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迪·艾伦:自辩

戏剧 译作
孙仲旭 发表于:
《门萨的娼妓》,三联书店2004年版
伍迪·艾伦 著 孙仲旭 译 古往今来的名人中,我最想当的是苏格拉底,并非只因为他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众所周知,我自己就有一些称得上深刻的见解,不过我的见解始终围绕着一位瑞典空姐和几对手铐打转而已。原因不在于此。在我看来,这位希腊最聪明的人所具有的极大魅力,乃是他面对死亡时的勇气,还有他所做的决定,即不放弃原则,愿意付出生命以证明自己的观点。我个人对死亡没那么无所畏惧,听到任何不正常的声音——比如说听到汽车发动机回火时,我会一头扎进正跟我聊着天的那个人的怀里。结果而言,苏格拉底英勇一死,让他的生命有了真正的意义,这正是我的生活中完全缺乏的,尽管我活着确实对国内收入署有着极小的意义。我得承认有许多次,我试着想象自己是那位伟大的哲学家,但是不管我多么经常这样想象,总会马上打瞌睡并做起如下的梦: (场景是我的牢房内。像通常那样,我独自坐在那儿,在利用推理思考一些深奥的问题,例如,如果一件艺术品能被用来清扫炉子,它还能被称为艺术品吗?没多久阿加索和西米来访) 阿加索:啊,我的好朋友,博学的老哲人,监禁的这几天过得怎么样? 艾伦:阿加索,监禁还有什么好说的?只有身体可能被限制,可我的头脑自由徜徉,不受这四面墙的约束,因此我真的要问,监禁是存在的吗? 阿加索:那你要是想散步怎么办? 艾伦:问得好,我做不到。 (我们三人以古典姿势坐着,恰如雕带里的一个场景。最后阿加索先开口) 阿加索:恐怕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你已被判处死刑。 艾伦:啊,想到在议会由我引起的辩论让我心伤。 阿加索:没有辩论,是全体通过。 艾伦:真的? 阿加索:第一轮投票就全体通过。 艾伦:嗯,本来我还指望能得到稍微多一点支持呢。 西米:你关于建立一个乌托邦的想法让议员们火冒三丈。 艾伦:我想我永远不该提议选一个哲人王。 西米:特别你还老是指着自己,老是在清喉咙。 艾伦:可我仍然不认为来处死我的刽子手是坏人。 阿加索:我也不认为。 艾伦:哦,对,那……因为坏无非是好过了头? 阿加索:此话怎讲? 艾伦:可以这么看:要是一个人唱了首好听的歌,很好,但要是他一直唱下去,人们就会开始厌烦。 阿加索:没错。 艾伦:要是他怎么也不肯停止唱歌,到最后,你会想用袜子堵住他的嘴。 阿加索:对,非常正确。 艾伦:判决什么时候执行? 阿加索:现在什么时候了? 艾伦:今天!? 阿加索:他们需要腾出这间牢房。 艾伦:那就这样吧!让他们夺走我的生命。然而要记录在案,说我宁死也不愿放弃真理和自由求索的原则。别哭,阿加索。 阿加索:我没哭,是过敏。 艾伦:因为对一个有思想的人来说,死亡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西米:此话怎讲? 艾伦:这么着,给我一分钟时间。 西米:不着急。 艾伦:确实如此,西米。一个人在出生之前不存在,对不对? 西米:非常正确。 艾伦:死后也不存在。 西米:对,我同意。 艾伦:嗯。 西米:怎么样? 艾伦:喂,等一分钟,我脑子有点乱。你知道他们只给我吃羊肉,而且总是不太熟。 西米: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死亡是终结性的,因此他们害怕死亡。 艾伦:死亡是种乌有的状态,没有的东西,即不存在的东西。因此不存在死亡,只存在真理。真理和美,两者可以互相转变,只是自身的两方面。嗯,他们具体想怎样处置我? 阿加索:毒酒。 艾伦:(迷惑不解)毒酒? 阿加索:你还记得腐蚀掉你那张大理石桌子的黑色液体吗? 艾伦:真的? 阿加索:只要一满杯,不过他们另外还有一杯备用,以防你弄洒了。 艾伦:不知道会不会疼? 阿加索:他们问过可不可以请你尽量别弄出太大动静,否则会影响别的犯人。 