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蒙哥马利的反击 (试发表)

作者:
何帆
作品:
《批评官员的尺度:纽约时报诉警察局长沙利文案》 (其他 译作) 第2章 共3章

1960年,《纽约时报》日发行六十五万份,其中,只有三百九十四份被送到阿拉巴马州的报摊或订户手中。蒙哥马利市的《广告报》(Advertiser)及姊妹报《阿拉巴马纪闻》(Alabama Journal)订阅了一份《纽约时报》,新报纸往往会在出报数日后,才被送到编辑部。这里有一位《纽约时报》的忠实读者,有时甚至是惟一读者,年轻的《阿拉巴马纪闻》地方版编辑:雷•杰金斯(Ray Jekins)。 “那天,我正趁编版间隙浏览《纽约时报》。”多年之后,杰金斯回忆道,“我看到了那则广告,并据此写了一篇报道。” 这则报道刊登在1960年4月5日的《阿拉巴马纪闻》上。文章开头说:“包括埃莉诺•罗斯福女士在内的六十位知名自由派人士,近日在《纽约时报》的一则全版广告上联合署名,呼吁人们为“声援马丁•路德•金和在南方争自由委员会”捐款。据悉,德克斯特大街浸信会教堂(Dexter Avenue Baptist Church)前牧师小马丁•路德•金因涉嫌伪证罪,将于五月出庭受审。这位黑人牧师目前住在亚特兰大……。” 杰金斯列出了部分联合署名者的姓名,并援引了数段广告内容。比如,民权运动人士“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粗暴对待”。报道还说: “广告对事实的描述,有些与真相不符,有些未经证实。广告说,阿拉巴马州立学院的黑人学生领袖在州议会厅前唱完‘我的国家,也是你的’之后,就被校方开除。事实上,这些学生是因为领导静坐抗议才被开除的。” “广告还说:‘当所有学生以罢课方式抗议州政府滥用公权时,警察封锁了学校食堂,试图用饥饿迫使他们就范。’校方认为上述说法‘纯属无稽之谈’。尽管春季入学登记确实出了些状况,但学校食堂从来没有被封锁过。” 杰金斯后来回忆,他的报道在《阿拉巴马纪闻》刊出后,《广告报》编辑格罗夫•克利夫兰•霍尔(Grover Cleveland Hall)“骂骂咧咧地冲进编辑部,嚷嚷着要看那则惹是生非的广告”。随后,霍尔将那期《纽约时报》拿回自己办公室,边读边骂。 霍尔的父亲是《广告报》内著名的改革派,曾因一篇抨击三K党(Ku Klux Klan)的社论,荣获1926年的普利策奖。霍尔本人对种族问题的立场比较复杂。他极力维护南方现行种族制度,却又对推行种族隔离措施过程中出现的极端主义、暴力行为深恶痛绝。 《纽约时报》那则广告刊登一个月前发生的一件小事,颇能看出他的立场。1960年2月27日,南方各地爆发静坐运动。有流言称,一些黑人学生将到蒙哥马利市的餐厅用午餐。消息传开后,一些手握棒球棍的白人开始在街头游荡,四处寻找民权人士,结果却一无所获。但是,还是有人殴打了一位黑人妇女。第二天,蒙哥马利《广告报》不仅刊出记录暴行的照片,还在图说中点出施暴者姓名,并指责现场警察袖手旁观,无所作为。 蒙哥马利市警察局长L.B.沙利文(L.B.Sullivan),看到这些照片与图说后,公开批评了《广告报》的报道。 霍尔回应说:“沙利文不应死盯着扛相机的记者,他更应该关注那些手握棒球棍的白种男人。”不过,霍尔谴责的不止是那些“白人恶棍”,还包括“鲁莽、无知的黑鬼学生”。(沙利文在第二年的“自由乘车运动”中亦扮演了关键角色。 当时,沙利文曾承诺,“自由乘客”[Freedom Riders]抵达蒙哥马利市时,自己会保证他们的安全。但是,1961年5月20日,当“自由乘客”乘坐的大巴抵达时,沙利文却命令警察撤离公交总站。