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记

发表于 腾讯-大家专栏 其他 创作
被占的房子 ——约旦河西岸记行之六 云也退 27岁的乌里是西岸的一名导游,中等个子,金黄的山羊胡须。在伯利恒的第二天,达尼埃尔领我同他会合。我问他有东欧哪个国家的血统。“德国,”他说,“我父亲姓舒尔曼,到了以色列后,他认为自己姓氏太德国了,很羞愧,就改了个姓氏叫奥须里。我不喜欢,我还姓舒尔曼。” 乌里认为这没什么可惭愧的,以色列本来就是个移民国家,你对国...
发表于 腾讯-大家专栏 其他 创作
夹缝中的巴勒斯坦人 ——约旦河西岸记行之五 云也退 轻轨车厢里可以看到耶路撒冷的各种人物:黑衣加身的正统派犹太教徒,戴小圆帽的普通犹太教徒,世俗犹太人,黑人以及阿拉伯人……我左边就坐了一名阿拉伯人,中年人长相,大脸膛,打卷的短发,身躯有些发胖,这里能看到的阿拉伯人大多是中年。 “嘿,你要去哪里?”他问,英语不错。 我说,我这就要去大马士革门外的车站,从...
发表于 腾讯-大家专栏 其他 创作
你到伯利恒来看什么? ——约旦河西岸记行之四 云也退 第一次去伯利恒,我是在耶路撒冷老城的大马士革门外搭乘巴士前往的。大马士革门因朝向大马士革而得名,门外不多远就是东耶路撒冷,也即阿拉伯人的自治区域。从这里发出的车,都是前往约旦河西岸的几个主要城市的:拉马拉、纳布卢斯、杰宁、希伯伦,以及距离耶路撒冷最近的伯利恒。 西岸城市的经济,远远不如以色列本土,城...
发表于 腾讯-大家专栏 其他 创作
“种族隔离大街欢迎你” ——约旦河西岸记行之三 云也退 阿拉伯人三三两两地钻过一扇小门离去。希伯伦清真寺是他们祈祷的地方,但进出清真寺都必须在以色列士兵的监视之下。继当年的海湾战争之后,这座清真寺是第二个让我对中东产生印象的“记忆点”:1994年春天,一名枪手在此处朝祷告的穆斯林大开杀戒。那时,巴以和平进程刚刚取得决定性进展,《奥斯陆协议》头年9月已签署,..
发表于 腾讯-大家专栏 其他 创作
他们卖的是愤怒 ——约旦河西岸记行之二 云也退 “我带你去看一条路,被那些犹太人封掉的!”他的双手在空中画了个大叉,示意我跟他走。 我犹豫着。他是个穿灰T恤的阿拉伯人,又矮又瘦,18岁的身材配上30多岁的严肃表情,头发短短地竖着。在通往希伯伦清真寺的巷道里,我在跨巷楼底下的一间商铺门前停留了片刻,就遇上了他。他挥手示意跟着他,然后快跑了十几步,指着巷道对面..
发表于 腾讯-大家专栏 其他 创作
无数早晨中的一个 ——约旦河西岸记行之一 云也退 近读萨义德•卡书亚的小说《耶路撒冷异乡人》,其中写到,耶路撒冷入夜之后有警察满街巡查巴勒斯坦人和其他非法移民,我便想起在以色列见到过的那些巴勒斯坦人。他们大概是世界上最有名的一群“二等公民”了,生活在“争议领土”,也就是约旦河西岸地区和加沙两块地方,被六米来高的水泥墙挡在以色列本土之外。单凭长相、穿着...
发表于 《星尚画报》 其他 创作
耶路撒冷有点冷 云也退 全世界有无数美丽的宗教圣地,能称得上“圣城”的只有一个。 2009年我第一次到耶路撒冷,于路带着索尔•贝娄的《耶路撒冷去来》。在书中,他对耶城的景色着墨甚少,90%的篇幅都放在与各界人士的交谈上。到了以色列,我发现他是对的,这不是一个拥有很多典型“景点”的国家,耶路撒冷也同样如此,没有“所闻”,根本无从描述“所见”。毫无疑问,它是以..
发表于 《穿越ACROSS》 其他 创作
火中女神 ——马尔基亚纪行 云也退 一 2—3月被公推为以色列最美的季节,不过你仍然可以提出异议,说绿色多不一定就等于美。我就是那个异议分子。透过车窗里看到北加利利起伏的山坡上厚厚地覆着一层棕黄的毛毡时,有些地方颜色略浅些,似乎有一个大屁股长期坐在上面似的,我便想那毛毛硬硬的东西扎在手上该有多舒服。我还很想伸出手去把那毡子掀开来,看看那下面是不是藏了不...
展开 土耳其纪行之四 (试发表)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我们渐渐走近蓝色清真寺时,清凉的西风带着一阵雨滴泼了下来,而广场上稀疏的人群大多伫立未动,操着各地语言的导游们在一根一根石柱前向追随者打开话匣子,也不见卖雨伞的小贩蜂拥而出——这种顽皮多变的气候无力挫动城市的固有节奏,本地人和常来此地的导游们早已把春季的阴雨当成了饭后点心。细雨之中,清真寺长长的院墙出现在了面前,一副副铁栏杆嵌在院墙里面。穿过两重拱形的院门,...
展开 土耳其纪行之三 (试发表)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帕慕克在《伊斯坦布尔》中说,土耳其街道上多流浪狗,不是因为民众都欢迎它们,而是管不过来,只好任其散漫游荡。我们待的日子不长,但于路见到和抚摸过的狗与猫之多,足够组建两支城管大队:它们在人们的腿脚之间穿行,在汽车和电车的头尾急匆匆跑来跑去;很多狗像一台台待机的电脑那样,躺在石子路面或缝隙很大的黑石路面上打盹,猫则尤爱居民区、清真寺、墓园这些地方,三五成群,寻找...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