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线

试发表 散文 译作
詹姆斯·瑟伯 著 孙仲旭 译 大概谁都不应该像我这辈子这样,养过那么多条狗,可是对我来说,其中的乐趣超过了它们带给我的痛苦,除了一条名叫马格斯的艾尔达犬,它带给我的麻烦,比另外的五十四条或者五十五条加起来还要多,尽管我最窘的时刻,是那条名叫珍妮的苏格兰梗带给我的,当时它刚刚在纽约的一套四楼公寓里的一座衣橱里生了六只小狗,它非要我带它出去溜溜,却在第十一..
试发表 散文 译作
詹姆斯·瑟伯 著 孙仲旭 译 几乎快两年前有天下午,在一场鸡尾酒会上(至少我是一直这样讲的),一位热心肠的中年妇女对我说:“你属于迷惘的一代吗,T先生?”我会疾如闪电般冷冷回答道:“不,太太,我属于躲藏的一代。” 事实上,从未有哪个女人在鸡尾酒会或者别的地方问过我这样的问题。有天夜里我睡不着时想出了那段对话。当时在我看来,我的回答似乎挺锐利,够讽刺,我.. (4回应)
发表于 《第三大道的这间酒馆》,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 小说 译作
(关于标题:Venite Adoremus,拉丁语,意为“让我们赞美”,后文中的“Venite adoremus Domiunum”意为“让我们赞美上帝”。) 约翰•麦克纳尔蒂 著 孙仲旭 译 有时,关于自己所过的那么多圣诞节,人们记得最清楚的,会是一些极小、极小的事情,也许根本无关紧要,我就是这样。我记得很久以前发生在一个圣诞夜的一件小事,它开始得还要早一点,要回溯到我小时候学钢琴那阵子..
试发表 小说 译作
詹姆斯·瑟伯 著 孙仲旭 译 那位摩托车骑警意外地不知道从哪里(他们总是这样)轰鸣而至时,那个男的在路旁深深的草丛中四肢着地,在学狗叫。那个女的当时在慢慢开一辆车,到差不多八十英尺外停了下来,车头灯照着那个男的:中年人,思想混乱,惯于久坐。他站了起来。 “这儿是怎么回事?”警察问。那个女笑得咯咯响。“不正常。”警察心想。他没有看她。 “我看是找不到了,”... (1回应)
试发表 小说 译作
詹姆斯·瑟伯 著 孙仲旭 译 过去几年所发生的小事中,比较令人瞩目的一件发生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我有几个朋友家在那儿),遗憾的是我错过了。似乎是有位阿尔巴托斯先生有天早上在药柜里找什么东西时,发现了一瓶他妻子服用治胃痛的专利药物。好了,阿尔巴托斯先生是那种心怀忧惧的人,他害怕专利药物,也几乎害怕一切。几个星期前,他在《消费者研究》的通告中看到一段话,里面宣称... (2回应)
试发表 散文 译作
詹姆斯·瑟伯 著 孙仲旭 译 我所认识的写剧本的人,几乎个个都想读戏给我听,而且真的会读给我听。我不知道他们干吗要选中我,读给我听,事实上我是个很糟糕的听众,美国最糟糕的听众之一。我总是在等着人们停止说话或者停止念剧本,好让我可以说话或者念剧本。但不幸的是,我根本没有剧本可以念给别人听(尽管我一直打算写他几部),另外我人到四十,说话不像以前那样利索,或者...
试发表 散文 译作
詹姆斯·瑟伯 著 孙仲旭 译 寒意初起的十一月时,我在市里起风的街道上不戴帽子也没穿大衣跑来跑去这件事,遭到一些朋友及同事言辞尖锐乃至难听的评论。甚至曾有一位街上路过的陌生人吼道:“戴上你的帽子,穿上大衣!”我那样做,似乎让别人不高兴,他们开始压低嗓子旁敲侧击,甚至直截了当说我只是想显得特立独行,以引人注意。当我的头发(我经常忘了去理发)长得很长时,这种责..
试发表 散文 译作
詹姆斯·瑟伯 著 孙仲旭 译 毫无疑问,在关于生命令人惊异的安排中,使得大自然令人摸不着头脑这一点上,什么都无法与这一事实相比,即它所创造的任何一种物种的雌性,都不是很在乎雄性,反过来,雄性则很在乎雌性。在过去的一千万年中,大自然忙着想办法让雄性能够吸引雌性,然而从海洋环节动物到人类,整个求偶这件事,一路发展得举步维艰,就像一出复杂的音乐喜剧。最近我在阅读《... (1回应)
发表于 《门萨的娼妓》,三联书店2004年 小说 译作
伍迪·艾伦 著 孙仲旭 译 我一见钟情而且是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康妮·查森,她也回报了我的热情,这是在中央公园西路前所未有的奇迹。她个子高,金发,高颧骨,是个演员,学者,万人迷,但显然不合群,她还拥有富有洞察力、令他人相形见绌的智慧。在魅力这方面,只有她身上每段曲线表现出来的放荡和十足的色情味才有得一比。她是派对上每个小伙子的向往对象,风头无人能及。她居然会看中... (2回应)
发表于 《第三大道的这间酒馆》,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 散文 译作
约翰·麦克纳尔蒂 著 孙仲旭 译 说起来,国旗和约翰尼的扁桃腺之所以搅和到一起,是因为他去医院之前,我们努力过让他做好准备第一次去这种地方,当然,说是第一次,但是得除了四年三个月前他出生那次。 有很长时间,约翰尼睡觉时会发出格格响的声音,他呼吸声音也很响,我们经常跟我们为他找的儿科医生提起这件事。 也有很长时间,那位医生一再跟我们说有一派医生把摘除扁桃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