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展开 怕过年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怕过年 / 怕过年。 / 不是怕时间。 / 以前我怕,现在不怕。 / 而且不怕时间的结束。 / 深刻的恐惧 / 从欢乐的表皮冒出来。 / 多少美食, / 多少伸向腋窝的手 / 都不能使我快乐, / 反而让我恶心。 / 我不合群, / 不合时宜。 / 我知道我讨厌。 / 我知道我荒凉, / 我知道我烟卷, / 我的怕。 / 怕过年甚于彩色电视 / 强行塞给我的 / 关于社会的认知。 / 铁刀和苏联战歌。 / 怕的太多了, / 似乎勇敢了。 / 其实...
展开 路边社新年贺辞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路边社新年贺辞 / 我想我应该为旧年写点儿什么。 / 是应该而不是必须。 / 是为旧年而不是什么新年。 / 因为新年早晚变旧,新年早晚都会因为反复抚摩的手指而变黑。 / 我数落这一年之中的冷。 / 我想因为年底喜庆的到来而宽容它们的人并不是我。 / 经过便谅解是你的风格不是我的。 / 我宁可与乌鸦一起喝卡度的白咖啡。 / 那些更细微更细腻的痛苦 / 我自然不会逐格回顾,自然不会从中 / 找出值得...
发表于 2011,Push Open the Window: Contemporary Poetry from China 诗歌 译作
MY THUMBS / Writed by Sang Ke / Translated by Jane Weizhen Pan and Martin Merz / 1 / My thumbs are gone / My thumbs are dead / You may say,chopped off with a cleaver / Or cleaved away with a bayonet / It was to the right of my index finger / -That's my left hand / It was to the left of my index finger / -That's my right hand / My hands hide an essay / About freedom...
发表于 2011,Push Open the Window: Contemporary Poetry from China 诗歌 译作
ENLIGHTENED BY SNOW / Writed by Sang Ke / Translated by Jane Weizhen Pan and Martin Merz / “In all my years in Manchuria, / I never saw pristine snow.” / City folk are always despondent. / In the countryside,out in open spaces,or / on forks of boughs in the forest, / snow is more pristine,more nourishing / than mineral water. / That snow isn't white,but sky bl...
展开 我知道我为什么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我知道我为什么失去了喜悦 / 我也知道表情下面的丰富内容 / 面对秘密警察、物价和庸俗的流行音乐 / 我的告诫怎么不会成为诽谤呢 / 公共汽车阴暗的灯光下焦灼的面孔 / 穿着假耐克戴廉价手饰的中国少女 / 我的父母谨守着土地一样古老的格言 / 种自己的地吧 / 三粒种子会成为一株茁壮的青禾 / 这就是我所存在的世界 / 我还想用我的诗歌赞美的世界 / 拥挤而肮脏的人流在暴风雨的洗劫下 / 只呈现为一口凝固... (6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