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乐天的广播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写作,为了一种创世的权威
写作,为了一种创世的权威 云也退 阿摩司•奥兹有本演讲集,题目叫“故...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温情与尿频——《庆祝无意义》译者马振骋先生访问记及我的旁白
温情与尿频 ——与马振骋先生谈昆德拉最新小说《庆祝无意义》 云也退 ...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萨义德:论康拉德《诺斯托罗莫》(节自《开端》)
《诺斯托罗莫》,康拉德著作中人物最庞大的一部,尽管故事中与国家和社会问题颇多...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万物存于世上,是为了终结于书本
万物存于世上,是为了终结于书本 ——《开端》译者后记 章乐天 有个外国...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无数个完美的逃离
无数个完美的逃离 云也退 大仲马写不同情节的小说,要用不同颜色的纸——...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君子都是计件的——张定浩《既见君子》读后
君子都是计件的 ——张定浩《既见君子》读后 云也退 君子都是计件的,见...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天堂不是图书馆的样子,乌托邦才是
天堂不是图书馆的样子,乌托邦才是 云也退 大学里有位语文老师,开了一门...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狡猾的波西米亚人
狡猾的波西米亚人 ——雅罗斯拉夫•哈谢克诞辰130周年记 云也退 遗传基...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范志毅的怒,申思的舞
范志毅的怒,申思的舞 云也退 范志毅的侧脸,就像一个出自顶级石雕匠人之...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一种生活,一种伤心
一种生活,一种伤心 ——简评爱丽丝•门罗的小说 云也退 二年一评的曼...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一位诗人的分身游戏
一位诗人的分身游戏 云也退 所有诗都是绝对主观的,诗人的眼光摄入了他们...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用一场葬礼埋葬什么
用一场葬礼埋葬什么 云也退 4月和6月,各有一位朋友去世,一位56岁,另一...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中国人与犹太人是兄弟吗?
中国人与犹太人是兄弟吗? 云也退 这一类社会新闻是最没争议的:1943年,...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被占的房子
被占的房子 ——约旦河西岸记行之六 云也退 27岁的乌里是西岸的一名导游...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夹缝中的巴勒斯坦人
夹缝中的巴勒斯坦人 ——约旦河西岸记行之五 云也退 轻轨车厢里可以看到...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祖母的宇宙快要破碎了”——谷川俊太郎专访
“祖母的宇宙快要破碎了” ——日本诗人谷川俊太郎专访 云也退 在各种关...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当死缓降临
当死缓降临 云也退 死控制着我们对生的理解和表达,没有死之平等,世上一...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你拥有的一切都有保质期
你拥有的一切都有保质期 云也退 新西兰奶粉爆出毒菌消息并施行紧急召回,...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人已开始对自身失语
人已开始对自身失语 云也退 在库尔特•冯内古特的短篇小说《欧福问题》...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自由之前,分左右派没意义——汉学家潘鸣啸专访
自由之前,分左右派没什么意义 汉学家潘鸣啸专访 云也退 城乡差距的持续...
<前页 1 2 3 4 5 ...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