需要,服务小姐指着那位已站在她身旁的小姐说:“先生,这位小姐想和您谈谈。”老姚一愣,说:“谈什么?”“随便聊聊。”没等老姚说话,那位想和他“随便聊聊” 的小姐,已在他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看这小姐的装束打扮,老姚知道碰上什么人了,不由得坐直了身子,紧张之余,还隐隐的有点兴奋。老姚毕竟是个各方面都很正常的男子,有这种反应也是很正常的。他正琢磨着怎么开口,那小姐却先问到:“先生是从哪里来的呀?” 就这样,老姚和这位小姐聊上了。双方都在试探,聊的就有点有口无心。老姚心想:我就和你装傻充愣,倒要看看你怎么向我进一步表示。小姐的表示很一般,说:“先生,您能请我喝杯酒吗?”老姚愣了一下,说:“可以。”心想:这三十五块还是花得起的。小姐朝远处的柜台招了招手,不一会儿,一杯红色的酒就送了过来。杯沿上还嵌着个樱桃。 老姚酒喝得很慢,那听冰镇啤酒已经是温温的了,聊天的气氛和内容也变得温暖起来。老姚不知不觉地已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成功的海归人士,而那位小姐却成了一个凄凄惨惨、在家受尽虐待、连中学都没毕业的的“灰姑娘” 。老姚正想劝“灰姑娘” 好好学习,找个正当的职业,“灰姑娘” 轻轻对他说道:“看你挺疲劳的样子,要不回你的客房,我帮你按摩按摩放松一下?” 老姚觉得血一下子涌到脸上,热烘烘的。他调整了一下气息,正色说道:“我从来不做这样的事情。”“灰姑娘”笑着对他说:“不要紧张,你是个好人,做你太太的一定很放心。祝你晚安。”说完站起身来,理了理裙子,不等老姚答话就快步转身离去。老姚看着“灰姑娘”的背影,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再看桌子上的那杯嵌着樱桃的酒,“灰姑娘” 连动都没动。 不一会儿,服务小姐送来了账单,一百八十五元。看来,“灰姑娘”的那杯鸡尾酒要比老姚的“青岛” 贵多了。 六. 回到客房,老姚忽然有了种被欺骗的感觉。可细想想并没有人骗他,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比如,在答应帮那位“灰姑娘”买酒前,应先问问价钱再说。过了一会儿老姚对自己说:不就是一百八十五块钱嘛,也算是长了些见识。 老姚开始上网处理电子邮件。先看了太太小张的邮件,小张要他在外面注意身体,多吃水果,少吃油腻的食物。老姚例行公事地给小张回了信,接着打开了公司的邮件。邮件是公司老板写来的,说与中方的合作出现了一点问题,计划要作修改,让老姚尽快回到美国。 看完这封邮件,老姚知道自己的中国之行就要结束了。他苦笑了一下,算了算,来中国已有三个多月,好像什么事也没干似的。按原计划,他至少要在中国待一到两年。突然,一切都变了。他甚至担心回美后又得重新找工作。老姚连忙又给小张写了个邮件,告诉她最新的变故。本想再给老板写个邮件,但已无法集中精力。便对自己说:也没什么好写的,明天再说吧。 老姚和衣躺在床上,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疲乏,脑子却停不下来,两侧的太阳穴隐隐作痛。他知道小张肯定要为这件事操心。当初做这个决定时她就不太放心,但也没有更好的选择。老姚正想着要不要给小张挂个电话,脑子里却突然转出了“灰姑娘”的背影。刚才在楼下酒吧,那姑娘离开时,老姚发现她上身穿的紧身背心很短,腰上露出一小截,白白的。黑色的裙子蓬蓬松松地吊在下面。想着那蓬蓬松松的裙子,老姚竟慢慢地放松下来了。 这时,门铃响了一下。老姚打开门,就看见“灰姑娘” 站在门前,微笑着看着自己。老姚刚放松的身子又一下子僵直了,一开口,竟有点口吃,“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句话来。“灰姑娘” 浅浅一笑,说:“刚才和你聊天很有收获,还想和你再聊聊。”老姚嘴里像是衔着块冰,含含糊糊地说:“天这么晚。。。晚了,不。。。不方便吧?”“灰姑娘”说:“你让我站在门口,别人看见了多不好呀。” 老姚一犹豫,“灰姑娘”已侧身进了房间,穿着高跟鞋的左脚轻轻向后一抬,房间的门就关上了。 2006年8月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小二,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7-03-29 09:45:41
小二
2016-04-16 03:01:10 小二 (小二)

这是2006年回国半年后写的。又读了一遍,看来除了房价需要更新一下,其他的还是那样。呵呵。

墨西哥TACO杀手
2016-08-14 01:44:46 墨西哥TACO杀手 (叔本华的信徒)

写的是你自己吗?

无所谓
2016-10-14 14:35:49 无所谓 (http://weibo.com)

看到房价 的确是十年前了~~~ 据我认识的海归 回上海的确是你写的这样的感慨

蘭_Frisbee
2017-03-28 12:22:42 蘭_Frisbee (Champs always show up)

哈哈,我只问问,姑娘进门之后呢?

小二
2017-03-29 09:45:41 小二 (小二)

咱们给老姚一个表现自己与众不同的机会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