一群手持棍棒的白人暴徒包围了那里,打伤了许多乘车者,伤者包括司法部长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Kennedy]的助手约翰•希根塔克勒[John Seigenthaler]。事后,沙利文很快现身,并对记者说:“我看到三个人躺在街上。两个黑鬼和一位白人。”) 金博士很欣赏霍尔这篇谴责蒙哥马利市种族暴力行为的社论。他在《迈向自由》(Stride Toward Freedom)一书中写道:“我读到霍尔铿锵有力的声明后,非常钦佩这位绝顶聪明,却立场纠结的人士。此君公然支持种族隔离,但反对以此名义实施暴行。” 其实,霍尔很看不上国内媒体对这类事件的报道,那么多记者放着北方大城市紧张的种族关系不管,却跑到南方来搅浑水、凑热闹,实在令人不齿。1958年,他在芝加哥一次媒体座谈会上表示:“国内在处理种族事务上之所以那么不理智,其根本问题在于,美国媒体在报道北方的种族问题时,根本不像对待南方事务那样热衷和投入。” 《纽约时报》的广告触动了霍尔的敏感神经。4月7日,他在《广告报》上发表了一篇气势汹汹的社论:“世上有两类说谎者,一类主动撒谎,一类被动为之,这两类说谎者在3月29日《纽约时报》的整版广告中,粗鲁地诽谤了蒙哥马利市。”社论引述了广告的第三段,也即学生被校方困在食堂外那段内容。“谎言,谎言,谎言,”霍尔写道,“这就是些一心想募款的三流小说家捏造出来的故事,好欺骗那些偏听偏信、自以为是,实际上却屁也不知道的北方佬。” 接着,霍尔援引一百年前的南北战争、废奴运动为例,评价道:“共和国已因为这些歇斯底里、撒谎成性的废奴煽动者们,付出了沉痛代价。这则广告的作者,绝对是废奴主义者们的孝子贤孙。” 蒙哥马利市警察局长沙利文,也正认真研究这篇社论。第二天,他寄了封挂号信给《纽约时报》(发信日期误写为3月8日,那天实际上是4月8日)。沙利文提出,广告指控他“严重失职”,指责“蒙哥马利市警方处置不当、玩忽职守”,因此,《纽约时报》应尽快“发布声明,撤回之前那荒谬不经的诽谤性言论”。 当天,沙利文还将同样内容的信寄给四位黑人牧师,他们的姓名也在那则广告的二十人名单上。四位黑人牧师都住在阿拉巴马州,他们是:蒙哥马利市的拉尔夫•阿伯内西(Ralph Abernathy)和S.S.西伊(S.S.Seay),伯明翰市的弗雷德•沙特尔沃思(Fred Shuttleworth),与莫比尔市的J.E.洛厄里(J.E.Lowery)。他们后来作证说,在收到沙利文的信之前,根本没听说过这则广告。显然是有人未经许可,擅自使用了他们的姓名。 《纽约时报》的法律事务,当时由洛德、戴&洛德(Lord,Day & Lord)律师事务所代理。4月15日,这家律所回复沙利文说:“我们颇有些迷惑……您凭什么推断广告上的声明是在影射您呢?”毕竟,广告压根儿没提到“沙利文”几个字。不过,回函仍然表示,《纽约时报》已着手“调查此事”。调查开始后,《纽约时报》在蒙哥马利的特约记者唐•麦基(Don McKee)迅速提交了调查报告。调查结果表明,除了警察封锁学校食堂,“试图用饥饿迫使学生就范”之说无法查证,广告其它说法“完全属实”。回函指出,由于“我们的客户《纽约时报》向来注重真相,有错必纠”,相关调查将继续进行,“也烦请沙利文先生告诉我们,究竟这则广告什么地方冒犯了您?” 沙利文没有答复,至少未书面回函。4月19日,他在蒙哥马利市巡回法院(属于阿拉巴马州司法系统)提起诉讼,控告《纽约时报》及在广告上署名的四名黑人牧师涉嫌诽谤。沙利文诉称,广告第三段提到蒙哥马利市的部分,以及第六段提到对付金博士的“南方违宪者”部分,是对他本人的诽谤,他要求索赔五十万美金。 5月9日,阿拉巴马州州长约翰•帕特森(John Patterson)致信《纽约时报》,并提出与沙利文同样的要求。他说,广告指控他“作为阿拉巴马州州长及前教育厅厅长……严重失职”。与沙利文一样,他也认为广告第三段与第六段存在问题。