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劳动者 我从牢狱里获准走出来,想利用宝贵的放风时间写点什么。 很快,我发现脑袋一片空白。 我什么都没准备好。 我和那些可能的读者一样,仍然在世界的这边。 我并不能带来什么天堂的秘密。 我让你们失望了—— 狱卒就要回来了—— 太阳就像远处死刑犯的血,正在越来越少地涌淌着。 这比不让我出来放风还要糟糕。 这增加了心底里的耻辱。 我辜负了自己。 我又要重新陷入到牢狱的集体劳动和一两个难友的友谊之中了。 永不释放。 在那些一事无成的黄昏,有一些一事无成的景物。 我提着脑袋,像提着交割的公文。 从一个牢狱走向另一个牢狱。 那些裂开嘴巴可恶的狱卒,像是发爆破音的铁喇叭花。 他们将我的床铺掀开,将我的牙刷藏于裤袋。 他们从来不笑,那么庄重其事。 但是我已经感受到被嘲讽的羞辱。 我是如此软弱。 我咬着牙齿在两个桌子间困倦地、无奈地游走。 我把一块石头从这张桌子搬运到那张桌子。 再搬回去。 搬过来,搬过去。 你妈逼,搬过来,搬过去。 告诉我有一天曾经有一道奇迹的光。 铁路轨下边喑哑的群众像是尸体直立行走。 但是你突然全身通红,脚步轻盈,几欲飘起。 你像在集合的军号里听到婉转的口琴声。 你手舞足蹈,要扔掉可恶的世界,和秩序。 你感觉自己辉煌无比,光芒万丈,一切只需要个导管。 一个将危险病人之血放出来的导管! 你看到湍急的血。 流过牢狱,平原,山脉和天空。 你看到自己变身自由的国王。 指挥那些鹅毛笔下的名字,传递着真实的幸福。 指挥那即将出现的事情,像剑一样刺杀庸常者的心脏。 那些卑微的臣民,从 轻视的床上跌下来,跪伏于地,号啕,战栗。 你就在这一事无成的黄昏,心怀往日出现的理想。 你感觉到泪水来到这个软弱之身。 像圣水来到不会说话的孩子头顶。 那些奔袭的雷电一定会出现,它们杀开天空。 那些潜伏的土龙一定会出现,它们吞噬城寨。 那些骄傲的咆哮,就在山川回荡—— 那些雄浑的刺杀,就在草原深入—— 那些太阳死去,那些月亮死去,那些人间 辉煌地死去。 那是一个梦,那是火把集中燃烧的梦。 你就是为这个不明不白地活着。 你就是为着这个。 你比谁都明白。 2007.8.17 这首诗写的时候我还像一个可能的诗人,但是拿出来的时候死活要安上一个【作者:瓦西里•皮忒罗孚茨基】的名字,以为这样别人就不会取笑我。我一直羞于承认自己写诗。当有一天我意识到再也找不到那种从床上爬起来、任自己像乐章跳跃的时刻时,我觉得过去的自己是个诗人。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阿乙,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1人
最后更新 2010-08-28 01:05:14
系统故障
2010-08-27 20:37:10 系统故障 (勿使神枯)

诗人不需要谁来承认。这个身份,拥有或失去,从来只有自己知道。

系统故障
2010-08-27 20:37:56 系统故障 (勿使神枯)

情绪极度低落。。。来你这灌最后一桶水,然后我要闭关了。起码,我没有对你不辞而别。

[已注销]
2010-08-28 01:05:14 [已注销]

恩。。。。每天上网也得不到什么,每天不上也失去不了什么。
等你的作品。

白衣胜雪
2014-07-26 13:55:06 白衣胜雪 (活出自己)

即便你写小说,也掩盖不了你身上语言间跳跃出来的诗意。没有这种能力的人语言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