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无产者钟馗的杀人放火史——《钟馗传》读后 (试发表)

散文 创作
钟馗传
钟馗传
我很奇怪一直以来竟然没有人指出这本书其实是多么的残酷,随便挑一段:“……果然寻了半锅油,顷刻间烧的翻浆冒滚,神荼用叉将赌钱鬼挑在锅内,其初杀猫似的乱叫,不多时烹成一块灰炭。钟馗吩咐道:‘他这宅舍俱是从不义得来,前后给我放火。’众鬼卒一齐燃柴点草。可惜赌钱鬼的一个穿花女儿,活活的烧死在床底下。”这一段让我想到《静静的顿河》里面,似乎也有一个穷流氓,在家乡混不下去了,就出去外地,参加了革命,于是带着人回来,把家乡那个吝啬的富农的家给烧了,富农的女儿,似乎也是给霸占了,或者是给烧了。注意作者在提到赌钱鬼的“穿花女儿”的时候,说的并不是“可怜”,而是“可惜”,那意思是明摆着的:这地主小姐原本是可以掠上山去做一个压寨夫人的,但却就这么白白地烧死了,岂不是“可惜”的么? 钟馗这个样子,总不免让我想起那个写“七杀碑”的杀人大魔王张献忠,我在连环画的《李自成》里看到过他的模样,也是豹眼虬髯,虽然为了美化农民革命领袖的形象,作者把他的眼神画得是柔软一些的,但后来我站在青羊宫前面,想到张献忠就是在这里把人杀成了山的,仍不免觳觫。 《唐逸史》里面的钟馗仍然不过是替帝皇除鬼的一个落魄书生形象,也没有提到他吃鬼,更不用说挖心肝油炸榨酒之类的残酷事了,但他的形象似乎是越来越往残酷的方向上走的,或者是因为中国社会的戾气自唐末五代以来就越来越的重了么?是因为中国的底层自唐末五代以来就越来越的暴力了么?宋人画《钟山出游图》,已经把钟馗画成把小鬼腌了前后地吊起来出游的形象了,但那《钟山出游图》里毕竟还有一些童稚的纯真和文人的牢骚满腹,明以后的人写的《斩鬼传》和《平鬼传》(怀疑《平鬼传》是清末人写的,一是因为里面已有神荼郁垒,更近此时的传说,二是因为里面提到吃烟的鬼,虽未明言是吃大烟,但便是吸烟也似乎是晚近的事),就纯是村儒替流氓无产者写的YY,里面充斥着起点的气息(或者应该说是起点充斥着流氓无产者的YY气),偏偏这种YY又是如此的胆小,让人看了总不得不觉得气结于胸,——钟馗下手杀的那些鬼,亦不过是一些村霸或小吏或穷儒,甚至亦不过是与钟馗和他的手下一样的流氓无产者,若碰到一个乡绅,钟馗也就学着彬彬有礼起来,打拱作揖,若是碰到一个县太爷,钟馗就要与人家喜滋滋地称兄道弟,若是碰到皇帝,就不免要以倒头下拜为荣了,毕竟是不能彻底地无政府主义起来,最终还要求玉帝的封赏,这大约就是中国的流氓无产者格外让人感到可怜而可笑之处吧。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骑桶人,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5人
最后更新 2010-10-07 14:05:36
饮用的水
2010-10-07 14:05:36 饮用的水

明清时期的社会风气如此吧,你看金瓶梅也是写的让人很绝望
倒是更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意味
小说反映现实
应该是那时候在现实中得不到公正合理的待遇
官场黑暗腐败,法律和思想已经制约经济发展了
于是鬼神小说都盛行起来了,替天行道的也多了
虽然不合理,甚至恐怖,不过也没办法,毕竟被欺压惯了,又不是民主人士
非得讲个人权,中国没有发展出这种人权,现在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