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幻想小说的萌芽期

作者:
骑桶人
作品:
鲲与虫 (散文 创作) 第2章 共3章
发表于:
陕西人民出版社
封面
封面
背景   北方,一个秋天的早晨,赵武灵王装扮成赵国的使者,侧身于赵国出使秦国的使团中,他打算借此探察秦国的地理道路。他已经在国内完成了胡服骑射的改革,灭掉了心腹大患中山国,他雄心勃勃,打算让赵国更为强盛,以一统天下。   在秦都,秦昭王对这个身形雄伟、气度不凡的使者产生疑惑,便派使者前去探看,但赵武灵王已经察觉到了秦昭王的怀疑,与几个护卫一起,离开秦都绝尘而去。不久之后,这一代雄主却被他的臣子们围困在沙丘宫中,在以幼雀为食苦苦支撑了三个月后,终于被活活饿死。   这就是战国,公元前475年到公元前221年,中国历史上思想最为自由、个性最为张扬的时代,却也是中国历史上最辉煌也最丑陋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雄才伟略如赵武灵王,也无法逃脱他伟大而又惨烈的命运。 源流   小说这个词最早出现,是在《庄子·杂篇·外物》中,“饰小说以干县令,其于大达亦远矣”,意思是:以琐屑之言谈,博取高名美誉,不可能通达于至道。“小说”在这里是贬义词,约略相当于“虚构的小故事”的意思,其实庄子自己也不免于虚构一些小故事,而且虚构得还相当好。   后来鲁迅写《中国小说史略》,说中国人是直到唐传奇了“始有意为小说”,真正现代意义上的小说,那是直到唐朝才出现的,魏晋南北朝有一些,比如著名的《阳羡书生》,但数量极少,不足以改变大局。   至于战国时期留存下来的文字,约略可以神话、寓言和史传三类来区分,当然这是从小说的角度来看,并不严谨。   神话在《穆天子传》和《山海经》中保留最多,寓言则多是在诸子著作之中,史传是指《左传》和《战国策》一类,寓言和史传对幻想小说的影响不是最直接的,我们这里只谈神话。 神话   《穆天子传》,大约成书于战国中期,是晋太康二年(281年)被一个名叫不准的盗墓贼从魏襄王的墓里挖出来的,同时出土的共有数十车竹简,其中包括《琐语》、《纪年》等,现在完整保存下来的,也仅有《穆天子传》而已了。   全文共六卷,从体裁上看更近于帝王起居注,前五卷记周穆王驾八骏西征事,后一卷记周穆王的妃子盛姬病死于途中以至返葬,文字简古,再加上有许多的缺字,读起来颇困难。但也有有趣的地方,比如卷二记周穆王驾八骏与七萃之士(大概是周穆王的护卫)西征,经县圃至赤乌之地,原来赤乌人也是周室的后代,他们的首领叫丌好的,先是献了嘉禾,接着又献了两个美人,一个叫女听,一个叫女列,周穆王的回答是:“赤乌氏,美人之地也,宝玉之所在也。”颇可见其得意洋洋暗暗欣喜的模样。另外还有一处地方可为中国武侠小说之源起:周穆王出猎,遇到有老虎在芦苇中,七萃之士中有一位叫高奔戎的出来说他能够生擒此虎,“乃生捕虎而献之”,周穆王将老虎关于柙中,“畜之东虞”,并将那个地方称为虎牢。那时候的勇士还尚勇力,后来到《吴越春秋·勾践阴谋外传》,美丽的越女与猿猴幻化的袁公斗剑,就以剑术为尚,与周穆王时不同了。   但《穆天子传》对后世影响最大的还是卷三所记周穆王会西王母事,西王母的形象已摆脱《山海经·西山经》中“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的丑恶,而成为一个善于吟咏、含情脉脉的中年美女神,“西王母为天子谣,曰:‘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前面四句还不错,但最后一句说“如果你不死,还能再来”,就未免有些质而无文了。这种凡人遇仙相互酬唱的格局后来在唐人张鷟的《游仙窟》中发展到极至,只不过天子变成了书生,西王母变成了妖媚可人的女仙,相互酬唱的诗歌数量也大大增加——诗歌的艺术性倒不见得有多大的提高,其内容也不再是两国君主碰面的庄重,而变为书生狎妓的风流了。   卷六记盛姬病死事,文字与前五卷略有不同,似乎是比前五卷稍晚些才完成的,其内容虽多记盛姬葬礼之细节程序,但其间也隐约表达出周穆王对盛姬的惋惜与哀恸。   《山海经》亦是出自战国中后期,全文分十八卷共计三万一千余字,汉刘秀编校,晋郭璞注。   《山海经》最早是一本巫术书、方士书,这可以《山经》中“其祠之礼”一类文字和《海经》中关于蓬莱的内容为证,侍中奉车都尉光禄大夫刘秀将《山海经》“昧死谨献”给汉哀帝的时候,大约四十五岁,他主持编校这本书的目的在他所写的《上〈山海经〉表》中透露出来,乃是学“禹别九州”,以“任土作贡(根据土地的情况制定贡赋)”。所以说,《山海经》在刘秀之后,已经变为一本权利地理书,在这本书里,中国乃是世界的中心,也是文明的中心,周边的所有地方都是蛮荒,这种权利地理学再推证下去,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一点,是在提到《山海经》之前所必须明了的,否则就难免如宫玉海教授那样,研读十年《山海经》,却得出“耶稣就是颛顼”、“犹太人的根在中国西北”之类的荒谬结论,不过我对宫玉海教授的智商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低颇为怀疑,主持编校《山海经》的刘秀,也曾经为王莽的篡汉伪造过各种的符命,还有专家认为他甚至曾经遍伪群书以为王莽篡位造势,要知道刘秀后来可是因此而当上了国师的,不过他的下场不是很好,地皇三年(22年),他策划劫持王莽发起政变,结果却因为等待吉时错过了时机而失败,被迫自杀。   