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因素

散文 创作
李海鹏 发表于:
佛祖在一号线
普利策摄影奖获得者凯文-卡特在1994年利用汽车尾气自杀身亡,他的遗言说:“对不起,生命中的悲伤远远超过了欢乐。”当时离他凭借那张著名的秃鹫等待女童死去的照片获奖不过3个月。有那么一段时间我非常喜欢卡特,找到了不少他拍摄的照片——当然都没有获奖的那张好。卡特两颊消瘦,风尘仆仆,非常穷,酷似1960年代的流浪青年,看上去就像个不只是记者的记者。荣格说,同一个时代中会有心理学意义上的不同时代的人,比如现代社会中也会有古代迦太基人类型的人,等等。同理可以说凯文-卡特不算当代记者,要归入很早以前理想主义的那一拨儿,心里装着悲天悯人、自我折磨的魔影。现代记者们则大多戴着半框眼镜两眼迸射贼光,喜欢轻松的工作方式,跟别的行业的人没什么区别,对于痛苦所知不多。 凯文-卡特的事例促使我琢磨,一个心事重重的家伙到底适合不适合加入经世致用的行当,更明确地说,这类人适合不适合现代社会?时代有其强大的法则,如果我们不够能满足而快乐地与它调情就很可能什么都不是,莫奈式的朴素艺术家因此绝迹了,安迪.沃荷和他的名言“赚钱的商业是最棒的艺术”因此崛起了——各行各业都是如此。可是一切就只是如此而已? 戈尔.维达写过一篇名为《热爱飞翔》的文章,讲的是他亲身经历的美国航空业发轫年代的往事。在结尾处,戈尔.维达说:“今天科技的发展真是令人谈为观止。我们坐在电视机前观看土星的光环渐渐消失,还能推测银河系的边缘还有哪些未知的星球,这是多么奇妙的事情啊!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已经失去了很多人性的因素,我们更不可能拥有生活在相信飞行将创造大同世界那一奇特年代里的人们的崇高希望了。我们未能创造一个完美的世界。” 相比之下,我觉得我们比那一代美国人失去的更多。我们失去了改变哪怕只是身边的小小世界的愿望。我们总是可以看到令人沮丧的先例。梁启超是第一流的人才,比我辈强出千万倍,但对这个国家没起什么作用。胡适也是第一流的人才,可是他写了那么多文章,也没什么用处。你只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尽管每个造出了灿烂文明的的世界,比如近代的欧洲,进步的核心动力总是来自于一帮书生们。那么问题在哪儿呢?我们常说,问题不在我们能解决的范畴之内。 于是我们偃旗息鼓,承认世界是不可改变的,落力赚钱即可,甚至连自己所在公司或者单位的一条愚蠢的内部制度也是不可改变的。有人名之以“犬儒主义”,我觉得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正是这么做的。 并不是说以前的人们不是这样,而是杰出的人们不是这样。胡适先生回国时才26岁,跟现在的韩寒一样大,在他前面已经有了众多先贤的失败例证,他仍旧对着人群引用了伊拉斯摩从意大利返回祖国荷兰时的话:“我们回来了,一切都会不同了。”那时的中国,在某些部分比现在老迈得多,在另一部分则年轻得多。如今我们身处更繁华的文明之中,却再也听不到类似的明朗之声了。 如今我们很容易认为“一切都会不同”无非痴人说梦,在我看来,这说明了我们有多么聪明。的确,在改变中国方面,胡适的作用可能还没史玉柱大——有很多人相当崇拜后者的建立在捕捉人性弱点的基础上的商业模式,甚至称其为“天才”。我的看法是,倘若这便是天才,那么这个世界就是彻底抽疯了,我辈余生中的任务就是冲它吐唾沫,享受这惟一可以享受的乐趣。 其实凯文-卡特只是一名负债累累的自由记者,连份固定薪水都没有,套用中国的标准来讲,就是一没有记者证的假记者。这路人要是胆敢采访我们的小煤矿,早被乱棍叉出去了。可是与那些把木匠和瓦匠的活儿干到完美程度的人一样,他是人类的精华,而我们不是,大多数著名CEO也不是。有些人有着聪明的头脑,贪婪果敢、敏于行动,另些人则有着不合时宜的个性,胸有丘壑、心事重重,他们是完全不同的杰出者。我们在蝇营狗苟的生活之中学到的是贪婪,而失去的正是个性,当我们在朝阳区或者浦东的昂贵写字楼里寻觅各种机会的时候,并不曾反省自己的日子是多么糟糕,用戈尔.维达的话说:“我们已经失去了很多人性的因素。”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李海鹏,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106人
最后更新 2011-02-15 16:05:28
venusly
2011-02-15 16:12:57 venusly (小火慢炖 小步徐行)

sf呢,顶海鹏

星
2011-02-15 16:13:47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来,把理想什么的拖出去,乱棍叉死

skxycity
2011-02-15 16:16:46 skxycity (当你闭上眼睛时,你已把我淹没。)

顶你啊 海鹏,要多写哇

猫猫
2011-02-15 16:21:42 猫猫 (下一站 阿根廷)

想看点新的~

罗刹
2011-02-15 16:47:38 罗刹 (不博文 非强记)

恩,要看新的

回忆将来
2011-02-16 09:07:40 回忆将来 (侧耳倾听,世界的声音)

昨天一口气在当当网买了六本你的书,送朋友。

hey我在
2011-02-21 19:57:30 hey我在 (小豆芽)

是书中的一篇文章 有新作品吗

九月的末
2011-05-31 15:08:28 九月的末

2011-02-16 09:07:40 回忆将来 (侧耳倾听,世界的声音)
昨天一口气在当当网买了六本你的书,送朋友。

真想做你那六个朋友之一啊。。。

[已注销]
2011-06-17 21:54:30 [已注销]

这是佛祖在一号线的第一篇




今天又看了一遍

从部入穷荒
2011-06-22 11:43:10 从部入穷荒

是第二篇,向史玉柱之流吐唾沫,说得我特开心。

candy
2011-07-24 11:57:01 candy (犹豫不决~~~)

刺激人的心里,但是人性的因素是时代造成的,都麻木不仁了

树之
2013-08-27 18:52:21 树之

操,你写的这么好

墙上灯花
2014-02-14 20:49:56 墙上灯花 (两鬓霜 一客行 新绿衬酒红)

现在总觉得,社会不断按照我们的要求和希望发展后,社会分工越加明显个人的“任务”更加明确,限制也越来越多,附加信息也超出负荷。我们脑袋里装的东西和以前的人也许是差不多的,但外界信息太多以致于自己变得越来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