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迪·艾伦:赫姆霍尔兹谈话录

小说 译作
孙仲旭 发表于:
《门萨的娼妓》,三联书店2004年版
伍迪·艾伦 著 孙仲旭 译 以下是从即将出版的《赫姆霍尔兹谈话录》中所选的几段对话。 赫姆霍尔兹如今年近九十,为弗洛伊德的同时代人,精神分析学先驱之一,也是以其命名的心理学的奠基者。他的行为试验也许最为出名,试验中,他证明了死亡是后天获得的特性。 赫姆霍尔兹现居住于瑞士洛桑的一座乡间庄园,一起的有男仆霍若尔夫和大丹麦狗霍若尔夫。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写作,如今在修订他的自传,以把自己也写进去。“谈话”进行于几个月内,谈话者为赫姆霍尔兹与其学生兼门徒费尔斯•奥夫南,赫姆霍尔兹对此人厌恶之至,之所以能容忍,乃因为他带来牛轧糖。他们的谈话涵盖了诸多话题,从精神病理学、宗教到赫姆霍尔兹为什么好像申请不到信用卡。“大师”——奥夫南如此称呼他——表现出是位热情而且见解高明的人,他声称只要他的皮疹能好,他很愿意放弃一生的成就。 4月1日:准时于上午10点钟到了赫姆霍尔兹家,女仆告诉我医生在自己的房间内分拣信件。急切中,我以为她说医生在自己的房间内分拣饭。后来发现我没听错,赫姆霍尔兹的确在把一些饭分拣开来。他两手都抓了一大把谷粒,正将其分成随意的几堆。我问起这件事时,他说:“噢——要是更多人都来分拣饭该多好。”他的回答让我迷惑,不过我想最好不再追问此事。他往后靠在椅子上时,我打听了精神分析学早期的事。 “第一次遇到弗洛伊德时,我已经在研究我的理论。弗洛伊德当时在一间面包店,他想买几块蜗牛形面包卷,可他受不了直接点名字。你大概知道,弗洛伊德对说‘蜗牛形面包卷’感到难堪。‘给我几块那种小蛋糕。’他会指着那种面包卷说。面包师说:‘你是说这些蜗牛面包卷,教授先生?’听到这样问,弗洛伊德脸胀得通红,他夺门而出,嘴里还在嘟囔:‘呃,不——什么——没关系。’我没费什么事就买了那种糕点,并作为礼物带给弗洛伊德。我们成了好朋友。从那时起,我就想到有人耻于说出某些词。有没有什么词让你难堪?” 我跟赫姆霍尔兹医生解释我在某些餐馆不点龙虾西红柿(里面填了龙虾的那种)。赫姆霍尔兹觉得那个词特别蠢,想抓破发明这一词的人的脸。 谈话又回到弗洛伊德,赫姆霍尔兹考虑的似乎都是他,不过他们在为一种欧芹争论过之后互相讨厌。 “我记得弗洛伊德的一个病例。埃德娜•S因为鼻子麻痹而导致的歇斯底里症,让她模仿一只兔子时做不到。她因此在朋友圈里极为焦虑,那些朋友经常说话残忍:‘来吧,亲爱的,让我们看你怎样扮兔子。’接着,他们随意翕动鼻孔,互相逗得很开心。 “弗洛伊德让她去他的诊所做了多次精神分析,可是哪儿出了毛病,她没能对弗洛伊德移情,而是对他的衣帽架产生移情,那是房间内一件高大的家具。弗洛伊德惊慌失措,因为当时精神分析被人们怀疑。那个女孩和衣帽架私奔上了一艘游轮后,弗洛伊德誓言永不执业。确实,有段时间,他认真考虑过去当杂技演员,直到费伦茨让他认识到他永远也学不会翻跟头翻得很漂亮。” 我可以看出赫姆霍尔兹这时越来越昏昏欲睡,因为他已经从椅子上出溜到地板上,到了桌子下面,他躺在那里睡着了。我不愿滥用他的好意,就踮着脚尖出去了。 4月5日:到了后,发现赫姆霍尔兹在练习拉小提琴。(他是个出色的业余小提琴手,然而不识谱,而且只会拉一个音。)赫姆霍尔兹再次谈了早期精神分析专家的问题。 “每个人都在弗洛伊德面前争宠。兰克嫉妒琼斯,琼斯眼红布里尔,布里尔讨厌看到阿德勒,烦得把他的馅饼式帽子藏了起来。有次弗洛伊德口袋里有几颗太妃糖,他给了荣格一块。兰克被激怒,跟我抱怨弗洛伊德偏心荣格,特别在发糖一事上。我没理睬,因为我不是很喜欢兰克,他不久前他说我的论文《蜗牛的兴奋感》是‘先天愚蠢者推理的最高境界’。 “几年后,我们在阿尔卑斯山区乘汽车旅行时,他跟我提起这件事。我提醒他当时表现得有多么愚蠢,他承认他一直压力很大,因为他的名字奥托(Otto)从前往后或者从后往前拼法都一样,这让他感到沮丧。” 赫姆霍尔兹请我吃饭。我们坐在一张大橡木台前,他声称那张台是葛丽泰•嘉宝送给他的礼物,不过嘉宝完全不承认此事或者认识赫姆霍尔兹。赫姆霍尔兹典型的一餐包括:一颗大葡萄干,大块肥肉,还有整整一罐鲑鱼。饭后还有薄荷糖吃,赫姆霍尔兹拿出他收藏的涂了清漆的蝴蝶,在意识到那些蝴蝶飞不起来时,他发了脾气。 后来在起居室,我和赫姆霍尔兹抽了几根雪茄烟当做休息。(赫姆霍尔兹忘了点着他那根雪茄,不过吸得猛,倒是真的让雪茄变小了。)我们谈了大师治疗过的几个最著名病例。 “有位叫约阿希姆•B的,年龄四十五六岁,他无法进入一间里面放了把大提琴的房间。更糟糕的是,他一旦进入里面放着一把大提琴的房间,就无法离开,除非一个姓罗斯柴尔德的叫他走。除此之外,约阿希姆•B结巴,不是说话,而只是在写字时。