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玉研究配图 ( 全部 )

三星堆文化研究 ( 全部 )

发表于:《南方周末》等报刊,现另题修订
玉在今人,多为附身装饰,好尚雅玩,或作财资贡人恶劳,而上古三代,除日常功用,玉则多涉礼教,像《周礼》所言:“礼仪以为器”,大,可为正天观象之器,即《尚书•尧典》所载:“璇玑玉衡以齐七政”,微,可冕服凭玉几,作剑饰,鸠杖(古人至七十便要授玉杖),更重要的是各型玉器,无论制作尺度,还是使用配置,都会述之礼法,像《考工记》“玉人之事,镇圭尺有二寸,天子守之”一类... (5回应)

报刊文章 ( 全部 )

发表于:香港《大公报》,深圳特区报C版
蜀玉重振国史 钟鸣 中国人在古物上吃的亏,有史可鉴。上世纪,王国维便说过:“古来新学问起,大都由于新发现”。最先有孔子壁中书,遂有汉代今古文学兴,晋代出汲冢竹简,便有经典新释。近代更甚,上世纪号称的华人四大学问,甲骨学,敦煌学,汉简学,内阁大库档案,也都因古物发现而盛极一时,延续至今。 相反,古物的湮灭,流失,也永为华夏文明之痛。汲冢书虽问世,却遭永嘉之...
1人
钟鸣
在伊斯坦布尔的考古博物馆
  • 作者: 钟鸣
  • 写作类型:散文/诗歌/非文学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1239 )

  • 哽咽的日色
  • :)
  • 单车
  • 徐以斌
  • 许静
  • 蔓蔓
  • 绿鸽
  • 丛林宜歌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