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发表)

作者:
陈丹青
作品:
雅斯纳亚•波里亚那——记文学的俄罗斯 (散文 创作) 第5章 共8章
但书中好几位政治犯相貌好看:玛丽雅•巴甫洛芙娜长着一对“羔羊般的好看的暴眼睛”,清纯坚定的西蒙松看人时混合着“严厉的神情和稚气的善良”,托尔斯泰甚至这样写到患肺痨死于途中的克雷里佐夫的尸体:“结实而好看的鼻子,高高的白净的额头……神色沉静,一动也不动,极其美丽。” “好看的暴眼睛”。怎样好看呢?倘若没有小说的情节与对话,即便托尔斯泰的描写也和一张真实的脸无缘。但我确凿看见:解体后移民纽约的苏联人(虽然其中多数是出生在俄国的犹太裔)都有样子,很好看。女儿说,高中大学人群里最惹眼的家伙,总是斯拉夫人,尤其俄国人。据说,欧洲时尚圈首席模特儿也多半斯拉夫人。看来,去过俄国的中国同行们转述的频繁惊艳是真实的。 真的,除了阳光,森林,俄罗斯的醒目景观是好看的人。美丽的定义总是难缠的,人言言殊。而美人之于各民族种性,概率稀少,简直意外,但在纽约、伦敦、巴黎、罗马,街头惊艳的意外大不及俄罗斯。这里的年轻男女颀长轻健,如伶俐的鹿,颈、肩、腰胯、腿,完美的比例随处可见。金发碧眼远多于我在欧美见到的各国白人,区别是在亚麻、浅棕或闪烁的金白,眸子的色相则分正蓝、冷蓝、浅蓝,蓝到发白,以至目光射来,不见眼珠。北欧人肤色大致相类,但从油画的观点看来,白里泛红如盎格鲁•萨克逊人或雅里安人,并非最美,而是俄人的莹白而泛紫,间杂如象牙般内敛而高贵的微黄。白肤中尤为莹白者,并不闪烁,而是吸光的,如所谓“凝脂美玉”般,最宜纯色、花色与灰色的衣装。撞见肤色最白的男女,连着金白的头发与睫毛,给银闪闪日光照耀着,全脸周身有如过度曝光的照片。 一张好看的俄国脸似乎比西欧人多出几分更微妙的转折和细节,犹如盎格尔的笔致,总在脸面结构处稍许盘恒留驻,于是大不一样。尤难形容的是俄国美人那种中亚属性与东方感——但在东方,在中国与日本,一张再优美的平面的脸也难在俄国脸谱中寻获对应——是因俄罗斯长期争战与三百年西化育成这微妙间杂的种性么?东方的蒙古人鞑靼人打过来,西方的普鲁士人、高卢人或拉丁人,则要么请进来,要么打进来:当年拿坡仑军中并非仅止法人,还有许多意大利人、奥地利人和土耳其人——中亚小国被遗忘了:就我不知哪里获得的记忆,高加索人、格鲁吉亚人、亚美尼亚人,古意盎然,美不可言,而今可见的媒体影像中,很少,几乎看不见中亚的脸。 又想起可爱的彼埃尔:莫斯科陷落,难民四散。这胖大的绅士俓自上街妄想刺杀拿坡仑,半途分神,救美失手,被法军捆绑了。
莫斯科到处起火了……他注视着他所遇到的各种面孔,注意到一个格鲁吉亚籍或亚美尼亚籍家庭……这年轻的妇女在彼埃尔看来是十全十美的东方美人,她有线条分明的弯弯的黑眉毛,异常红润的、没有任何表情的、美丽的长脸。在人群之中,在广场上散乱的家具之间,好像温室里娇嫩的植物被抛弃在雪地上一样。她坐在包袱上,她的不动的、又大又黑的、杏型的、有长睫毛的眼睛望着地下,显然知道自己的美丽,并因此恐惧。
自然,特征显著的俄罗斯相貌占据人群十之六七:粗大,厚重,缘自北方的草原种族,混杂鲜卑与蒙古的原型,与精致优雅的西欧南欧人相比,那么土,土得十二分触目而坦然。此外,当你面对单独的脸,有时很难确认他(她)的种属与血缘——我所惊动的俄罗斯美人大致奇异地混杂着生猛的动物性与优雅的文化感,年轻人的一脸生气勃勃是如我在自由国家见惯的淳朴与无辜,而俄罗斯式的若有所思(有时,相貌就是表情)会使寻常的脸显得高贵起来。 在所有国家的所有大街,人群只是平凡。打动我的俄国美人并非通常所谓漂亮,而是,很难在别的民族脸谱中频频遭遇有话要说的脸。是的,俄国的美人并非仅指生理的优越,而是,那脸是可读的,像一位入戏的演员,正当扮演拉斯柯里涅柯夫或玛丝洛娃的间歇。以欧美电影演员判断那所属民族的美,是一场无边的误会,在美国街头你休想撞见雷奥那多•迪卡普里奥、布拉德•皮特、妮可•基曼,或者乌玛•瑟曼(对了,虽非俄国人的高挑的乌玛可能联想俄罗斯美人的类型之一)……但在莫斯科或圣彼得堡,学生,职员,士兵,或者身份不明无所事事的人,居然昂着惊人美丽的头,浪费着大有前途的容颜。倘若眼目疾速,忽然,一个,又一个,三五个,从天而降的雌雄美人迎面走来,倏忽闪过了,带着一脸剧情,同时生动地带走了罕见的好身材。即便略微难看或上了年纪的脸也竟焕发着小说角色的性格魅力,有声有色地厌烦着、无聊着、满怀心事,恍如经典小说中的庸吏、骗子、神学生、卜卦者、有来历的醉汉……真是神秘而确凿:在俄国人的脸上,我读到文学。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陈丹青,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18人
« 上一章  |  下一章 »
NullPointer
2010-08-30 15:02:07 NullPointer (我淹没在自己的记忆中)

