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搭船则个!”

散文 创作
骑桶人 发表于:
《散文》2008.5
  《警世通言》里面,最好的要算第三十二卷《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还有第二十四卷《玉堂春落难逢夫》,然后就是第二十八卷《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了,不过只能算前面几段,后面的就不堪卒读了。   之所以说它好,是因为写得从容。先是说了两则杭州的传说,一则是关于涌金门,一则是关于飞来峰,然后再说到林和靖的隐居,白乐天的筑堤,和苏东坡的最后的修补,——那就是苏公堤的来历了。   跟着许宣出场了。“许宣离了铺中,入寿安坊,花市街,过井亭桥,往清河街后铁塘门,行石函桥,过放生碑,径到保叔塔寺。”看这一路的地名,杭州街景历历在目,这且罢了,后面看他从寺里出来,“过西宁桥、孤山路、四圣观,来看林和靖坟,到六一泉闲走。”依旧是地名,却已是西湖景致,跟着便落笔写西湖的雨了,“不期云生西北,雾锁东南,落下微微细雨,渐大起来。正是清明时节,少不得天公应时,催花雨下,那阵雨下得绵绵不绝。”许宣上了张阿公的船,要到涌金门上岸,这时,便听到岸上有人喊道:“公公,搭船则个!”   想象当时的许宣,大约会有类似于耸然一惊的感觉吧!那样娇美的声音穿过初春绵绵不绝的细雨,直飘过来,仿佛是一只乳燕掠过了他的额头,又直往天上飞去了,只留下翅膀扑打在脸上的光滑的感觉。   如今的白娘子们站在路边拦的士,大约是只会伸出手去,翘一翘兰花指,而不会出声的了,不过她们上了车之后,总要说出一个目的地来,于是这白娘子会说:“投箭桥去!”但许宣那时是不会在车上的吧!车不像船,呼啸着就过去了,谈不上“因风吹火,用力不多”,自然也就搭不上白娘子这么一个素衣的美人。   然而后面的故事又从何而来呢?   “可白娘子是妖啊!”某某人说。是哦!她其实可以坐着一辆奇瑞QQ过来,司机当然是小青,嗯,车穿过清明的细雨,缓缓停在正站在公车站里缩着肩膀避雨的许宣跟前,然后车窗摇下,白娘子探出头来,道:“蝈蝈,上车吧!”   当然她不会穿着一领白绢衫儿,而是穿着吊带。 0:53 2004-8-21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骑桶人,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15人
最后更新 2010-12-30 23:31:33
Asuraa🇨🇳
2010-09-02 11:32:48 Asuraa🇨🇳 (believing)

看到“穿着吊带”,笑喷。

春梦婆
2010-12-22 20:21:47 春梦婆 (做想做的事,哪怕是愚蠢的事。)

蝈蝈,上车吧。
我噗了……

打蛇
2010-12-30 23:31:33 打蛇

大好文章,甚于鲲与虫

若木
2011-08-21 20:36:11 若木 (空明清水)

初始的白娘子传奇,与后来的相去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