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审之年的阅读体验 (试发表)

杂文 创作

2013年可谓“庭审之年”,“薄熙来案”、“刘志军案”、“李天一案”、“王书金案”都在这一年尘埃落定。尤其是世人瞩目的“薄熙来案”,@济南中院的微博全程直播,使庭审内容成为街头巷议的热门话题。港台书商将直播内容结集出版,销量居然远超某些“秘闻”或“内幕”。巧合的是,今年几本未受到广泛关注,却颇具阅读价值的图书,也与庭审相关。 德国哲人汉娜·阿伦特的《平凡的邪恶: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审纪实》(台湾玉山社2013年版)是一本争议之作。1961年,以色列在耶路撒冷公开审判纳粹战犯阿道夫·艾希曼。艾希曼虽非纳粹高层,但在犹太人大屠杀中起到关键作用。庭审辩论十分激烈,能不能因为“国家行为”追究个人之责,个人能否因“执行上级命令”而免责,都成为辩论焦点。阿伦特全程旁听了这次庭审,通过现场观察和历史分析,提出了“平庸之恶”的概念。 在她看来,希特勒并非邪恶源头,相反,邪恶没有根源,它像随时会扩散的细菌一样,可能依附在每个平凡人身上。即使消灭了纳粹,只要有政治势力煽动起平凡人心中的恶,大屠杀仍将发生。这一观点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阿伦特本人也受到诸多批判。但是,多年之后,发生在柬埔寨、波斯尼亚和卢旺达的种族屠杀,却都印证了阿伦特的说法。对这段历史有兴趣的读者,还可对照阅读《耶路撒冷的艾希曼:伦理的现代困境》(吉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一书,里面收录了围绕《平凡的邪恶》的系列论战文章。 1946年的“纽伦堡大审判”,是对纳粹战犯的集中追诉。美国作家约瑟芬·珀西科的《纽伦堡大审判》(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完美再现了当年的庭审内幕,是同题材作品中的最佳著作。《纽伦堡来信》(重庆出版社2013年版)则从个人视角切入,重述了那场“人性与法律的较量”。作者之一克里斯多夫·多德是当年的检察官托马斯·多德之子,他无意间发现父亲在纽伦堡审判期间写给母亲的数百封书信。这些家书详细记叙了庭审时的激烈争辩和利益博弈,以及检察官的内心感受。本书出版后,珀西科给予高度评价:“纽伦堡审判的意义看似已被淡忘。但信中的生动文字,为我们揭示了盟国与盟国之间、检察官与法官之间的隔阂,如何差点毁掉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以法治思想战胜野蛮统治的审判。” 庭审如何确保公正?法院如何独立审判?是公众普遍关心的话题。对我国司法改革的建言,向来有“以美为师”的倾向,认为美国模式是破解司法难题的良药。但是,对某种制度或模式的评价,必须建立在充分了解的基础上,一知半解得出的赞美或贬低,始终是廉价的。《美国最高法院通识读本》(译林出版社2013年版)的作者琳达·格林豪斯是《纽约时报》资深记者,她用一百多页的篇幅,向普通公众诠释了最高法院的历史和职能,破除了国人对美国司法不少一厢情愿的想象。例如,联邦最高法院虽只有九位大法官,但亦有700多名员工为之服务;大法官审理案件时,还是会考虑民意因素;政治和政党对大法官提名和任职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诸多国家中,只有美国联邦法官终身任职,这一制度在美国国内也面临重重争议。 司法之发展,内嵌于现实政治,取决于宪政实施。民主先贤罗隆基先生的《民主·法治·人权》(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系统阐述了民主的意义、法治是什么、人权是什么等关键问题。费孝通先生则在《民主·宪法·人权》(三联书店2013年版)中,以唠家常、讲故事的方式,阐述了美、英、德、法等国的民主实践。在诸多译者的孜孜努力下,美国宪法学家布鲁斯·阿克曼的《我们人民:奠基》、《建国之父的失败》、《美利坚共和国的衰落》和《自由革命的未来》(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2013年陆续面世。阿克曼教授从宪法史的角度,对美国宪政的形成、流变和未来进行了更为细致的总结和梳理,避免大家单纯从最高法院或司法个案的单一视角认识美国宪制。 好书不厌多,从各大出版社发布的精彩预告来看,宪政和司法仍将是2014年法政出版的热门主题。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何帆,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4-01-11 18:2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