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乐天的短篇作品 ( 全部 )

发表于:《单读》
温情与尿频 ——与马振骋先生谈昆德拉最新小说《庆祝无意义》 云也退 问:《庆祝无意义》这个书名,字面上理解似乎是“庆祝是没有意义的”,但读过书之后就会发现,其实它的意思是“对无意义的庆祝”,是这样吗? 答:fête的本意是“节日”、“节”,原词要是直译,就是“无意义节”,看不懂什么意思,要是译成“无意义的节日”,读者百分之百理解成“节日没有意义”,“无..
发表于:《都市快报》
无数个完美的逃离 云也退 大仲马写不同情节的小说,要用不同颜色的纸——如果这个做法对每个小说家都适用,那么艾丽丝•门罗一生只需买同样颜色的一卷纸就够了。某种浅粉色,粉蓝,或者粉红,或者粉绿,总之是一种让人感到意犹未尽的颜色,有话要说、却又总不明说的颜色。从她的第一本小说集里的第一篇小说开始,我就感觉似乎在翻拆一样沾了粉尘的什么东西,总忍不住要挽起袖子...
发表于:腾讯-大家专栏
君子都是计件的 ——张定浩《既见君子》读后 云也退 君子都是计件的,见一个是一个,认识一个少一个。翻完《既见君子》里的每一篇,我都会默默发这么一声慨叹。 君子这路物种,真真寥若晨星,定浩兄“拣择”出曹操父子、阮嗣宗、陶渊明、李太白等几人,每人也就悭吝着给上数千字的赏读,其实那也不算赏读,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人生迈入中途之际某种感情危机的产物”。我在文章...
发表于:《外滩画报》
天堂不是图书馆的样子,乌托邦才是 云也退 大学里有位语文老师,开了一门文化常识课。的确很常识,他从史前说起,按时间顺序追溯文明的诞生和发展,各种主要的技术革新,如火、纸张、轮子、车辆、灯……分别是在何时、以怎样的方式相继出现的,说者和听者都津津有味。后来有一堂课,他终于说到了一些让我们意识到,文明并不一定一直在进步的内容。他说到了亚特兰蒂斯大陆,“那块...
发表于:腾讯-大家专栏
狡猾的波西米亚人 ——雅罗斯拉夫•哈谢克诞辰130周年记 云也退 遗传基因真是生命科学里至为奇妙的东西。理查德•哈谢克,站在他的祖父雅罗斯拉夫•哈谢克的雕像旁边,简直就像是和他自己的塑像站在一起。老哈谢克才活了不到40岁(1883—1923),留下仅有的几张照片都是年轻时的:一副婴儿肥脸,多肉的身材,平庸至极的长相,气质堕落,笑容不知是天真还是狡猾。今年,捷..
发表于:腾讯-大家专栏
范志毅的怒,申思的舞 云也退 范志毅的侧脸,就像一个出自顶级石雕匠人之手的次品,紧绷的肌线里本该满满的都是刚毅,却不慎混进了几丝邪狞。他的气质,总仿佛刚刚打完一架似的,薄薄一层额发浸透了汗水,颧骨下方的咬肌仍在微微地用力。他仍旧是那个“闸北流氓”,几乎和十八年前没有什么两样,在他的咆哮面前,魏群聚集的五官、隆起的腹部,还有中年人的发际线和粗脖颈,黄色的...
发表于:《第一财经日报》
一种生活,一种伤心 ——简评爱丽丝•门罗的小说 云也退 二年一评的曼布克奖国际奖,一般被认为授予那些年事已高,有世界级名声,却不太可能拿到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用高达60000英镑的奖金来安抚他们“冠盖满京华,独缺诺贝尔”的遗憾。从这个意义上说,2009年的曼布克国际奖得主爱丽丝•门罗被选为2013年度诺奖得主,绝对是个意外,就好像一个人先办了离休,后来又享受荣.. (4回应)
发表于:《都市快报》
一位诗人的分身游戏 云也退 所有诗都是绝对主观的,诗人的眼光摄入了他们向外或向内的观察,产生文字,制造意象;我们都把诗人看作是对周遭环境的一个知觉的阐释者,若要做个比喻,每一首诗都是诗人辐射向万物——无论有形还是无形、物质还是精神、内在还是外在——的一道道射线。但是,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似乎不情愿看到他一生的创作只能组成这样一个均匀的、轮毂形的...
章乐天
  • 译者: 章乐天
  • 翻译语言:英语
  • 翻译类型:非文学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593 )

  • 耄
  • liyw
  • 火花的火花
  • 脱兔
  • 962462668
  • 长翊
  • simcolor
  • 溥心竹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