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伯恩哈德:美丽景色(点评:铁一般的事实;交流的艰难与不可能)

鳜膛弃 2011-08-01 10:03:52

[已注销]
2011-08-01 10:36:04 [已注销]

我记得这篇,我很喜欢这一篇

[已注销]
2011-08-01 11:06:10 [已注销]

冰川(大自然不可理解的神秘象征)与观景器(人工合成的另一个象征)的对比,预示着交流本身的艰难和不可能,更别提这其中还加入了人的目光,人的目光已经被作者给予了暗示,首先,他们都是“不轻信的人”,他们必须“不断地提醒自己”,才能相信观看完全是纯力量的,是自发的。
人,自然与机械:这三种力量要找到一个平衡点,这本身就是不可能的,无法实现的。两位教授,他们向神秘(混沌,内部不可知的混乱而令人迷惑)的这种不自觉的滑行,只能被另一种突如其来的神秘所扭转:那声叫喊,它和卡夫卡笔下的那声叫喊来自同一个渊源。


棺材 作者:卡夫卡

一个棺材完工了,木匠把它装上了手推车,打算送到棺材铺去。从橫街走来一位老先生,在棺材前站了下来,用手杖在上面画了一下,同木匠开始了番关于棺材工业的小小的对话。一位拎着买菜包的妇人沿着主要街道走过来,碰了这位先生一下,接着认出他是个老相识,于是也站了一会儿。助手从工场里走出来,有几个关于他手头上的活儿的问题要问师傅。工场上方的一扇窗户中露出了木匠老婆,手中抱着最小的孩子,木匠开始远远地逗他的孩子,那位先生和提着买菜包的妇人也微笑着抬头看着。一只麻雀幻想着在这里找到什么吃的,飞落在棺材上,在那儿跳上跳下。一只狗在嗅着手推车的轮子。
这时忽然从里面猛烈地敲响了棺材盖。那只鸟飞了起来,害怕地在车子上空盘旋。狗狂叫起来,它是所有在场者中最激动的,好像是为失职而感到绝望似的。那位先生和那位女人蹦到了一边,摊开着手等待着。那助手出于一个突然的决定,一下跃到棺材旁,坐在了那儿,他好像觉得坐在这个位置上不像看着打开,敲击者钻出来那么可怕。也许他已经为这匆忙的举动感到后悔,但既然他已经坐在了上面,他就不敢再爬下来了。师傅怎么赶也赶不下来。上面窗口的女人不可能想到这声音来自棺材里,所以她完全理解不了下面的进程,惊讶地注视着。一个警察,在一种无以名状的心理要求的驱使下,又在一种无以名状的恐惧的阻止下,犹豫不决地慢慢踱了过来。
这时盖子被大力推开,那助手滑到了一边,一个短促的、异口同声的尖叫从所有的人口中发出,窗口里的女人消失了,显然她正抱着孩子顺着楼梯飞奔下来

鳜膛弃
2011-08-01 11:36:58 鳜膛弃 (想到不能成为富二代,心就碎了)

尽管我仍然认为这篇小说密不透风,几乎没有可分析的途径,但你的解读还是让我挺感兴趣,因为冰川、观景器确实是小说中的关键的因素,那一声尖叫也令人无法忽略。
我把它放到主帖里去了。
另外:能否把你的观点发展成一篇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