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发表于 《世界文学》2012年第4期 散文 创作
我的门我的窗 桑克 1. 我从小就是个书迷,谁家有书就在谁家泡着。 我们家孩子多。吃饭的时候,我妈站在院子里喊:吃饭啦!一群孩子就回家了。 如果里边没我,我妈就能准确无误地从一个藏书丰富的人家里把我和书一起揪出来。 1974年左右,我认字还不是太多,满篇儿都是生字,连猜带蒙,查字典什么的。 碰到有字的东西就看,甭管有营养没营养的,文学的非文学的,也甭管什么文化...
发表于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2年5月。 其他 译作
《冬天的早班飞机》   收录在这本新诗集《冬天的早班飞机》之中的诗,一共一百三十四首,分别写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到二零一一年六月之间的十八个月。每一首诗的后面都标着写作结束之时的年月日时分秒。这是我的写作习惯。   友人之中,姜涛是比较早地意识到我对时间的敏感的。他说:“我注意到一点,桑克的每一首都明确地注明了写作的时间,不仅标出年、月、日,而且精确到了几... (2回应)
发表于 2012年2月《新京报》和《黑龙江日报》 散文 创作
测试现实的试金石 读切斯瓦夫•米沃什《诗的见证》   壬辰新年,我觉得,如果按照读书的角度,可以命名为米沃什年。 这个命名当然非常个人化。而个人化,往往被一些蓄意强调大义的人认为是没有历史性的表现。但是我非常迷恋这种个人化,而且你不能据此就批评我自恋。 个人化是基于认识,自恋则是基于情感。它们分属不同领域,就如同米沃什在《诗的见证》中说明的,“普...
试发表 散文 创作
我不知道怎么说过去幼稚而美好的时光,我甚至已经开始遗忘,这是我曾不愿,而现在非常愿意做的事。我感到语言的难。我甚至还不能说清这一切。到弥留之际或许能够,或许仍将不能,似乎永远是个谜。我疲于奔命,已倦于猜测的工作。我似乎只该讲些事实的,然而我却已没有叙述的激情。我承认我是盲目的。最糟糕的是当时我就知道我是盲目的。我是疯了。有些过分——正如她谈及我时的言论。 ... (2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