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线

发表于 《门萨的娼妓》,三联书店2004年版 小说 译作
伍迪·艾伦 著 孙仲旭 译 疯狂是种相对的状态,谁又能说我们中间有谁是真正疯狂的呢?当我身穿破旧衣裳,捂着外科医生戴的那种口罩游荡在中央公园,尖声喊着革命口号并歇斯底里地大笑时,我甚至现在还怀疑我是否真的疯掉了。因为,亲爱的读者,我并非一直是那种被称为“纽约街头疯子”的人,每次见到一个垃圾箱都会停下来把小段绳子和瓶盖往购物袋里装。不,我曾经是个成功的医生,住... (1回应)
发表于 《门萨的娼妓》,三联书店2004年 散文 译作
伍迪·艾伦 著 孙仲旭 译 《德米特里》 这出芭蕾舞剧开场是一次狂欢节,有点心、饮料卖,有旋转木马骑。许多身穿鲜艳服装的人在长笛及木管乐器的伴奏下又跳舞又欢笑,长号则以小调吹奏,暗示点心、饮料很快便会卖光,人人将会死去。 在游乐场上逛的漂亮女孩叫娜塔莎,她闷闷不乐,因为她父亲被派往喀土穆打仗,然而那里没仗打。跟着她的那个男的叫利奥尼德,是个年轻学...
发表于 《门萨的娼妓》,三联书店2004年 散文 译作
伍迪·艾伦 著 孙仲旭 译 无疑存在一个看不见的世界。问题是,它离市中心有多远?最晚开到几点?无法解释之事时常发生。有人看到了幽灵,另一个人听到了声音,第三个人醒来后,发现自己到了朴利克尼斯赛马场。我们中间有多少人独自在家时,从来没感到过有只冰凉的手搭在自己的脖子上?(谢天谢地我没有,不过有人感到过。)这些经历的背后是什么?或者说在此问题上,这些经历的前面是...
发表于 《纽约时报》中文网2012年7月2日 散文 译作
(图文版:http://www.douban.com/note/223163109/) “我曾经最想当一个外国电影人,”伍迪•艾伦最近说,“可是当然,我来自布鲁克林,那里不是外国。出了一件出人意料而结果挺好的事,让我到头来成了个外国电影人,因为我没有别的办法筹集到资金。” 过去十年里,艾伦先生大部分时间都在欧洲进行他的电影之旅,去了英国(《赛末点》(Match Point),《独家新闻》(Scoop),..
发表于 《门萨的娼妓》,三联书店2004年 小说 译作
伍迪·艾伦 著 孙仲旭 译 月光下,布里索睡得正香。他仰面躺在床上,胖肚子高高挺起,嘴角翘出一个愚蠢的笑容,他仿佛是种无生命的物体,比如说一个大足球或两张歌剧票。过了一会儿,他翻了个身,月光好像从另外一个角度照在他身上,他正像头道菜的二十七件套银餐具,包括沙拉碗和汤锅。 他在睡觉,克洛凯手持左轮手枪站在他跟前想,他在做梦,而我存在于现实中。克洛凯不喜欢现实...
试发表 小说 译作
距离 雷蒙德•卡佛 著 孙仲旭 译 她来米兰过圣诞节,想知道她小时候怎么样,他难得见她一次,每次她都这么要求。 跟我说说吧,她说,跟我说说当时怎么样。她呷着利口酒等,眼睛盯着他。 她是个身材苗条、长相漂亮的酷女孩,从头到脚都耐看。 那可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二十年前,他说。他们在他的公寓里,位于卡西纳花园附近的维亚法布里奥尼路。 你能想起来的,她说...
试发表 散文 译作
詹姆斯·瑟伯 著 孙仲旭 译 有天下午在一场派对上,一位眼睛亮闪闪的女士(她眼里的光亮更多是因为热切,而不是因为智慧)走到我跟前说:“你干吗讨厌女人呢,瑟伯先生?”我马上调整了一下我固定的咧着嘴的笑脸,否认我讨厌女人,说我根本不讨厌女人。然而这个问题还是留在我心里,那天晚上我上床睡觉时,发现我一直在下意识地列出一份我讨厌女人的理由清单。也许有意思的是照着我潜...
发表于 《门萨的娼妓》,三联书店2004年12月 小说 译作
伍迪•艾伦 著 孙仲旭 译 (以下内容节选自即将出版的弗吉尔•艾夫斯的回忆录,他因为犯多种重罪,正在服连续4个99年刑期的第一个99年。艾夫斯先生计划出狱后从事儿童教育工作) 我当然偷东西,干吗不偷?在我长大的地方,只有偷才能有饭吃。然后还要偷钱付小费,很多人偷的是15%,而我总是偷20%,这让我在侍者中很受欢迎。在完成一次抢劫后回家的路上,我会偷几件睡衣,好.. (8回应)
发表于 《门萨的娼妓》,三联书店2004年12月 小说 译作
伍迪·艾伦 著 孙仲旭 译 布鲁克林:三车道的大街。桥。处处是教堂和墓地。还有糖果铺。一个小男孩帮一个蓄胡须的老头过马路并说:“安息日快乐。”老头露出微笑,在男孩的头上磕干净烟斗。男孩哭着跑回家……令人气闷的炎热与潮湿笼罩着这个区。居民饭后把折叠椅搬到街上坐着聊天。突然下起雪来。人们大惑不解。一个小贩顺着大街叫卖热椒盐脆饼干。他遭到几条狗袭击,被追得爬上了一...
试发表 小说 译作
詹姆斯·瑟伯 著 孙仲旭 译 “我们要冲过去!”司令的说话声音就像薄薄的冰层裂开一样。他身穿军礼服,代表军阶很高的白色军帽潇洒地往下拉得遮住一只冷冷的灰色眼睛。“我们穿不过去的,长官。如果您问我,这眼看着正在变成一场飓风。”“我没有问你,伯格上尉。”司令说,“把马力指示灯全打开,转速提到八千五!我们要穿过去!”汽缸的工作声更响了:哒-噗咯哒-噗咯哒-噗咯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