寡人有疾,寡人好色。丹青真是个痴人,其痴在于色相。

[已注销]
2010-08-30 16:02:25 [已注销]

原来丹青就是传说中的
痴汉

筝
2010-08-31 07:38:47 (最后一片百忧解留给你)

嗯我们学校俄罗斯人很多,每次走在校园我们都感叹还是毛子好看

scululu
2010-08-31 13:25:50 scululu (重金属污染物)

1.每次奥运会上,体操以及艺术体操项目里前苏联国家的那些美人真赏心悦目,样貌、身材、体形、肌肉比例、皮肤、气质,无一不让人赏心悦目,透出古典的意蕴来。尤其是白俄罗斯的,个个都跟瓷娃娃似的,皮肤纯净得甚至要泛出一点浅蓝的光泽来,真是天见尤怜(难怪白俄总统要下令禁止本国美女外流)。反观中国队,艺术体操还好一些,体操……印象深刻的是某年女子鞍马,直接上来一尚未发育的、面黄肌壮的小姑娘,技术可能是很棒的,但是缺乏美感(不论人还是动作),类似的还有90年代的朝鲜高低杠选手某某(看过这位小姑娘的视频,高低杠耍得又惊又险,同样的毫无美感)。

2.关于格鲁吉亚人、亚美尼亚人,我一般是wiki结合youtube,在youtube上试着用各种在wiki上找来的关键词(英语或相关语种)搜索相关视频,还是能一些直观的概念。


Jasmim
2010-09-01 11:45:11 Jasmim (灵感是每日工作的姊妹。)

“北欧人肤色大致相类,但从油画的观点看来,白里泛红如盎格鲁•萨克逊人或雅里安人,并非最美,而是俄人的莹白而泛紫,间杂如象牙般内敛而高贵的微黄。白肤中尤为莹白者,并不闪烁,而是吸光的,如所谓“凝脂美玉”般,最宜纯色、花色与灰色的衣装。”……

这一段让我好触动,只有画家才有这样敏觉的眼光!

好好活着
2010-09-19 14:30:16 好好活着 (珍惜每年的每一天!!!)

这部分写的生动耐读

阿蕾妮
2010-09-24 11:00:03 阿蕾妮 (沉,实,暖)

活色生香啊

发条兔子
2010-10-20 08:48:15 发条兔子

痴是天才的表征

赤婴
2010-11-29 03:20:51 赤婴

美术家的文字真是不一样!只看得到那美,看不到作为基础的文化和历史的苦难~

hopethrough
2011-01-11 15:29:19 hopethrough

写的很好啊。

鹰头猫
2011-11-15 11:43:20 鹰头猫 (幸福就是平凡而平静的生活)

大学一同学系俄罗斯族,本人倒还一般,但她哥哥简直美得让人不忍心眨眼。白到近乎透明的皮肤,雕塑一般的轮廓。不过脸上并没有剧情。也可能我那时太年轻看不出来。

这样说来,单是为了看美人,俄罗斯也是值得一去的。

[已注销]
2014-09-25 11:22:05 [已注销]

太美了,看文字就赏心悦目!一定要去俄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