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丹青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木心谈木心》后记
木心谈木心——《文学回忆录》补遗 后记 陈丹青 2012年底,《文学回忆录》发排在即,我瞒着读者,擅自从全书中扣留九讲,计两万余字。三年过去了,今天,这部分文字成书面世,总算还原了《文学回忆录》全貌,但因此与母本上下册分离...

说:

【采访,陈丹青:审美不是教出来的】你长着眼睛,你是活人,“看”就是了解,会“看”,就会了解。艺术就是犯错、试错,好的艺术根本就是闯祸。详见https://douc.cc/3WItGf

+

说:

【《局部》上线】第一集,解读王希孟十八岁时所作《千里江山图》,“人在十八岁年纪,才会有这股子雄心和细心,一点不乱。十八岁干的事,多半是不自知的,他好也好在不自知。”视频链接https://douc.cc/1Neb3V

+

写了新日记

关于《无知的游历》获奖所说几句话
谢谢腾讯·商报赏给《无知的游历》一个奖。我还要谢谢《华夏地理》杂志前主编叶南赏我去三国游历的机会,也谢谢他任我随便怎样写,而且不删一字。其中俄罗斯那篇写得比较用力,五零后一代是由苏俄文艺喂大的,但凡读过几本书的,都能...

写了新日记

只有一位孙佩苍
只有一位孙佩苍 (《寻找孙佩苍》代序) 美院两年学业期间,有一项经历至关重要:1978年秋,某日,全班同学被领进陈列馆仓库,观看三十余件19世纪欧洲油画的原典,除了欧美常见的沙龙作品,其中竟有一件早期的库尔贝—“文革”十年,...

写了新日记

婚姻与女性
陈丹青: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是哪份时尚刊物的采访,但只有时尚刊物才会推销这类话题。我总想跟他们过不去,可说着说着,发现我只会说白话—我想,时尚刊物最忌讳的就是大白话。 恋爱和婚姻中需要艺术创作那样的想象力吗?如果有,给我们...

写了新日记

想那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
我60岁只有一个感慨,就是我在前年58岁经历了木心的死,去年59岁经历了母亲的死,...

写了新日记

与邵建先生对谈
与邵建先生对谈 http://video.sina.com.cn/v/b/104727300-1698243607.html

写了新日记

褴褛的记忆
按:此文为冯克力先生新作《当历史可以观看》所写。 褴褛的记忆      我家五...

写了新日记

请给木心先生起码的尊重
“不要把木心说成另外一个物种,好像他活在云端里——什么高人啊,超逸啊,博学高...

写了新日记

阅读与青春
12月27日,浙大,许志强主持。 阅读与青春: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k5Nj...

写了新日记

终于做了这件事
凤凰视频: http://v.ifeng.com/history/wenhuashidian/201212/8b342bcc-061a-41...

写了新日记

视频:读者读木心、木心的礼物、纪录片预告片
读者读木心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If-DNKrPpdU/ 木心先生纪录片预...

写了新日记

《文学回忆录》后记
按:这周四《南方周末》发表了此文,因版面所限,删除了两千多字,现全文附上。 ...

写了新日记

最后一课
最后一课 选自《文学回忆录:1989—1994》 (木心 口述 / 陈丹青 笔录 ) 一九...

写了新日记

木心先生告别仪式 悼词
木心先生告别仪式 悼词 陈丹青 今天大家来到木心的故乡,送别木心先生。这是我...

写了新日记

木心先生讣告
木心先生讣告 2011年12月21日凌...

写了新日记

旭东与韩辛
《四十年的故事》序 我们三个彼此撞见,时在1971年:旭东十九岁,我十八岁,分别...

写了新日记

谈周海婴摄影
今年是鲁迅诞辰130周年,春天,海婴先生逝世了。看到讣告的第一念,我眼前不是暮...

写了新日记

陈丹青:对画画我不肯失去野心
《南方人物周刊》(271期) 继《退步集》、《退步集续编》、《纽约琐记》、《陈...
<前页 1 2 3 4 5 ...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