艾伦:嗯…… 阿加索:我告诉每个人你将英勇赴死,而不是放弃原则。 艾伦:对,对……哎,有没有人想到过“流放”? 阿加索:去年开始,他们已经不再流放人了,手续太烦琐。 艾伦:对……没错……(一方面心烦意乱,一方面竭力保持冷静)我哦……这个嘛……这个——还有什么新鲜事儿? 阿加索:噢,我碰到了埃索西利斯,他对一种新的三角形,有个了不起的新见解。 艾伦:对……对……(突然完全不再装作勇敢)哎,我要跟你们说实话——我不想死!我还太年轻了! 阿加索:可这是你为真理而死的机会! 艾伦:别误解我。我热爱真理,但是另外呢,我在斯巴达那里跟人约好了下星期一起吃午饭,我很不愿意失约,这次该我请客。你也知道斯巴达人,动不动就打架。 西米:我们最博学的哲学家是个懦夫吗? 艾伦:我不是个懦夫,也不是个英雄,而是介于两者之间。 西米:遇事畏缩的害人精。 艾伦:差不离。 阿加索:但是是你证明了死亡不存在呀。 艾伦:嗨,听着——我证明过的东西多着呢,我就是靠那个挣钱付房租的。发表些理论和零碎看法,时不时说句恶作剧性质的话,偶尔来句格言,那比摘橄榄强,可是也别得意忘形。 阿加索:不过是你多次证明了灵魂不朽。 艾伦:的确如此!在纸上。明白了吗?这就是哲学的特点——一旦离开课堂,根本没那么有用。 西米:还有永远的“形”呢?你说过每种事物过去一直存在,也将永远存在。 艾伦:我主要说的是重的东西,像雕像之类,对人来说大不一样。 阿加索:你还一再说死亡等同于睡眠。 艾伦:没错,可是区别在于你死了后,当有人喊“都起来,天亮了”时,你很难找到自己的拖鞋。 (行刑者端着一杯毒酒上。他的模样很像爱尔兰喜剧演员斯派克•米利根) 行刑者:啊——到了。谁喝毒药? 阿加索:(指着我)他。 艾伦:乖乖,一大杯。这样冒着烟对劲儿吗? 行刑者:是这样。全喝了吧,因为很多时候毒药沉在杯底。 艾伦:(一般情况下到此时,我的行为跟苏格拉底完全不同,别人说我睡着时会尖叫)不——我不喝!我不想死!救命!不要!求求你! (他把那杯冒着泡的毒酒递给正死乞白赖的我。大家好像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这时,出于某种求生本能,这个梦境出现转机,来了一位信使) 信使:全都停止!议会又投了一次票!指控被撤销了,你的价值被重新衡量,决定你该受到嘉奖才对。 艾伦:等到喽!等到喽!他们终于恢复理智了!我自由了!自由!还要受到嘉奖!快点儿,阿加索,西米,把我的东西收拾一下,我得走了,普莱克西泰莱兹想早点儿开工雕刻我的胸像。但走之前,我要讲个小小的寓言。 西米:嗬,转变得可真彻底,也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艾伦:有一伙人住在一个黑暗的山洞里,他们没意识到外面有阳光。他们知道的唯一一种光亮,是几根小蜡烛摇曳不定的火苗,经常拿着蜡烛到处走。 阿加索:他们从哪儿弄的蜡烛? 艾伦:这个嘛,就说他们有吧。 阿加索:他们住在山洞里,可是还有蜡烛?好像不对吧? 艾伦:你这会儿能不能不提意见? 阿加索:好吧,好吧,不过别兜圈子了。 艾伦:后来有一天,这伙住在山洞里的人中有一位漫步走出山洞,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阿加索:全都清清楚楚的。 艾伦:一点没错,全都清清楚楚的。 阿加索:他想告诉其他人时,他们不相信他的话。 艾伦:咳,没有,他没告诉其他人。 阿加索:没有? 艾伦:对,他开了间肉店,跟一个跳舞的结了婚,四十二岁时死于脑溢血。 (他们抓住我把毒酒灌了下去,一般到这时,我会一身冷汗地醒过来,只有吃几个鸡蛋再加上几块熏鲑鱼,才能让我稳住神)
© 版权声明:
本译作版权属于译者孙仲旭,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2-09-06 11:4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