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帆的短篇作品

试发表 杂文 创作
2013年可谓“庭审之年”,“薄熙来案”、“刘志军案”、“李天一案”、“王书金案”都在这一年尘埃落定。尤其是世人瞩目的“薄熙来案”,@济南中院的微博全程直播,使庭审内容成为街头巷议的热门话题。港台书商将直播内容结集出版,销量居然远超某些“秘闻”或“内幕”。巧合的是,今年几本未受到广泛关注,却颇具阅读价值的图书,也与庭审相关。 德国哲人汉娜·阿伦特的《平凡的...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美国最高法院通识读本》 〔美〕琳达·格林豪斯 著 何 帆 译 译林出版社2013年7月版 一 “哪位朋友可以说出照片上所有大法官的姓名,我可以送他一本新书。”2013年1月26日,我在北京单向街书店参加一次以“律政剧、法律翻译和司法文化”为主题的讲座。开场时,为了活跃气氛,我亮出美国最高法院九位大法.. (1回应)
发表于 纽约时报中文网 非文学 创作
多年前,在友人一个饭局上,我见到出狱不久的佘祥林。人们高谈阔论,他安静坐在角落,一直低着头,避开光。问他原因,他冲我笑笑:“关久了,强光一照,眼睛就疼。”那天谈了什么,我大多忘了,只记得散席时,曾向他强烈推荐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他问为什么,我说:“看完您就知道了。”之后,我俩再未联系。   与其他蒙冤入狱者一样,佘祥林是刑讯逼供的受害人——... (3回应)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一 2012年5月24日,首次来华的斯蒂芬·布雷耶大法官在清华大学法学院举行了一场学术讲座。我作为布氏新书《法官能为民主做什么》一书的译者获邀列席。大法官虽已74岁高龄,但精神奕奕,活泼健谈。当天,主办方在法学院楼前立有一幅中文海报,上有“当代美国最高法院最有智慧的大法官”字样。得知这段话的意... (3回应)
试发表 散文 创作
阅读与翻译,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偶然。一个人亲近一本书,是一种机缘,由于喜爱这本书,进而产生翻译愿望,则是希望更多人能了解它,并分享读书的快乐。 初涉译事 我的本职工作是法官,与翻译结缘,完全出于偶然。2006年,因从事司法工作,又写过一本小说,出版界一位朋友觉得我对“法律和文学”话题或有心得,约我翻译一本名叫《作为法律史学家的狄更斯》的小册子。说实话.. (6回应)
发表于 《看历史》杂志,2012年第10期 其他 创作
朋友因为迷律政剧,前些日子开始对美国法律感兴趣,没事常拉我探讨联邦宪法的条文含义。这次的问题是,宪法第三条规定,联邦“最高法院和下级法院的法官,若品行端正,应终身任职”。可是,“品行端正”(Good Behavior)这个词,实在太过抽象,它的具体标准是什么?是奉公守法、恪尽职守,还是顾全大局、服从命令?换句话说,到底什么才属于品行不端正,并可以据此撤换法官?人.. (4回应)
发表于 《大法官说了算:美国司法观察笔记》,法律出版社2012年版。 其他 创作
最高法院里的“年轻人” ——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 约翰•罗伯茨第一个从红色帷幕后走出,稳稳坐在联邦最高法院审判席正中央。尽管架着老花镜,可谁都能看出,55岁的罗伯茨仍是审判席上最年轻的大法官。坐在右侧的约翰•保罗•斯蒂文斯大法官,要比他年长整整35岁。罗伯茨长着一张阳光、帅气、迷人.. (3回应)
发表于 《纽约时报》中文网2012年6月28日 其他 创作
六年前,我在西南某地法院审理一起案件。这是一起普通的抢劫案,由于案情简单,事实清楚,辩护人没有提供新的证据,只希望法庭考虑被告并非主犯,能够从轻处罚。为论证这一点,律师当庭发表了长篇大论,详尽介绍了共同犯罪的定义、特点,甚至列举了与之相关的各种理论学说。 庭审结束后,我委婉提醒律师:“你说的,我们都学过;其实你的发言可以更简短些,这里毕竟是法院,不..
发表于 《人民法院报》2012年6月8日 其他 译作
编者按:2010年,为推动公众对最高法院的了解,美国公共事务电视台(C-SPAN)制作了纪录片《最高法院》,并采访了所有在世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访谈内容全部收录在《谁来守护公正: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访谈录》一书中。 9位现任大法官和2位已退休大法官全部接受一家电视台的独家专访,这在美国历史上也是第一次。按照最高法院首席新闻官凯西·阿尔贝格的说法:“只有敞开大... (3回应)
发表于 《南方周末》2012年6月1日 其他 创作
斯蒂芬•布雷耶(1938年5月—),1994年6月由比尔•克林顿总统提名,被任命为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他先后毕业于斯坦福、牛津和哈佛大学法学院,在联邦司法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联邦第一巡回上诉法院任过职,担任过“水门事件”助理特别检察官,参与起草过《联邦量刑指南》,曾是哈佛法学院、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在司法理念上,他倾向自由派,支持平权措施,赞同严格限.. (16回应)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