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线

试发表 散文 译作
(节选自散文《不一样的熏衣草》) 詹姆斯·瑟伯 著 孙仲旭 译 我在检点我妈妈的来信时,发现时间并未令其失色。在一封日期为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的信中,她很详细地讲述了她一九三三年寻找巴格利小姐的故事,这件事成了家族中的传奇。安妮特•巴格利小姐——她的熟人都叫她安娜——六十年前从她的英国老家漂泊到哥伦布市走家串户为人缝补,跟我妈妈成为肺腑之交。然后在一...
试发表 小说 译作
詹姆斯·瑟伯 著 孙仲旭 译 普雷布尔先生是斯卡斯戴尔市的一位中年律师,身材肥胖,经常跟他的速记员开玩笑说要跟她私奔。“我们私奔吧。”他在口授什么的间隙会说。“好的呀。”她会说。 一个下雨的星期一下午,普雷布尔先生比以往更认真。 “我们私奔吧。”普雷布尔先生说。 “好的呀。”他的速记员说。普雷布尔先生把口袋里的钥匙弄得哗哗响,他望着窗外。 “我.. (1回应)
发表于 《恋爱中的骗子》,上海译文出版社2011年 小说 译作
理查德·耶茨 著 孙仲旭 译 杰克·菲尔茨花了五年时间,才完成他的长篇小说处女作,让他有理由感到自豪,但是精疲力竭得快要病倒。他当时三十四岁,住在格林尼治村一间黑乎乎的房租便宜得可怜的地下室里,他的婚姻解体后一头扎到那里写作好像挺好。他本来以为等他的书出来后,他就能找到更好的住处,甚至也许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可是他错了:尽管那部长篇小说获得一片赞誉,卖得却很差...
发表于 《恋爱中的骗子》,上海译文出版社2011年6月 小说 译作
理查德·耶茨 著 孙仲旭 译 “嗯,我知道这好像挺滑稽,”那个年轻人在制图板前站起身子说,“可是我想我们还没有互相正式介绍过。我叫丹•罗森塔尔。”他个子高,块头又大,他的面孔说明了他很腼腆。 “比尔•格罗夫。”握手时我告诉他,然后我们都装做安定下来。我们刚进雷明顿•兰德公司,被安排坐在同一个玻璃格子间里,这是在迷宫般的十一楼,光线明亮,人们都..
试发表 散文 译作
詹姆斯·瑟伯 著 孙仲旭 译 如果你去书店转一下,会碰到几本关于D.H.劳伦斯的书:约翰•米德尔顿•默里执笔的自传,弗里达•劳伦斯的回忆录,基思•温特的以真人为主角的小说《热情的俾格米人》等等。相对而言,这些全是近期的,上溯至劳伦斯辞世以来的完整书目,会有几百本之多,也许有几千本。一个写字的人,要是他没有写点什么关于D.H.劳伦斯有多么难以让人理解、跟..
发表于 《第三大道的这间酒馆》,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 散文 译作
约翰•麦克纳尔蒂 著 孙仲旭 译 约翰尼并没有真的说他爸爸无所不能,只是以为他的爸爸什么都能做到,这一点,让我心里既高兴,又尴尬。我是他的爸爸,这时的约翰尼是两岁三个月大。 我突然意识到——我感到开心——约翰尼对我估计过高,是在我们买了电视机后没过几天。有很长时间,我和费思抗拒着不去买电视机。首先,我不想让家里再多一件对小孩来说是带电的陷阱,另外,我们...
发表于 《第三大道的这间酒馆》,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 小说 译作
约翰·麦克纳尔蒂 著 孙仲旭 译 卡莫迪太太太在街角的小店,是在东部小镇子上都能找到的那种,由寡妇所开。这儿那儿,你还能发现这种小店,可是卡莫迪太太开她那间,已经是三十四年前的事了。 那间小店卖《勇气与运气》杂志、土豆(几乎都是每次不超过半口就吃完了)、劳拉·吉恩·利比的长篇小说、“16-1”巧克力条、能在小孩的手背上印假刺青的贴画、用毛茸茸的绳子捆着的引火柴...
发表于 《第三大道的这间酒馆》,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 散文 译作
约翰·麦克纳尔蒂 著 孙仲旭 译 早在约翰尼出生前很久,我就下过决心,不会让他成为我的第四击,也就是说,我不会努力让他成就那么多我未能成就的事,他不会是小型的我。那是在他出生之前。 前不久有天晚上我去看电影,发现自己在做着我以前说过不会去做的事,电影是《一个美国人在巴黎》,金·凯利跳舞,向一位名叫莱斯利·卡伦的姑娘求爱,奥斯卡·莱文特弹钢琴。电影上演着那...
发表于 《第三大道的这间酒馆》,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 散文 译作
约翰•麦克纳尔蒂 著 孙仲旭 译 尽管约翰尼来到这个世界上才只有两年零一两个月,可我担心他已经为自己形成了一种危险的哲学。当然我只是猜测,不过我担心这种哲学可以这样总结:“看着不错,就是我的。” 这是种令人震惊的生活哲学,因为首先我觉得不会奏效,其次,万一约翰尼利用这种哲学成功了,会让约翰尼成为一个很糟糕的无赖,我既不希望,也不愿意让他成为那种人。如果...
发表于 《从街角数起的第二棵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年 散文 译作
E.B.怀特 著 孙仲旭 译 在龟湾一带一块块补丁似的小花园里,五六片枫叶让秋天带上了刺鼻的味道。几天前的一个上午,一只画眉鸟出现在这里,我们在窗前看着它,褐色,不期而至,正在探索那片林子,蘸一下喷泉。这种来访,给一个城里人带来了独特的满足感;如果我们是在乡下发现的它,欢乐只会有这次的一半。城市里是人们喜欢以片剂状、浓缩的方式过日子的地方:一片森林减少至一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