比方说他要写‘可是’这个词,他的写法是‘可—可—可—可—可—是’。因为这个毛病,他被别人取笑得很厉害,也试过以裹一大块纱布令自己窒息的方式自杀。我利用催眠术治好了他,他得以过上正常的健康生活,不过后来有几年,他经常幻想碰到一匹马,它建议他学习建筑学。” 赫姆霍尔兹谈到臭名昭著的强奸犯V,他一度让伦敦的每个人都生活在恐惧中。 “这是个最不一般的性变态例子。他时常产生性幻想,幻想被一群人类学家羞辱,并强迫他膝内翻走路,他承认这样能带给他很强烈的性快感。他回忆起童年时,曾撞到他父母的管家——一个放荡的女人——正在吻几棵水田芥,他觉得那带有色情味。十几岁时,他因为他哥哥的头上刷清漆而受到惩罚,但是他父亲——职业是住宅油漆匠——更生气的,是他只给那个孩子刷了一遍油漆。 “V在18岁时首次袭击女人,之后几年内,每星期强奸6个。我在治疗时所做的最大努力,是用一种更易为社会接受的习惯代替他的攻击倾向;从那以后,他碰到一个没有疑心的女性时,他不袭击她,而是从夹克里拿出一条大比目鱼给她看。尽管有几个女的看到这条鱼时被吓坏了,但没有受到暴力攻击,有几位甚至承认这种经历极大丰富了她们的人生。” 4月12日:这次,赫姆霍尔兹身体不好。之前一天,他在一块草地上迷了路,踩到几个梨子摔了一跤。他下不了床,却坐得笔直。我说我身上有一处脓肿时,他甚至大笑起来。 我们讨论了他的反面心理学理论,那是他在弗洛伊德死后不久想到的。(据欧内斯特•琼斯说,弗洛伊德的死是导致赫姆霍尔兹跟弗洛伊德最终决裂的事件,此后两人很少说话。) 当时,赫姆霍尔兹已经开始做一个试验,试验时,他摇一下铃铛,一队白老鼠就会把赫姆霍尔兹太太护送出门外,并让她坐在马路牙子上。这种行为科学试验他做过很多次,只是当一只被训练得听到提示就流口水的狗不让他进屋度假时,他才停止做这种试验。顺便说一句,他至今仍因经典论文《驯鹿的动机不明傻笑》而受到赞誉。 “没错,我创立了反面心理学派。事实上,是在很偶然的情况下。我和我太太当时都舒舒服服地钻在被窝里,我突然口渴,但是懒得自己起来倒水,就让赫姆霍尔兹太太给我倒。她拒绝了,说她因为拣鹰嘴豆累坏了。我们争论谁该去倒。末了我说:‘反正我也不想喝了。事实上,我最不想要的就是一杯水。’听到这个,这婆子一下子起来,还说:‘噢,你根本不想喝水,是吗?太糟糕了。’她很快下床给我倒了一点水。精神分析专家们去柏林旅行时,我想跟弗洛伊德讨论这件事,可是他和荣格在三条腿赛跑时是搭档,而且过于沉浸在欢乐中,所以不想听。 “仅仅几个月后,我就在忧郁症治疗中找到了利用这条原则的方法,治愈了伟大的歌剧演员J关于有一天他会倒在一个柳条大筐中的病态忧虑。” 4月18日:到了后,发现赫姆霍尔兹在修剪几丛玫瑰花。他对花朵之美丽说起来一套一套的。他之所以喜欢花,是因为“花不会老是来借钱”。 我们谈到了当代精神分析学,赫姆霍尔兹认为那是由沙发制造业维持的一个假象。 “现在的精神分析专家真是的!收费真高。我那时候,花5个马克就能让弗洛伊德本人给你治疗。花10个马克,他不光治疗,还给你熨裤子。花15马克,他让你治疗他,还包括任意点两种蔬菜。一小时30美元!一小时50美元!奥国皇帝贵为皇帝,一天才挣12块两毛5呢!他还走路去上班!治疗时间还那么长!两年!5年!我们里面有谁半年内治不好一位病人,就会退钱,领他去看任何一场音乐滑稽剧,他还会得到红木水果碗,或者一套不锈钢餐刀。我记得总能看出谁是荣格治不好的病人,因为他会给他们大个的填充熊猫玩具。” 我们顺着花园小径散步,赫尔姆霍茨又谈到他感兴趣的其他话题。他的见解真是滔滔不绝,我匆匆记下几句,因此留下了如下几条: 关于人类状况:“如果人可以长生不老,你有没有意识到他吃肉总共得花多少钱?” 关于宗教:“我不相信有来生,但我随身带一套换洗内衣。” 关于文学:“全部文学都是对《浮士德》的一个脚注。我根本不知道我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我相信,赫尔姆霍兹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 版权声明:
本译作版权属于译者孙仲旭,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2-09-07 11:21:37
太空托耶夫
2012-09-07 11:40:19 太空托耶夫 (Live long and prosper)

孙老师译的《门萨的娼妓》亚马逊上要155元,真是物以稀为贵啊。

活动三页
2012-10-20 09:26:55 活动三页 (纽约遇上花生屯)

太爆笑了。读弗洛伊德的书不知怎么让我感到沉闷和忧郁,但读伍迪艾伦的作品绝对有心理治疗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