《山海经》真正的价值在于它保留了大量的上古神话,比如精卫填海、夸父追日和刑天舞干戚,不过这些神话的内容大多已为读者所熟悉,所以我不再罗嗦,只谈一些读者不太熟悉的内容。   又西百八十里,曰泰器之山。观水出焉,西流注于流沙。是多文鳐(音摇)鱼,状如鲤鱼,鱼身而鸟翼,苍文而白首赤喙,常行西海,游于东海,以夜飞。其音如鸾鸡,其味酸甘,食之已狂,见则天下大穰。   这则出自《西山经》,里面提到了文鳐鱼,说它出于泰器之山的观水,样子像鲤鱼却有鸟的翅膀,身上有苍黑色的花纹,头是白的,嘴是赤红的,夜里在东海西海之间来往飞翔。它的叫声像鸾鸡(鸾鸡的叫声究竟如何不得而知),它的肉又酸又甜,吃了能治狂病,文鳐鱼的出现预示着天下将大丰收。   这则里面,最喜欢的是文鳐鱼夜里在海与海之间穿行的场景:生着双翼的鲤鱼,在星空下疾速飞翔,下面是苍茫的大地和波光粼粼的海洋……后来迪斯尼拍《幻想曲2000》,里面的第二节,为意大利作曲家雷斯庇基的《罗马之松》(Pines of Rome)配的动画就有鲸鱼腾空而起的场景,其如梦如幻与文鳐鱼穿行于大海之间相类,论到雄奇则有过之。   中次六经缟羝(音稿抵)山之首,曰平逢之山,南望伊洛,东望谷城之山,无草木,无水,多沙石。有神焉,其状如人而二首,名曰骄虫,是为螫虫,实惟蜂蜜之庐。其祠之,用一雄鸡,禳而勿杀。   中央第六列山系叫缟羝山,开头的一座叫平逢山,南边是伊水和洛水,东边是谷城山,平逢山上没有草木,没有水,多沙石。山上有神,样子像人却有两个头,名叫骄虫,是所有螫虫的首领,也是所有蜂包括蜜蜂的巢。祭祀它的办法,是用一只公鸡作祭礼,祈祷了就放掉,不要杀。   这则出自《中山经》。这里想象的奇异之处在于以人作为蜜蜂的巢。川尻善昭一九九四年制作的《兽兵卫忍风贴》里,有一个人物叫虫藏的,在自己的驼背里养着毒蜂,其渊源大约就是来自《山海经》,但《山海经》里的骄虫是神,而《兽兵卫忍风贴》里的虫藏则是丑陋狠毒的杀手;另外不得不说的是,这部动漫的残忍、血腥和诡异我至今难忘,要拍出这样的一部电影,必要有过人的勇气才行。   又东二百里,曰姑媱(音遥)之山。帝女死焉,其名曰女尸,化为草,其叶胥成,其华黄,其实如菟丘,服之媚于人。   这则出自中山经,说天帝的女儿死在姑媱山上,化成了草,草的叶子重重叠叠,花是黄色的,果实如菟丝子,吃了就能为人所爱。这似乎是最早提到媚药的,后来的媚药层出不穷,我在另一篇文里提到:“《岭表录异》记有一种鹤子草,‘南人云是媚草,采之曝干,以代面靥,形如飞鹤。’又说‘此草蔓至春生双虫,……虫老不食,而生双蝶,赤黄色,妇女收而带之,谓之媚蝶。’不过这两种严格地说不能算是媚药,只能说是一种特别的化妆品,虽然同样有媚惑男子的功用。《太平广记》记有‘媚男药’,乃是鹊巢中的两块小石头,‘号鹊枕’。……妇人遇之,有抽金解耳珰而偿其值者。”   另外还有一种媚药就是狐涎,即狐狸口水,这个典故出自罗贯中的《三遂平妖传》:“原来狐涎是个媚人之药,人若吃下,便心迷意惑。”   但是,说到底,即便明知狐狸精的口水会让人心迷意惑,人们也仍会义无返顾地吃下去的吧!   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音魁)。黄帝得之,以其皮为鼓,橛(音决)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   “橛以雷兽之骨”的意思,就是用雷兽的骨头作为鼓槌。雷兽即雷神,在《山海经·海外东经》中,说它是龙身人头,它将肚子鼓起敲打,就会雷声滚滚。   雷神的形象后来变成了“裸胸袒腹,背插两翅,额具三目,脸赤如猴,下颏长而锐,足如鹰鹯”(清末黄斐然《集说诠真》),大约就是《封神榜》里雷震子的形象,不过手中拿的不是黄金棍,而是“左手持楔,右手持槌”(同上),而且也不再那么神圣,宋初徐铉所著《稽神录》里有一则,说雷神劈错了人,大为尴尬,便扔了一瓶药下来,待那人治好了,又把药收回去,这且罢了,没想到后来又误劈了人,而且还劈死了,雷神这回却连药也不舍得给了,只说拿蚯蚓捣烂了覆在肚脐上即可,人们便照雷神所说,把蚯蚓捣烂了覆在死人肚脐上,死人果然醒了。   另外,唐人戴孚的《广异记》里还提到两个推雷车的女鬼,住在“道边一新草小屋”里,“年可十六七,姿容端正,衣服鲜洁”,十分的娇艳可人,可严格地说,她们或许并不能算是雷神,而只能说是雷神的仆从,死了仍不得安息,必须在天上作着苦役。   想到这里,总是觉得怜惜。   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日浴于甘渊。