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乙的广播 ( 全部 )

写了新日记

写字楼
写字楼 2004/4/24  树像女人一样觉得水分不够、容颜枯萎时,就会摇下再也负担不起...

写了新日记

自我训诫课
自我训诫课 昨夜好像来了一点激情,赌完博之后一气写了三千字。那是关于一个丑闻的...

写了新日记

草纸
细节 写一个律师在法庭上辩护。第一遍是,“一个体重六十二公斤的青年男子,在面对手...

写了新日记

2010.4.12
在镜子里有一个人 他生于七十年代 上衣口袋有钢笔 还有忧愁 我们挤进公交车 ...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短篇作品 那晚十点
这个火车站是荒谬的所在。如果不是产权不明,地产商一定会拆了它,现在,野草从货运操...

新书要来了 ( 全部 )

2011-03-05 23:27:35
写字楼 2004/4/24  树像女人一样觉得水分不够、容颜枯萎时,就会摇下再也负担不起的叶子。忘记那天穿什么鞋,我走在那条和你家平行的路上,感觉到脚下有绝望的呼喊。二十岁,或者二十一岁,记不清了,总之冬天太长,人莫名其妙老了,乃至有时会觉得穿越了今生和来世。我迈着人们所说的鬼步,没有声音,却超感,触摸到叶...... (3回应)
2010-12-10 13:19:35
自我训诫课 昨夜好像来了一点激情,赌完博之后一气写了三千字。那是关于一个丑闻的描写。然后上床睡觉,睡不着。那文字中的不妥感像癌细胞,慢慢长大,最后让我觉得百无一用。半年前我就想清楚了一个问题:“对一个习惯于写作的人来说,重要的不是写什么,而是不写什么”。可现在我又在采取一种极其错误的方式写。我在写...... (19回应)
2010-11-26 23:06:11
细节 写一个律师在法庭上辩护。第一遍是,“一个体重六十二公斤的青年男子,在面对手无寸铁的只有三十九公斤的被害人时,怎么可能会强奸未遂?”第二遍改为:“一个体重一百二十四斤的青年男子,在面对手无寸铁的只有三十九公斤的被害人时,怎么可能会强奸未遂?”得意了三分钟,因为人为制造数据之间的落差会渲染出一种效...... (1回应)
2010-11-15 22:55:50
在镜子里有一个人 他生于七十年代 上衣口袋有钢笔 还有忧愁 我们挤进公交车 去值得去的地方 2010.5.18晨,补充 年轻的老虎在笼子里走来走去,眼神愤恨。年老的狮子和金刚一样静坐在墙角,眼神写满死亡的哲学。像猪一样的河马、犀牛、大象、熊猫永远在吃着植物,像铡草机一样吃着食物。而猴子们学...... (2回应)
2010-09-29 13:46:58
谦卑的手      又在电视上看到农民了,瘦,面颊骨突出,把脸皮撑得紧紧的,光滑。眼睛如鼠,闪烁着精光,却是躲闪的。躲闪什么呢?摄像机。   第一次碰到照相机时,他是这样,第一次碰到摄像机,他也是如此。农民一生碰不上几次这样的高级玩意,这不是他经验的一部分。他却又对此一知半解。因为一知半解而心怀敬畏,...... (2回应)
2010-09-23 15:56:29
五 两点是约好的时间。一丝风没有,巨大的光明映射在小石路和枣树叶片上,哨兵孤零零站着,车辆不断经过。我给她发短信,没有回音。等待总是这样,无尽荒谬,特别是等待一个女人。她们在出门前极其漫长地化妆、穿衣,试图找到最合适的自己。她们对此很有道理。 两点半,我判定她不会再来,走回房,在墙上写:谋事在人,成事...... (2回应)
2010-09-10 01:21:04
这是书的封面的一个草样。 感谢编辑王二若雅(她费了很多心血),和四位关爱扶持我的恩师、兄长。 这是今年我四个愿望里最重要的一个。 我希望我的父亲因此快乐很久。 附我的后记: 我比我活得久 这是我的奢望。前几天一位朋友说:几百年后小说就没了,或者很多年后人类也没了。我循着他的思路想,凉意袭来。就像有...... (9回应)

