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文章

发表于 香港《大公报》,深圳特区报C版 非文学 创作
蜀玉重振国史 钟鸣 中国人在古物上吃的亏,有史可鉴。上世纪,王国维便说过:“古来新学问起,大都由于新发现”。最先有孔子壁中书,遂有汉代今古文学兴,晋代出汲冢竹简,便有经典新释。近代更甚,上世纪号称的华人四大学问,甲骨学,敦煌学,汉简学,内阁大库档案,也都因古物发现而盛极一时,延续至今。 相反,古物的湮灭,流失,也永为华夏文明之痛。汲冢书虽问世,却遭永嘉之...