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要来了

[已注销] 2011-03-05 23:27:35
写字楼 2004/4/24  树像女人一样觉得水分不够、容颜枯萎时,就会摇下再也负担不起的叶子。忘记那天穿什么鞋,我走在那条和你家平行的路上,感觉到脚下有绝望的呼喊。二十岁,或者二十一岁,记不清了,总之冬天太长,人莫名其妙老了,乃至有时会觉得穿越了今生和来世。我迈着人们所说的鬼步,没有声音,却超感,触摸到叶...... (3回应)

[已注销] 2010-12-10 13:19:35
自我训诫课 昨夜好像来了一点激情,赌完博之后一气写了三千字。那是关于一个丑闻的描写。然后上床睡觉,睡不着。那文字中的不妥感像癌细胞,慢慢长大,最后让我觉得百无一用。半年前我就想清楚了一个问题:“对一个习惯于写作的人来说,重要的不是写什么,而是不写什么”。可现在我又在采取一种极其错误的方式写。我在写...... (19回应)

[已注销] 2010-11-26 23:06:11
细节 写一个律师在法庭上辩护。第一遍是,“一个体重六十二公斤的青年男子,在面对手无寸铁的只有三十九公斤的被害人时,怎么可能会强奸未遂?”第二遍改为:“一个体重一百二十四斤的青年男子,在面对手无寸铁的只有三十九公斤的被害人时,怎么可能会强奸未遂?”得意了三分钟,因为人为制造数据之间的落差会渲染出一种效...... (1回应)

[已注销] 2010-11-15 22:55:50
在镜子里有一个人 他生于七十年代 上衣口袋有钢笔 还有忧愁 我们挤进公交车 去值得去的地方 2010.5.18晨,补充 年轻的老虎在笼子里走来走去,眼神愤恨。年老的狮子和金刚一样静坐在墙角,眼神写满死亡的哲学。像猪一样的河马、犀牛、大象、熊猫永远在吃着植物,像铡草机一样吃着食物。而猴子们学...... (2回应)

[已注销] 2010-09-29 13:46:58
谦卑的手      又在电视上看到农民了,瘦,面颊骨突出,把脸皮撑得紧紧的,光滑。眼睛如鼠,闪烁着精光,却是躲闪的。躲闪什么呢?摄像机。   第一次碰到照相机时,他是这样,第一次碰到摄像机,他也是如此。农民一生碰不上几次这样的高级玩意,这不是他经验的一部分。他却又对此一知半解。因为一知半解而心怀敬畏,...... (2回应)

[已注销] 2010-09-23 15:56:29
五 两点是约好的时间。一丝风没有,巨大的光明映射在小石路和枣树叶片上,哨兵孤零零站着,车辆不断经过。我给她发短信,没有回音。等待总是这样,无尽荒谬,特别是等待一个女人。她们在出门前极其漫长地化妆、穿衣,试图找到最合适的自己。她们对此很有道理。 两点半,我判定她不会再来,走回房,在墙上写:谋事在人,成事...... (2回应)

王丫米 2010-09-10 01:21:04
这是书的封面的一个草样。 感谢编辑王二若雅(她费了很多心血),和四位关爱扶持我的恩师、兄长。 这是今年我四个愿望里最重要的一个。 我希望我的父亲因此快乐很久。 附我的后记: 我比我活得久 这是我的奢望。前几天一位朋友说:几百年后小说就没了,或者很多年后人类也没了。我循着他的思路想,凉意袭来。就像有...... (9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