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线

试发表 散文 译作
约翰·麦克纳尔蒂 著 孙仲旭 译 约翰尼现在一岁七个月,随着一天天过去,我们在一起越来越有乐趣。我的一天从他开始,以他结束,尽管他六点半就去睡觉后,还剩下几个钟头,但最近我发现那是平淡无奇的几个钟头,大部分时间相当枯燥。 我没办法不早早起床,像我以前所说,肯定有人好多年前对我下了咒,让我早上睡不着觉。多数人讨厌早上起床,可是我身上被下的咒让我在五点半左右... (1回应)
发表于 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年版《从街角数起的第二棵树》 散文 译作
E.B.怀特 著 孙仲旭 译 芝加哥的一位出版商给我们寄来了一台便携式计算器,可以用它来测试我们的作品能否让人读懂。这种计算器由通用汽车公司所研制,他们不满足于奉献给世界一种卡迪拉克车,现在又梦想能让人们通晓一切。这台机器(只是一块有刻度盘的赛璐珞卡片)被称为“读易计算器”,可以显示四种“读易”程度——“很容易”,“容易”,“难”,“很难”。你数一数单词和音节,...
试发表 散文 译作
雷蒙德·卡佛 著 孙仲旭 译 早在60年代中期,我发现我对叙事性长篇小说难以集中注意力。有段时间,我不仅想写这种小说有困难,就连读起来也是。我的注意力再难持久,不再有耐心写作长篇小说。这件事说来话长,琐碎得不适合在这里谈。可是我知道跟现在我何以写起了诗歌及短篇小说有关。投入,放下,不拖延,写下一篇。也可能在差不多同一时期,也就是二十七八岁时,我完全失去..
发表于 《从街角数起的第二棵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年版 诗歌 译作
E.B.怀特 著 / 孙仲旭 译 / (一首愉快的哀歌,主要提到真理、痛苦和美,并以此为序) / 我年轻之时,我年轻之时, / 躺在西十二街,为了真理而辗转反侧。 / 我玩味痛苦,死于琼斯街, / 刹那间忆起第六大街,死而复生。 / 在我正当盛年、无比美好的年代, / 我缺少舒服的铺盖,却从不缺少时间。 / 小巷的树栽在金子地里, / 公共汽车上的女孩永远不老。 / 昨夜跟我的爱人一起回到这些旧游...
试发表 散文 译作
雷蒙德·卡佛 著 孙仲旭 译 我的爸爸名叫克莱维·雷蒙德·卡佛,他的父母叫他雷蒙德,朋友们叫他C.R.。我给起名叫小雷蒙德·克莱维·卡佛,我讨厌里面的“小”这个字。小时候,我爸爸叫我“青蛙”,那还行。但是后来,和家里别的人一样,他开始叫我“小”。他一直这样叫我,直到我十三四岁时,宣布再叫那个名字我就不答应,他就开始叫我“博士”。从那时到他1967年6月17日去世,.. (1回应)
发表于 译林出版社2010年版 小说 译作
乔治·奥威尔 著 孙仲旭 译 我一离开让·科塔尔餐馆就上床睡觉,睡了整整十一个钟头。然后两周来第一次刷牙、洗澡、理发,还把我的衣服赎了出来。我畅快无比地闲逛了两天,甚至穿着我最好的衣服去了让·科塔尔餐馆,靠在吧台前,花五法郎喝了一瓶英国啤酒。以前在那儿当过人下人,现在却是去当客人,这种感觉真奇怪。我离开餐馆让鲍里斯觉得可惜,因为当时我们形势大好,有机会挣到..
发表于 译林出版社2010年版 小说 译作
乔治·奥威尔 著 孙仲旭 译 不管有无价值,我还是想说说我对巴黎洗碗工生活的看法。想一想就会觉得奇怪,在一个现代化大都市里,会有成千上万人除了睡觉,全部时间竟然都待在地底下热气腾腾的小房间里。我问的是这种生活为何要继续,有何目的,谁想让它继续下去以及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这么问,并非出于反叛性和懒散的态度,而是想探讨一下洗碗工生活的社会意义。 我认为首先应当说...
发表于 译林出版社2010年版 小说 译作
乔治•奥威尔著 孙仲旭 译 这种日子持续了两周左右,客人多了,干的活也稍微多了起来。我本来可以在餐馆附近租房子来省下一个钟头,可是好像腾不出时间搬住处——说起来,我也没时间理发、看报纸,甚至没时间脱光衣服。十天后,我终于腾出一刻钟,给我在伦敦的朋友B写了封信,问他能不能给我找份工作——什么都行,只要能让我能睡觉超过五个钟头。我真的再也受不了每天干十七个钟...
发表于 译林出版社2010年版 小说 译作
乔治·奥威尔 著 孙仲旭 老板请我当厨房里的洗碗工,也就是说,我的工作是洗餐具、打扫厨房、洗菜、泡茶、煮咖啡、做三明治、干简单的烹饪活和跑腿等等。报酬照例为一个月五百法郎,包吃,但是没休息日,工作时间也不固定。在X酒店,我见识过运作最好的饮食业,花钱不限,组织得又好。如今在让·科塔尔餐馆,我了解了在一间糟糕透顶的餐馆里是怎样做事情的。这值得一记,因为在巴黎有...
试发表 诗歌 译作
雷蒙德•卡佛 著 / 孙仲旭 译 / 你年纪尚幼时,风跟踪你 / 去遍马格德堡。在维也纳,风寻找你 / 去了一处庭院又去下一处, / 它弄翻喷泉,让你的头发竖起。 / 在布拉格,风陪着刚刚开始生儿育女的 / 表情严肃的年轻夫妇。可是你让他们屏住呼吸, / 那些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士, / 留着小胡子、戴着高领的男士。 / 你向海尔•塞拉西皇帝鞠躬时, / 它在你的袖口里等候。 / 你跟比利时的民主国王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