其实,此信无非是诉讼前奏,因为根据阿拉巴马州法律,政府官员若想提起诽谤之诉,必先申请更正,否则,就不能索要惩罚性赔偿金。 一周后,《纽约时报》刊文向帕特森州长致歉,题为“时报撤回广告声明”(Times Retracts Statement in Ad)。文章除了转述帕特森的抗议内容,还附加了报社一段声明: 《纽约时报》此则广告,系合法广告代理商依正常流程办理,且由知名人士付费刊载。广告并非《纽约时报》的新闻报道,也未承载本报编辑任何意见或观点。广告刊出后,《纽约时报》已展开调查,并秉承本报撤销并更正不实报道或虚假消息之原则。据此,本报撤销阿拉巴马州州长提出异议的两段文字。《纽约时报》从未打算借广告中伤尊敬的约翰•帕特森先生,也未质疑他作为州长及前教育厅厅长的领导能力,更未指控他“严重失职、处置不当或玩忽职守”。为避免读者从广告声明中推断出不当结论,《纽约时报》谨向尊敬的约翰•帕特森州长致以诚挚歉意。 这一天,也即5月16日,《纽约时报》总裁奥维尔•德赖富斯(Orvil Dryfoos)致信帕特森州长。他附上报纸刊登的致歉声明,并再次道歉:“为避免读者从广告声明中推断出不当结论,《纽约时报》谨向阁下致歉。”可是,两周后,帕特森州长还是告上法庭,要求一百万美金的赔偿。与沙利文一样,他也把《纽约时报》与四位黑人牧师列为共同被告。不过,他在被告名单上又加了一个人:金博士。除了沙利文与帕特森,又有三人陆续加入原告阵营,他们是:蒙哥马利市市长厄尔•詹姆斯(Earl James)、市政专员弗兰克•帕克斯(Frank Parks)、前市政专员克莱德•塞勒斯(Clyde Sellers),他们每人要求《纽约时报》和四位黑人牧师赔偿五十万美金。四位牧师之所以与《纽约时报》一起惹上官司,完全是原告方的诉讼策略。原告律师这么做,是为避免《纽约时报》申请将本案从州法院移至联邦法院管辖。因为按照美国宪法,诉讼双方当事人来自不同州时,类似诽谤官司这样的普通民事案件,可由联邦法院审理。这么规定的目的,是为防止A州公民在B州受到不公正待遇。案件移送至联邦法院,可保证法官公正、中立地审理案件。但是,如果A州公民控告B州公民,但被告中也有A州公民时,案件可以不必移至联邦法院审理。阿拉巴马州的官员们正是借助这一策略,争取到本州法院对这起诽谤案的管辖权。 仅仅因为刊登“关注他们的呐喊”这则广告,《纽约时报》就将面临总价三百万美元的诽谤赔偿。在那个年代,这笔钱实在是个天文数字。《纽约时报》管理层与代理律师们,根本无法说服原告方撤诉。更可怕的是,阿拉巴马州法院的法官与陪审团们,也正对这份介入种族问题的北方报纸虎视眈眈。 豆瓣书目介绍链接:http://book.douban.com/subject/6401128/ 当当购书链接: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9001 京东购书链接:http://book.360buy.com/10793851.html 卓越购书链接:http://www.amazon.cn/mn/detailApp/ref=asc_df_B005C2YO8U326161/?asin=B005C2YO8U&tag=douban-23&creative=2384&creativeASIN=B005C2YO8U&linkCode=asn 北发购书链接:http://book.beifabook.com/Product/BookDetail.aspx?Plucode=730118873&extra=1398240_s6401128
© 版权声明:
本译作版权属于译者何帆,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上一章  |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