日记 ( 全部 )

不停重复的旧事 (试发表)
2010-09-17 13:49:09
我在这个时候记起洪一乡。那时我只有21岁,提着手电筒跟着既是警校同学又是派出所同事的小周去附近的乡村转悠。有时我们转一个小时,有时要转四五个小时。这全取决于他。我的脑子里永远有事。就好像腿脚属于小周,而灵魂属于自己。即使小周一脚踢开别人的门,将正在逃窜的人抓住,我的脑子还是在想着别的事情。我倚在门边,或是坐在槛上,想着我的姑娘。到26岁我已经租住在郑州的城中村时... (2回应)

短篇小说 ( 全部 )

发表于:《人民文学》2010年第10期
这个火车站是荒谬的所在。如果不是产权不明,地产商一定会拆了它,现在,野草从货运操场长到候车室,招惹来老鼠和黄鼬,我们除非着急拉屎,否则不去那里。 1997年它建成时,烈日下悬浮着红氢气球,两侧电线杆拉满彩纸,我们红乌县有一万人穿戴整齐,一大早来等,等得衣衫湿透。“出口气了,”有人这么说,大家点头把这话传了下去。也有人跳下月台,将耳朵贴在光新的铁轨上听,说:“该.. (2回应)
劳动者 (试发表)
2010-08-28 01:05:14
劳动者 / 我从牢狱里获准走出来,想利用宝贵的放风时间写点什么。 / 很快,我发现脑袋一片空白。 / 我什么都没准备好。 / 我和那些可能的读者一样,仍然在世界的这边。 / 我并不能带来什么天堂的秘密。 / 我让你们失望了—— / 狱卒就要回来了—— / 太阳就像远处死刑犯的血,正在越来越少地涌淌着。 / 这比不让我出来放风还要糟糕。 / 这增加了心底里的耻辱。 / 我辜负了自己。 / 我又要重新陷... (4回应)
发表于:2010春季号《今天》
如果上天有帝,他擦拭慈悲的眼往下看,会看到沟渠似的海洋、鲸脊似的山脉、果壳般的岙城派出所,以及蚕子大小的一张桌子。桌子的南北向坐着警校实习生我和小李,东西向坐着民警老王和司机,四个渺小的人就着温暖的阳光打双升。 扑克天天在打,当时的我只觉一夜没睡好,像是被绑架而来,并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却觉得吊诡。 有时一些俗语也是吊诡的,比如“百年修得同船渡”。一个男的... (1回应)
发表于:2010春季号《今天》
情报工作的唯一准则是,尽量让中间传递信息的人不知道直接的内容。 ——题记。 1992年第2期的《现代妇女》杂志,介绍了一个叫勾艳玲的记忆英雄,当时的记者通过吉尼斯编辑的嘴赞颂这位邮电系统的劳模:“天哪!15000个!她能背15000个电话号码!”但是10年后,在一个国家望人问她还背不背电话号码时,她回答说:“不背了,现在都用电脑查号了。”望人风趣地说:“这说明科学进步了,.. (2回应)
发表于:2010春季号《今天》
根据一个信人讲的真事改编。 读者,这个故事的结构非常简单,一部分是卫华向卫华的爹讲一个困扰他很久的梦,一部分是卫华的爹向卫华讲家里为什么这半年穷了。在中国,大多数父子的关系是拘谨的,不可能像朋友那样长篇大论地聊天,如果聊上了,那就是有机缘。卫华和爹的机缘出于一场大雨。 那天傍晚,卫华跟着爹去柳树前李家看电视。李叔在弓着身子转台,李婶在弓着身子倒茶,一百多...

雁过拔毛

17人
阿乙
写一篇少一篇
  • 作者: 阿乙
  • 写作类型:小说/散文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3653 )

  • 五九狗
  • 张草草
  • tree
  • 悠悠yuiuio
  • 龄童
  • 烈馬Marshall
  • 半生素衣
  • 别无选择的贼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已注销] 于2010年08月25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