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   有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   前一则出自《大荒南经》,后一则出自《大荒西经》。羲和和常羲都是帝俊的妻子,一个生下了十个太阳,一个生下了十二个月亮,分别在大地的两极给日月们洗澡。   这必是有史以来最为壮观的母爱了,十个太阳的火与十二个月亮的冰冷的光,在大海之上,蒸腾的水气与飘飞的雪,那两位母亲必是健壮的,她们有着粗大的手臂、挺直的腰身和红润的脸,否则又怎能生下日与月这样伟大的婴儿。   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烛九阴,是谓烛龙。   这一则出自《大荒北经》,说的是烛龙。说在西北海之外赤水的北边,有一座山叫章尾山,山上有神,长着人的脸蛇的身子,它的身体是赤红的,眼睛竖生,眼睑是条直线,它闭眼时就是黑夜,睁眼时就是白天,它不吃东西不睡觉也不呼吸,只吞食风雨,它能够照亮很深很深的地底,所以人们叫它烛龙。   这一则与上一则的浴月,是《山海经》雄伟想象最直接的体现,浴月的想象中带有母性的温柔,烛龙的想象则带着男性的粗犷与茫然——掌握着时间的烛龙以风雨为食,它照亮了阴间,但无论是对时间,还是对死亡,人类却都无能为力。   这样的想象在中国后来的幻想小说中几乎成为绝响。   除了对上古神话的保存和雄伟瑰丽的想象,《山海经》中所蕴含的对未知世界的强烈的探索精神,也是后来所少见的,在文风疲弱旖旎的今天,更是弥足珍贵。   另外还要提到的是《琐语》,因为是盗墓贼不准从汲郡魏襄王的墓里挖出来的,所以《琐语》又称《汲冢琐语》,从体例上看应是史传,但从内容上看却更近于志怪,所以被后来的专家学者们看成是中国志怪小说的滥觞。出土时写定为十一卷,现在仅剩二十三条佚文,内容涉及卜筮、占梦、神怪等等,文字质朴简易,成书的年代应为战国中期,大约与《左传》同时。   引一则于下,以见《琐语》之风格:   晋治氏女徒病,弃之。舞嚚(音银)之马僮饮马而见之。病徒曰:“吾良梦。”马僮曰:“汝奚梦乎?”曰:“吾梦乘水如河汾,三马当以舞。”僮告舞嚚,自往视之。曰:“尚可活,吾买汝。”答曰:“既弃之矣,犹未死乎?”舞嚚曰:“未。”遂买之。至舞嚚氏,而疾有间。而生荀林父。   这则的大意是说:晋国治氏的女奴生病了,主人便把女奴遗弃。舞嚚的马僮去饮马的时候碰到了她。女奴说:“我做了个好梦。”马僮大约年纪还小,很好奇,就问她:“你梦到了什么?”女奴便说:“我梦到我乘着大水到黄河、汾水去了,三匹马在我面前跳舞。”马僮回去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的主人舞嚚,舞嚚亲自跑去看了,说:“还可以活下来,我把你买下了。”然后他去找女奴的主人治氏,治氏说:“我已经把她抛弃了,她居然还没死吗?”舞嚚说:“还没呢。”于是就把女奴买了下来。女奴到舞嚚那儿以后,病居然好了,后来便生下了荀林父。   荀林父是一个大英雄,位居晋国正卿,世人称其为“中行桓子”,因为他在晋文公时任中行之将,大败楚军于城濮,死后又被谥为桓子。   这则文字虽简易,但里面却颇多可回味处,比如女奴很可能并没有做过什么“三马当以舞”的梦,更可能的是他抓住了舞嚚的心理编出了这样的一个梦,从而让舞嚚下定决心买下自己;而“嚚”这个字,有“奸诈”之意,“舞”字则可能是表明了舞嚚的舞者身份,这样说来,舞嚚的地位似乎也并不是特别高,而且为人也很有问题;还有那句:“既弃之矣,犹未死乎?”活生生地把治氏的残忍冷酷表现出来了。后来的文人在这个基础上发展出了简洁重韵味的叙述风格,这种风格至今仍是中国文人叙述的主流。 小结   神话对中国后来的幻想小说的影响更多的还是体现在素材和精神上。随着秦汉的统一,秦焚书坑儒,汉罢黜百家,整个思想界一时进入万马齐喑的局面,这种情况要到魏晋时才慢慢改变过来,直到唐朝,中国的幻想小说才终于攀爬到巅峰。上古神话所特有的蓬勃生气,一方面不断地影响和激励着后人,另一方面也因为文人被统治者压制和洗脑而越来越罕见,这种情况也是一直到唐传奇才从大体上改变过来。   寓言和史传对幻想小说的影响更多的是体现在技巧上。寓言与神话不同,是有意的虚构,这一点在《庄子》中表现得特别明显,而且《庄子》内的一些篇章,比如《说剑》和《盗跖》,本身都可以作小说看的;而明清笔记里的短小故事,结末往往都要有一两句说理,这个很难说不是因为受到了战国时期诸子所作寓言的影响。史传中如《左传》、《战国策》等,写的虽然是史实,但其中也有不少篇章,叙事完整,写人状物栩栩如生,这一点在司马迁的《史记》中得到进一步的发扬,并进而影响到小说,唐传奇中如《虬髯客传》、《任氏传》等,受到史传的影响尤为明显。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骑桶人,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5人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格瓦拉
2010-09-11 22:56:47 格瓦拉 (泥丸封口,自甘固陋。)

