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线

发表于 《第三大道的这间酒馆》,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 小说 译作
约翰·麦克纳尔蒂 著 孙仲旭 译 谁都不晓得对走进来的人,这间酒馆的老板怎么那么快就能做出判断,但是他的确能,比如对那两个流浪汉,他们是在一个星期天下午从第三大道拐进来的。 当时是星期天下午的一段时间,老顾客称之为“祷告时间”,是在四点钟左右,星期六晚上喝醉又醒酒迟的人一个接一个进来。他们一直那样,每个人把自己变成一个小岛,站在吧台前,人人两侧都留了些空间...
发表于 《第三大道的这间酒馆》,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 散文 译作
(美)费思•麦克纳尔蒂* 著 孙仲旭 译 (选自《第三大道的这间酒馆》,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 我是在1941年情人节时认识约翰•麦克纳尔蒂的,在纽约的《每日新闻报》的市内部,约翰当时在那里当改稿编辑。那是我头一份工作的上班第一天。约翰后来跟我说他看到我之后,走到一个朋友面前说了句小小的玩笑话。“那个女孩,”他说,“有一天大家都会知道她是麦克纳尔蒂的傻子...
发表于 《从街角数起的第二棵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年 散文 译作
E.B.怀特 著 孙仲旭 译 最近我们从乡下过来,在中城的一家旅馆住了几天,由着飞蛾统治我们的公寓。我们在旅馆里住的睡房挨着一个通风道,每次有谁淋浴,嘶嘶水声总是清晰可闻。人们频繁淋浴,因为天热,也是因为淋浴可以打发时间。有人下午五点钟入住,然后就淋浴,到了晚上,人们会在八九点钟左右淋浴,然后戏院散场后,他们回来又洗一次,还有晚归的人——寻欢作乐的男男女女——会... (3回应)
发表于 《从街角数起的第二棵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年版 散文 译作
E.B.怀特 著 孙仲旭 译 理发师在给我们剪头发,我们闭着眼睛——很可能会这样。我们已经进入一个休憩的深层而丰富的世界,只是在理发接近尾声时,才会到此境界。剪刀一下一下,已经到了很接近耳朵后面需动作小心的阶段,我们低着头,平和降临在椅子上,只能听到理发师因为哮喘而发出的吸气声,标志着生命的节拍。我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时,听到很远处传来的一个告别的声音,那是店里...
发表于 《从街角数起的第二棵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年 散文 译作
E.B.怀特 著 孙仲旭 译 市里努力想把噪音降下来,结果,这件事情却变得很具代表性。在现有的喧闹之外,市里又增加了一辆黄色大卡车,装满了华而不实的报纸记者和分贝检测仪,雇了两辆出租车一直响着喇叭,闹哄哄地在前面开路,天地之间,都因为反噪音而隆隆作响。 我们从来不认为分贝是可靠的声音指数。测量声音并不容易,有些最响的声音不能让分贝检测仪有丝毫颤动:一座刚有人去...
发表于 《从街角数起的第二棵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年 散文 译作
E.B.怀特 著 孙仲旭 译 我们今天独自用午餐,习惯如此,这样对消化有好处,也能带来一种郁郁寡欢的心态,稍具文学价值。但是环顾室内,看那些有着两个、三个、四个人用餐的餐桌时,我们意识到纽约的午餐具有多么重要的功效,多么立竿见影,多么目标明确啊。每张餐桌上,都笼罩着有利可图的深色帷幕——去那儿的每个人都有生意或计划上的某种理由:推销员,申请人,恳求者,煽动者,主...
试发表 小说 译作
雷蒙德•卡佛著 孙仲旭 译 我还是见过点世面的。我当时正要去我妈妈家过几晚上,可是刚上到楼梯的最高一级,我看了一眼,她在沙发上亲一个男的。当时是夏天,门开着,电视也开着。 我妈妈六十五岁,生活孤独。她加入了一个独身俱乐部。但即使这样,还是让人难以接受。我站在最高一级楼梯那里,手放在扶手上,看那个人一边亲吻,一边越搂越紧。当时是星期天,下午五点钟左右,.. (2回应)
试发表 小说 译作
雷蒙德·卡佛 著 孙仲旭 译 “那是谎话。”我的妻子说,“你怎么能相信这种事?她只是眼红,没别的。”她头一甩,眼睛盯着我不放。她还没脱下帽子和外套,因为受到指责而红着脸。“你相信我的话,不是吗?你当然不相信那件事吧?” 我耸耸肩,然后说:“她干吗要撒谎?对她有什么好处?她撒谎能得到什么?”我感觉不自在,穿着拖鞋站在那儿,两只手一张一合,多少感觉有点荒唐,还... (1回应)
发表于 译林出版社2010年版 小说 译作
乔治•奥威尔 著 孙仲旭 译 (即《巴黎伦敦落魂记》第三十章) 第二天上午我们又去找帕迪的朋友,名叫博佐,是个马路画家——即人行道画家。帕迪的脑子里没有地址概念,可是他模模糊糊知道去兰贝斯区有可能找到博佐,结果我们在河堤路上碰见了他,离滑铁卢不远,当时他拿着一盒粉笔跪在人行道上,正在临摹廉价笔记本上一幅温斯顿•丘吉尔速写,很像。博佐是个小个子,肤色黑,... (3回应)
试发表 散文 译作
雷蒙德·卡佛 著 孙仲旭 译 很久以前——是在1958年夏天——我和我妻子以及两个孩子从华盛顿州的雅基马搬家到加利福尼亚州奇科市郊区的一个小镇。我们在那里找到一座老房子,每月房租两百美元。为了有钱搬这次家,我不得不向一位药剂师借了125元,他叫比尔·巴顿,我帮他送过处方药。 这也顺便说明了我和我妻子当时一贫如洗,我们必须设法对付着过日子,然而计划好的,是我会去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