沙發

孤不度德量力
2011-02-15 12:00:30 孤不度德量力 (君谓计将安出……)

开头有点游离,螫虫那段很有见识。写烛龙、羲和那段是历版文学史的老生常谈,后面关于荀林父的描述基本是错的,建议补补左传。作者貌似很喜欢《平妖传》,可以引为同道,总地来讲写的不错,值得一读。

骑桶人
2011-02-15 17:19:32 骑桶人

多谢指教,荀林父的资料忘了在哪查的了,我草率了没有直接去查《左传》,以后还望多多指点。

孤不度德量力
2011-02-17 14:14:35 孤不度德量力 (君谓计将安出……)

您客气。荀林父在城濮之战时为晋文公御戎(即司机),因此“大败楚军于城濮”不能算是荀的功绩,毕竟主角是先轸。他做中行大夫也是城濮之役以后的事了,做晋国正卿就更晚,大概在晋景公时期吧,邲之战是他做总指挥,被楚军击败,三军争济自相斫杀“舟中之指可掬也”,其状甚惨,故“大英雄”之说也不可靠。荀林父后人为中行氏,此族与知氏俱出于晋献公时大夫荀息,疑冶氏女徒之故事或出于知氏之诬,或出于魏氏之诟(汲冢书记魏国古史传说),谓中行氏旁出孽子,氓隶挈养,莫能详其出生本末而已。

孤不度德量力
2011-02-17 14:27:22 孤不度德量力 (君谓计将安出……)

又,羲和浴日等传说可能系古人齐整干支制定历法之寓言(十,天干;十二,地支。十日为旬,十二月为年。生十日十二月谓定历法。前人曾有研究。),羲和亦为掌天文历算之官名,“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可为旁证。
以上仅供楼主参考。您的文采令人钦佩,能将文鳐鱼与《Fantasia2000》,螫虫与川尻善昭动画相比较,十分恰当,亦庄亦谐,足见巧思,我所不及。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